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阿根廷执政党12年后终下台,“国家买单”还行得通吗?

廖燕斌  世界说  2015-12-30 17:42

11月22日,阿根廷全国总统大选决选。我的房东,60岁的豪尔赫(Jorge)早早起床准备去投票,他说,“我支持执政党基什内尔党(Kirchner),没有贝隆主义,我何来这所房子”。执政党“胜利阵线”践行贝隆主义,倡导平等民主、保护劳工利益,深受普通民众尤其社会中下阶层欢迎。但是当天晚上的竞选统计结果,让包括豪尔赫在内的所有贝隆主义者心碎。执政党“胜利阵线”候选人丹尼尔·肖利(Daniel Scioli)不敌“变革”联盟候选人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执政12年的基什内尔党暂别政坛舞台,阿根廷人民主选举创造了历史。

新当选总统,“变革”联盟的马克里今年56岁,1995年至2007年曾任阿根廷知名足球俱乐部博卡队主席。马克里深受阿根廷工商界人士和中上阶层支持,他主张彻底改革现行经济模式,施行自由经济政策,取消现行的外汇管制与进出口限制政策,以争取和吸引国际资金和投资者支持。

反观执政党“胜利战线”,独臂候选人肖利在此次总统选举中的失利,出乎人意料。作为阿根廷家喻户晓的明星及身残志坚的榜样,肖利主张“温和改良”,主要继承目前政府的内外政策。因而如果他当选,在许多人眼中是代表亲贝隆主义的基什内尔党派的延续。肖利是现任总统钦点的接班人,2007年当选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省长后连任至今,他还是取得过八次世界冠军的帆船运动员。1989年,肖利因意外事故失去右臂后,转而从商,后从政。

△执政联盟“胜利阵线”候选人丹尼尔·肖利(左)和“变革”竞选联盟候选人毛里西奥·马克里(右)

不过践行贝隆主义的基什内尔执政12年的政治遗产,对于肖利来说既是筹码也是包袱。1946年胡安·贝隆当选总统后,积极推进国家的工业化,政府大派福利,提高最低工资,强化工会特权,特别受到社会底层及普通民众支持。此后贝隆主义成为阿根廷的主流政治思想。有许多像我的房东年纪一般大的阿根廷人,特别怀念那个年代“赐予”的权益与美好生活。贝隆思想在今天的阿根廷仍有很大影响力,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andez)及其亡夫内斯特·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就是来自贝隆主义党胜利阵线。2003年,内斯特·基什内尔及其政府把正陷于一场异常混乱、失控的经济危机中的阿根廷人解救出来。2007年,克里斯蒂娜从内斯特手中接过权杖,继续实施国有化等经济改革政策,同时投资和建设公共基础设施等,政策使得普通民众受惠而且深得社会中下层阶层欢迎。

但是自2012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国际市场上初级产品价格下跌,使以出口初级产品为主的阿根廷经济陷入危机,执政党并没有及时随着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变化创新求变,而是政府干预,加强资本管制和贸易限制,采取更加严格的进出口及外汇管制政策,使得物价飞涨、商品短缺,引起了民众的极大不满。同时,为了维持高福利和社会公共开支不得不牺牲一些行业利益,包括对出口农产品征收重税等,这使得基什内尔政府与阿根廷商界、中上阶层产生了极大矛盾与冲突。据阿根廷中小型企业商会一组统计数字,基什内尔夫妇任阿根廷总统十二年期间,阿根廷人购置服装所需的费用一年比一年贵,一件棉质短袖T恤2003年售价为17比索(约11元,1美元兑9.69比索),在2011年要花75比索(约49.5元)购买,如今则要183.9比索(约121.4元)才能买到。

高企的通货膨胀、货币严重贬值,外债压力,失业问题、贫富差距、腐败丑闻,每一项都像最后一根稻草,压得阿根廷执政12年的基什内尔政党异常沉重。

四年前克里斯蒂娜曾以高出对手近20个百分点全面胜出,而这次选举中,执政党候选人肖利只以两个百分点险胜马克里历史性进入第二轮竞选,并且最终以3%的选票差距败北,人们渴望改变的愿望从执政党候选人肖利的选票中得以呈现。

△阿根廷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

执政党的失意还不止如此,10月25日举行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省长竞选中,执政党候选人、现任政府内阁首长阿尼巴·费尔南德斯(Aníbal Fernández)在最后关头被马克里派的年轻女副市长玛利亚·欧亨尼娅(María Eugenia Vidal)以高出5个百分点取胜,从而结束了贝隆党在布省28年的执政历史。还有当天举行的国会选举中,执政党在众议院的席位有所下滑,失去了绝对多数席位,想要通过任何议案都必须要联合其他政党。值得一提的还有,在今年9月份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竞选中,马克里政府内阁首长奥拉西奥·拉热塔(Horacio Larreta)成功当选,将接班马克里执政布市。

这次总统选举后,执政党在全国、布省及首都布市全面败退,由反对党全面取代,反应了人们强烈“求变”的心声与诉求。可是许多民众也表示,希望“改变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不少人担心马克里的自由经济政策将会使原有的社会福利“缩水”,逐步积累的个人财富“变薄”。因而,面对阿根廷国内外的复杂经济形势,如何恰到好处的“变化”以走出目前的困境,如何保证人们不失去既得面包的前提下,带领阿根廷经济社会继续向前,是新当选的“变革”联盟面对的难题及挑战,也是即将在12月10日暂退历史执政舞台,成为第一大反对党的贝隆主义党派要反思的历史问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