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金正恩可以从新加坡带走什么?

作者  世界说  2018-07-02 17:07

 

世 界 说

张悦  张梦圆


 

在上周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实现历史性的会面之后,朝鲜官方制作了一部名为“开创朝鲜和美国之间新历史的划时代会面”的纪录片,并在朝鲜国家电视台播出。除了解说员一贯的高亢语气,和对领袖的极度赞扬之外,这部时长42分钟的“特金会”纪录片还展示了金正恩对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为期三天访问的亮点,包括周二与特朗普举行历史性峰会期间的交流,以及峰会前一晚在新加坡官员陪同之下对滨海湾周边景点的参观。

 

多年来,朝鲜媒体一直不遗余力地颂扬朝鲜的成就,且极力防止朝鲜民众“感受”到亚洲邻国的富裕。但令人意外的是,这部影片对繁荣的资本主义新加坡大加赞扬,称赞新加坡是一个“干净、美丽、先进”的国家,并表示它有值得朝鲜借鉴的地方。在听取了新加坡官员对城市规划的介绍后,“我们的最高领袖同志说,他渴望从你们国家学习各个领域的优秀知识和经验,”解说员在影片中援引了金正恩对新加坡官员的话。

 

△ 金正恩夜游新加坡港  来源:劳动新闻


除了记录金正恩到访滨海湾花园、鱼尾狮公园、金沙酒店的无边泳池等著名景点之外,这部影片还记录了另一段鲜少被媒体提及但却不可忽视的行程:金正恩在“金特会”前夜参观了新加坡港,称赞了这个城市国家“世界级”的货物处理能力。

 

影片解说员描述港口时还强调它连接了“世界上530条航线和700个港口”,实质上这夸大了新加坡港口的规模。不难看出,这部影片反映了金正恩在四月执政党大会上的承诺,宣称将放弃自其2011年上台以来对经济发展和核武器的并行追求,而将经济发展作为朝鲜的首要任务。

 

但6月21日的商业卫星图像显示,朝鲜宁边核科学研究中心的基础设施仍在快速建设。来源:推特


制裁之下,千丝万缕的朝新关系

 

事实上,朝鲜与这个远在东南亚的富裕城市国家的渊源并不是从这次峰会才开始的。在2008年,新加坡就曾和朝鲜签署了一份投资担保协议,力求通过保护投资者和其投资来促进双方的投资流动。2011年,在日本媒体《朝鲜新报》关于朝鲜罗先经济贸易区的采访中,朝鲜投资和合资委员会表示“罗先将很快成为新加坡这样的转口港,帮助提高朝鲜人民的生活水平”。


2012年,朝中社报道时任朝鲜最高人民议会主席团主席金永南访问了新加坡当地的一个食品加工厂,听取了工厂的发展简报并参观了其生产过程。除此之外,新加坡是为数不多的仍然拥有朝鲜大使馆的国家之一。尽管联合国实施了制裁,但直到去年年底新加坡还在与朝鲜进行一些商品贸易,且直到最近,两国之间的免签证旅行才停止。朝鲜企业家也通过宣称“致力于推动朝鲜与新加坡经贸、人文交流”的非政府组织朝鲜交流中心(Chosun Exchange)在新加坡接受培训,以学习融入国际经贸体系必要的知识。

 

金特会期间,朝新两国领导人握手 来源:劳动新闻


除了官方与非政府组织渠道,新加坡企业也曾在朝鲜受国际制裁期间因参与“帮助”朝鲜躲避制裁而付出代价。在新加坡这个亚太地区最大的转口港,朝鲜每年通过当地经销商从俄罗斯进口多达30万吨的石油产品,以支持朝鲜的国内经济。2015年,在朝鲜受到美国针对性制裁的背景下,新加坡航运公司Senat Shipping Ltd. 因涉嫌帮助属于朝鲜海洋海事管理有限公司(OMMC)的船只安排购买、维修、认证和雇员被列入美方黑名单,公司和其总裁所持有的所有美国资产都被冻结,并被禁止与美国公民进行任何交易。

 

在目前查获最大的一起对朝武器输送案件中,也出现了新加坡航运公司的身影。2013年7月,挂着朝鲜旗的“崇光号”货船从古巴出发,在超过一万吨糖下藏着包括两架喷气式战斗机、反坦克火箭和俄制地对空导弹,被巴拿马运河方面查获。新加坡公司Chinpo也因为该船只往返巴拿马运河提供费用被新加坡检方罚款十八万新币。

 

金正恩签署相关协议  来源:劳动新闻


资本主义的新加坡同样“值得学习”

 

特金会之后,新加坡对朝鲜有了更特殊的意义。经济上,朝鲜位于中国和韩国之间,又同时靠近日本和俄罗斯等世界主要市场,因此与越南和古巴等其他社会主义发展中国家相比,朝鲜拥有更具竞争力的地理优势。

 

隶属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旗下朝鲜问题网站38 North的研究者本杰明·西尔伯斯坦(Benjamin Silberstein)向世界说表示,朝鲜在半岛东北沿海的罗先特区拥有包括罗津、先锋、雄尚三个常年不冻港尤具潜力,已经开始接受中俄等周边国家的投资。虽然目前为止,朝鲜的港口尚不是其发展核心,且大多数工程都选择陆地运输,但未来若金正恩能将参观新加坡港口所学到的带回朝鲜,并发挥朝鲜港口的巨大潜力,那么像新加坡一样,“朝鲜将会成为这个地区海上贸易的重要枢纽。” 西尔伯斯坦对此表示乐观。

 

金正恩的车队驶入新加坡港 来源:朝鲜中央电视台


同时,在政治上,“新加坡模式”作为一个可供朝鲜参考的未来发展模式被外媒多次提及。西尔伯斯坦也表示“鉴于朝鲜和韩国、中国之间的历史问题所带来的政治敏感性,新加坡在很多方面可能对金正恩更具吸引力”。新加坡是该地区唯一一个不经历大规模政治自由化就能实现先进经济工业化的国家,朝鲜或许可以从这个富裕城市国家学习如何将威权统治与“良好治理”(good governance)结合起来,使一个规模较小的国家在不削弱政府权力的情况下采用资本主义,以完成金正恩今年年初提出的“未来不再让人民勒紧裤腰带”的承诺。

 

任何模式对朝鲜或许都不适用

 

但乐观主义者所推崇的“新加坡模式”是否真的适用于金正恩,以及朝鲜未来是否真的会“打开国门”,西尔伯斯坦仍持怀疑态度:“无论未来我们将看到何种形式的开放,它都将是有限的”。

 

金正恩离开平壤前往新加坡前审阅朝鲜人民军和工农红卫兵的仪仗队 来源:劳动新闻


一方面,在金正恩上台之后,朝鲜的经济在过去的几年中确实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自由化”,尽管官方政府不愿意如此称呼:市场和半私营部门在朝鲜经济体系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国家组织新建经济开发区和经济特区,通过对外劳务派遣,以及扩大对外贸易规模等举措来吸引外资、换取外汇。

 

但另一方面,在朝鲜计划经济的背景下,这些小规模的经济开放举措仍然十分有限。“例如,为了保持政治变革的可控性,经济特区只限制在特定的区域,并和朝鲜内其他区域隔离开来,” 西尔伯斯坦认为,“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所理解的‘开放’在朝鲜并不太可能实现。不像中国和越南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的经济体系并对外开放国内市场,完全向国际社会打开大门将对朝鲜劳动党的执政合法性带来巨大的风险,而这个风险是金正恩所不愿意承担的。”

 

金特会期间,美朝领导人握手  来源:视觉中国


在西尔伯斯坦看来,不但“新加坡模式”对朝鲜来说仍然过于超前,甚至朝鲜或许根本就不打算效仿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模式。相比改革甚至废除现有的经济体系,金正恩更可能选择延续原有的道路,继续进行“小规模且可控的自由化”,为私人市场活动提供更多的空间,但同时避免因“过度改革”威胁自身政权的稳定。正是以这种方式,金正恩正根据自己的要求,逐步指导着朝鲜未来的经济发展。

 

与此同时,问题的另一个关键在于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愿意在哪个阶段放松对朝鲜的制裁。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表示,只有朝鲜完全实现无核化,美国才会解除制裁。而从峰会的结果看来,在这一天到来之前,朝核问题有关各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的确,相比起特朗普在峰会上向金正恩展示的4分钟短片中所描绘的一个无核且高度“西化”的朝鲜,朝鲜中央电视台所拍摄的42分钟纪录片更像是金正恩自己想要给朝鲜开创的未来:一个独立自主、由金家政权高度控制的繁荣国家。


(曲思翰对本文亦有贡献)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贾珍珍




《谁偷走了美国梦:从中产到新穷人》

[美] 赫德里克·史密斯 

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力作
为你揭示美国中产之觞

雅众文化 出品

48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本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谁偷走了美国梦:从中产到新穷人》。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中美贸易战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对朝投资时机如何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