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巴基斯坦向IMF寻求救援会影响中资项目吗?

作者  世界说  2018-08-08 14:31


世 界 说

张梦圆  张悦


陷入诸多发展问题的新兴经济体国家遇到政治选举周期,前景往往更加扑朔迷离,正如眼下巴基斯坦将于7月25日举行的全国大选,届时将产生新的联邦及各省级政府与立法机构席位。除频发的腐败丑闻与恐怖袭击之外,巴基斯坦经济又因失控的民众逃税与攀升的油价陷入新一轮萧条周期,货币连续贬值对巴金融市场的冲击料将延续至大选结束,而债务累积、外汇耗竭的情势下,新政府势必面临再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紧急救助来纾困的艰难抉择。


当地时间2018年5月6日,巴基斯坦内政部长伊克巴尔参加集会活动时遭枪击受伤  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巴方法律,过渡政府无权和任何国家或金融机构进行救助谈判,但多方分析认为,新政府在下一个五年任期内再次向IMF求援将是大概率事件。鉴于美巴关系正经历低谷期,特朗普政府今年年初切断对巴军事援助,IMF的救助条件或将变得更为严苛。


IMF方案会与中资项目冲突吗?


巴基斯坦前总理肖卡特·阿齐兹(Shaukat Aziz)在访华期间接受世界说专访时说:“当巴基斯坦因地区形势而面临债务挑战时,与IMF对话并得到它的帮助并不是一件坏事。”他也提到,IMF的援助是一把双刃剑,如果IMF的方案设计得当且符合巴方需要,中国投资项目与其并不冲突。

 

 右为受访者阿齐兹 来源:维基百科


“在我担任总理期间,最开心的时刻之一就是在电视上宣布,我们终于预先支付并偿还了所有IMF的贷款。”阿齐兹在2004年至2007年担任总理,之前曾任财政部长,经济学教育背景出身的他曾在美国花旗集团做高管。同为技术官僚,阿齐兹与时任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大约同一时期进行经济改革,前者积极推动私有化、放松管制及经济自由化,巴基斯坦GDP增长迅猛。


“时过境迁,新政府将选择他们需要的改革议程,而这些议程必须谨慎地规划以符合巴基斯坦的需要。”阿齐兹说。

 

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 来源:视觉中国


“与IMF打交道并不是一条单行道,你(受援国)必须首先拿出一个自己的方案来和他们讨论,才可以有效应对他们(的要求)。”阿齐兹说,“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倡议是发生在巴基斯坦最好的事情之一,它正在改善我们的基础设施和连通性。巴基斯坦可以向新国家开放市场,享受更多的商品流通、更多的经济活动,建设更多道路,所有这些都会创造经济增长。加入IMF项目不应意味着我们不采取以增长为导向的政策,两者可以同时共存。然而,巴基斯坦必须向IMF提出理由,向他们解释并说服他们。”

 

今年4月,IMF总裁拉加德曾表示,“一带一路”倡议(BRI)可为各国提供基础设施融资,但不应被视为“免费午餐”。 她对BRI引起的全球债务增加表示担忧,称债务问题将对国际收支差额造成挑战。这对已经存在债务问题的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尤是如此。根据巴基斯坦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18财年巴基斯坦贸易赤字触及历史最高点,达376.7亿美元,国家进口猛增至609亿美元,创建国以来最高水平。

 

高企的贸易赤字迫使巴政府花费外汇储备填补差额,从而令当前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据巴基斯坦国家银行的数据,6月22日,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从4月17日时的160亿美元暴跌至96亿美元。巴基斯坦是全球债务需求最高的国家之一,国家外债及负债占到GDP的31%,达六年内之最。


经济改革让位腐败议题


巴基斯坦处于急需短期经济援助以解燃眉之急的当口,但大选赢家也要费脑筋怎样推行可能不会受到选民欢迎的税收制度改革,而这也将是IMF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人口约2亿的巴基斯坦只有1%的人申报收入所得税,上至政商名流下至街头小贩都在寻思逃税。2017-18财年巴基斯坦财政收入3.751万亿卢比,仍未及预期的3.935万亿目标,截止今年5月,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达到5.8%。

 

上一次2013年大选时,巴基斯坦也遭受经济频临崩溃的困境,IMF提供总额67亿美元的救助贷款帮助巴方避免债务违约,附着的经济改革条件包括赋予央行稳定价格自主权、政府降低对央行借款、制定证券法、修改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等。但在贷款发放期间,IMF对巴方12项不达标的经济数据给予不同寻常的慷慨豁免,且仅要求政府在纸面上达到经济数据要求,没有严控经济数据造假行为,这就导致贷款发放结束后巴方没有实现长期的改革目标。

 

遗憾的是,在本次大选中,经济发展改革并不位列各政党的首要竞选议程。现执政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PML-N)强调选举投票正义性,谢里夫近日遭巴反腐部门逮捕关押,党派候选人谢里夫的弟弟夏巴兹(Shahbaz Sharif)也被指控涉嫌家族腐败。2017年担任旁遮普省长的夏巴兹被指控在木尔坦(Multan)城市公交项目上收中国公司回扣,旋即被中国驻巴大使馆临时代办予以否认。


巴基斯坦反对党正义运动党举办集会,庆祝前总理谢里夫被解职。来源:视觉中国

 

在这种政治局势下,反腐成为反对党正义运动党(PTI)核心议题,板球运动员出身的伊姆兰·汗(Imran Khan)将经济难题与恶化的外资环境怪罪于腐败,承诺将建立“伊斯兰福利国家”,并通过向精英富人征税来解决财政赤字。PTI在过去五年掌管开普省,推动当地治理改革,但经济方面尚没有亮眼成绩。PTI党内高官曾表示,若当选将寻求IMF的贷款救助。

 

北京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旭告诉世界说,巴基斯坦未来有可能会出现一个新任联邦政府弱势、四省政府由其他政党分别执政的“弱中央强地方”状况,但各党竞选宣言中都明确表态会继续加强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如果出现新政府而非现政府连任,那么不排除可能会出现对上届政府的否定以凸显自身正确性。如同斯里兰卡政府换届导致对汉班托特港和科伦坡港重新审查,但中方需冷静看待选举前后政策改变,因为这本质上不会对中巴战略互信产生巨大变化。

 

王旭认为,中巴未来关注的重点是双方怎样通过磋商,更好地实现制度建设及理念对接,以更有效保护双方投资者合法权益。巴基斯坦经济的进一步发展需要下一步双方的国际产能合作,但国际产能合作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资问题,它包括双边投资保护协议(BIT),双方正在就BIT进行磋商,已经谈了很多轮,预计新政府上台后会顺利签署。

 

巴基斯坦落入“债务陷阱”?


今年5月,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学者发表报告提出“债务陷阱式外交”概念,指国际经济中的债权国有可能利用与债务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实现其战略目标,巴基斯坦在报告中位列易受“债务陷阱”影响的国家之一。王旭认为,这个观点更像是一种“舆论陷阱”。

 

当地时间2018年1月2日,巴基斯坦卡拉奇,民众参加反特朗普抗议活动。图/视觉中国


根据巴基斯坦国家银行数据,截至2017年6月底,中国的债务在巴基斯坦总公共债务中只占据很小的一部分。来自中国的72亿美元的双边债务仅占10.4%左右,而来自其他国家的284亿美元多边贷款占41.2%,其中来自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的120亿美元贷款占17.3%。中国的贷款并没有在数据上改变巴基斯坦的债务模式。

 

阿齐兹在世界说专访中回应“债务陷阱”时说,“笼统地概括将要发生的事情是不公平的。”他认为贷款本身没错,但必须在可偿还的限度内,且要用在好的项目上,如修建高速公路,应该借钱用以投资而非消费。阿齐兹举了中国的例子:“中国的基础设施促进了经济发展,建设本身创造了增长。如果道路修在正确的方向上,它就创造了经济活动。”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反常识经济学》系列

[美] 史蒂夫•兰兹伯格 

我们常被各种流行概念裹挟,却迷失于常识
一书读懂生活中的经济游戏

中信出版集团 出品

232元一套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小世儿会从中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反常识经济学》系列丛书,其中被选为最优评论的读者可以获得整套书籍哦。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中美贸易战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金正恩新加坡之旅

对朝投资时机如何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