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在南非的中国人为何易成抢劫的目标?

作者  世界说  2018-11-01 17:22

世 界 说

曲思翰  张梦圆


刻板标签中的非洲是犯罪和冒险主义投射下的法外之地。即使在这片大陆上最富裕的国家南非,其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仍因治安状况不佳而名声在外,抢劫事件多发使得中上层阶级向北部郊区迁移,“黄金之城”的另一个名字便是“罪恶之都”。


△ 电影《战狼2》向观众介绍了刻板印象中危险的非洲 来源:维基百科


安全一直是在南华人群体的心结,这一议题在中国近年来对南非投资猛增的背景下显得尤为醒目。世界说采访了约堡公共安全局局长、华裔市议员孙耀亨,作为执行法律的公职人员,他以一个南非华人的视角介绍了当地的治安状况和中国企业与侨民在约翰内斯堡的安保生态。

 

彩虹之国的黑暗面

 

自从十七世纪第一位华人抵达当时荷兰的开普殖民地以来,今天在南非的华人数量已经超过三十万人。特别是近些年,南部非洲因劳动力成本低廉、市场广阔成为出海中国企业的重要目的地之一。作为有着南部非洲传统上最大规模华人社区、兼具周边国家所没有的劳动力素质的南部非洲经济引擎,约翰内斯堡也成了中国大小商人云集的中心。

 

自从2005年开始,中国对南非的直接投资飞速增加,十年之前尚且微不足道的中国FDI 在2015年接近五百亿美元,大量的华人商人和移民也随之而来。

 

但安全问题始终让他们安不下心来。根据南非公益机构Saferspaces在2016年发布的《南非城市安全报告》,虽然约堡在其他犯罪数据上并不显著领先其他南非城市,但自从2006年起,约堡在入室抢劫犯罪上高居全国第一,发生率长期超过万分之七,远超全国平均。

 

△ 约翰内斯堡 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贫富差距、高失业率和多元的人口构成是约堡治安问题的根源,孙耀亨介绍道。“举个例子,中等阶层一顿晚饭的花费就可以当贫苦人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与此同时,年轻人失业率超过30%,每个月还有约3000名移民从南非各地乃至津巴布韦、莫桑比克等邻国前来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他们的到来一方面提供了大量劳动力,另一方面也让治安情况更加错综复杂。

 

就业、扶贫这类社会性问题不可一蹴而就,但作为治安官,孙耀亨随在野党民主联盟(Democratic Alliance)主政约翰内斯堡市的两年来,治安显著改善。犯罪的五大指标(商业抢劫、住宅抢劫、一般抢劫、车辆抢劫和伤害罪)在过去三个季度中平均下降了13%-15%,警察系统内的腐败也得到有效控制。

 

华人警民中心模式

 

约翰内斯堡市中心南部的专员街(Commissioner Street)是最老的唐人街,现在已经衰落。城市东北郊区的西里尔德纳(Cyrildene)被称为新中国城,有许多华人居住,西边则有许多华人开的商店综合体,比如“China City”、“China Cash and Carry”等大型百货公司。每天会有不少华人商贩开车来回西里尔德纳和西边的店家。

 

约堡华人社区一角 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孙耀亨说,现金交易、非法用工和面对犯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都让华人社区深受其害。

 

惯用大量现金进行批发交易的华人商人早已成为歹徒作案的重点目标。卖家常提出付现的要求,而使用现金付款本身对商家有比较好的价格和讨价还价的空间。一些华人老板为了压低成本,常常会雇佣可能与歹徒串通的无证移民,当他们向外面的同伙通报携带大量现金的华人老板开车出门后,不巧被堵在市区路上的华人便常常被打劫。

 

约翰内斯堡公共部门腐败问题也曾非常严重,现任市长马沙巴在今年5月2日指出,腐败盛行也拖慢了整个城市的发展。对华人来说,在异国他乡如果遭遇警察勒索,大部分都会忍气吞声、交钱了事,担心被报复。

 

△ 约翰内斯堡市市长赫尔曼·马沙巴 来源:Flickr


孙耀亨介绍,华人的报警习惯又不好,很多华人在遭遇犯罪时,都不愿意出面。华商报案的频率和涉案金额相对警方掌握的信息都较低,这也让他的执法部门在打击腐败、惩治犯罪上面临很大的挑战。本身作为第二代华人移民的孙耀亨在理解华人社群的基础上,一方面和中国驻南非使领馆沟通,共同推动改变华人现金交易的习惯,另一方面部署警力、增设临检来震慑犯罪分子。


此外,作为警方与社区沟通桥梁的约堡警民中心(Community Police Forum,简称CPF)也在华人社群的治安问题解决上发挥着作用。这一出现于2004年的法定机构受中方使领馆和侨领的扶持,服务内涵不断延展以适应更符合华人生活习惯的需求,语言障碍去除后效果显著,甚至其他城市的华人也来约堡寻求帮助。

 

截止2017年11月1日,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共接到各类求助案件160起,与往年相比数额减少,2017年也是过去十多年来发生各类死伤案件最少的一年。目前南非各省市已先后成立12家省市级华人警民合作中心,几乎覆盖生活在各地的华人华侨。

 

△ 孙耀亨通过转推约堡公安局推特和市民沟通 来源:推特


孙耀亨认为,这种联动警民模式的见效与旅居南非华人社群相对封闭有关,相同的做法在美国可以发挥的功能就很有限,但在非洲有很大推广的空间。他介绍,问题在于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去支持这样的机构,侨领们自己要想办法。“约堡警民中心在集资购买自己的办公楼,这个就是长远经营的一种方式。”

 

华人私人安保公司江湖

 

南非是世界安保产业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南非私人安保行业管理署(Private Security Industry Regulatory Authority, 简称PSiRA)的2015/2016年度报告中表明,该年度南非共有8692家注册安保公司,合计雇佣着488666名注册保安。在该报告各项数据中,有着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和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的豪登省都位居榜首。


成立安保公司的程序相对繁琐。负责南非安保行业管理的PSiRA在2002年开始运营,负责审核、注册、管理安保公司,警卫需要经过PSiRA训练并取得特殊资格才可以上岗,涉及枪支的安保公司还需特别的认证。枪支也不像美国那样可以被普通人轻易得到。政府也要求安保公司通过主动提供线索、执行南非成年男性居民协助逮捕义务等方式和警方合作(在南非如警方需要,16岁到60岁之间的男性居民必须协助逮捕嫌疑人)。

 

虽然南非安保市场已被较早进入的大型欧美公司垄断,但在2006年南非第一家华人安保公司——南非华人安保公司成立后,中国玄龙保安公司、ESS保安公司、华威雷德保安公司、华裔龙威保安公司、神盾保全公司等如雨后春笋般先后建立,精确瞄准华人华侨市场,形如古代“镖局”。

 

当被问到中资安保机构在约堡的情况时,孙耀亨指出,他们只在华人圈子内进行安保服务,很少有当地客户合作。“一方面是推广不够,另一方面可能是华人圈的生意足够了。”孙耀亨建议,这些由华人经理、雇佣当地人的安保公司“以后可以选择大大方方推出去,对外营业。”

 

△ 南非前总统雅各布·祖玛 来源:维基百科


虽然安保行业解决不少本地人就业,但却对政府管控带来难题,甚至有私人公司提供的武器装备比南非警察还先进。南非国会在2014年提出了针对2001年通过的《私人安保行业管理法》的修正案,试图增强公安部(Ministry of Police)针对私人安保行业管理署的监管。其中,对外资安保公司影响最大的条款就是要求南非公民必须持股安保公司的51%。也正因为如此,在南非安保行业已经有了重大利益的美国积极游说反对,时任总统祖玛直到下台前都并没有签署该修正案使其正式生效。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冯建悦



经济的律动:读懂中国宏观经济与市场

[中] 徐远 

好的理论从重大现象中来;
许多重要经济现象,已经开始围绕中国发生;
脱离这个“最重大现象”的中国经济研究都有缘木求鱼的危险;

中信出版集团 出品

58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小世儿会在本篇文章评论区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经济的律动:读懂中国宏观经济与市场》,获奖名单将在周日公布。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中美贸易战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金正恩新加坡之旅

对朝投资时机如何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