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中美南海争端中,澳大利亚模糊站队

黄郁山  世界说  2015-12-30 17:56

11月2日,澳大利亚同中国在南海举行实弹演练,尽管这一安排早就确定,但恰恰发生在美国军舰开进中国实际控制岛礁12海里之后,时机的微妙不由引人遐想。

澳大利亚不是南海问题的直接参与者,但这一问题事关澳大利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早已不能置身事外。澳大利亚大量的对外贸易经由南海航道开展,超过60%澳大利亚出口商品需要经过南海。在十年前,澳大利亚还是一个布什口中“美国在亚太地区副警长”的国家。而如今,这一称号似乎已经是国际舆论中没有人再能记起的遥远历史。过去十年中,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影响力不断增强,而位于该地区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是率先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的两个发达国家。

但是同澳大利亚经贸关系密切的不仅是中国,还有美国。要在中美两国间保证本国的利益,双方都不得罪,是表面上的最佳选择。在南海问题上,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官方立场并无二致。特恩布尔新内阁的国防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在其公开声明中,表示澳大利亚“坚定支持”各国在国际法下所享有的,包括在南海地区的自由航行权。但另一方面,佩恩也将澳大利亚同美国在南海地区的活动撇清了关系,表示澳大利亚并未参与美国的此次行动。在声明中,佩恩表示将会继续和“美国以及其他地区伙伴”,保持该地区的航行安全——这显示澳大利亚在南海问题上将不会对任何一方关上合作的大门。

根据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新闻集团(Fairfax Media)的报道,澳大利亚在今年五月曾经考虑单独,或和美国一起进行同样的“自由航行”测试,但澳大利亚最终没有参加。根据媒体报道,未参加的理由是“美军认为独自行动更为简单,并可以降低风险”。不论这一消息是否符合背后的事实,至少这一消息背后的逻辑,似乎是想要告诉外界——澳大利亚未参加美军行动,并非澳大利亚的主动选择。

不过,澳大利亚虽然没有站到美国的对立面,中澳军演本身的进行,似乎也在暗示着澳立场的转变。军演在事前就已作出安排不假,但澳大利亚并非没有取消军演的选项,而取消军演将让澳大利亚对该问题的态度表露无遗。而照常进行的中澳实弹军演,留下的是澳大利亚在该问题上的模糊站队。澳大利亚舆论担心,这一模糊立场相当有可能被中国利用。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国际安全项目组主任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表示,澳大利亚虽然和中国海军保持着良好关系,但选择在这一时间点上进行军演,“将可能给美国发出错误信号”。格雷厄姆表示,不管澳大利亚的事实立场如何,在这个时点上,中澳实弹军演将给中国官方媒体提供一个绝佳的宣传材料,并可能对澳美关系造成损害。

包括格雷厄姆在内,数位澳大利亚国际方面专家,包括澳大利亚工党籍前外交部长加雷思·埃文斯(Gareth Evans)均表示澳大利亚应该考虑像美国一样,独自选择时机,派军舰进入中国南海岛屿的12海里范围内。这一公开活动将宣示澳大利亚对自由航行权的支持,而同时不让外界将澳大利亚看作美国背后的跟班。不过,澳大利亚内阁秘书,参议员阿图尔·西诺迪诺斯(Arthur Sinodinos)在接受本国媒体访问时,已经明确消除了这一可能性,表示政府并无此类计划。

种种迹象表明,澳大利亚在南海争端中,其立场似乎正在主动或者非主动的偏离传统盟友美国。毫无疑问,澳大利亚方面在作出决定前,不可能不衡量其行为对澳大利亚与两国间关系的影响。选择照常与中国军演并且拒绝施行可能冒犯中国的行为,似乎在暗示在整个计算中,澳大利亚方面对本国与各方关系的价值评估和衡量。

但无论如何,澳大利亚在中美博弈中,所需要做出的选择并非是非此即彼。澳大利亚至今依然和美国保持着正式的军事同盟关系(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而澳新同时也是五眼联盟(国际情报分享团体,包括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成员。在大国博弈间,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从太平洋两岸左右逢源并从中获益的平衡,将会是澳大利亚未来的道路。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