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不靠对外日语,日本凭什么在中东输出软实力

作者  世界说  2018-07-02 17:07

 

世 界 说

汪  阳


2018年4月,据多家埃及媒体报道,埃及教育部将选派一批埃及的本地教师,接受 “日本式全童教育”(The Japanese Model of Educating the Whole Child)的免费培训。被选中的教师在经过系统培训后,将于今年9月被派遣到40所由日本援建的“日本学校”中担任教师,并在这些学校中导入日式全童教育的核心——“特别活动学时”(Tokubetsu Katsudo,简称“特活”)。


这一活动受到了当地教师的追捧,目前报名参与的教师人数已经超过了20000人。而在此之前,埃及教育部曾于2017年4月宣布,将在2017-2019学年内,在包括日本援建学校在内的100所埃及中小学中,普及“特活”教育模式。


在未来两年内,文化祭、休学旅行、饲养小动物等经常在日本校园出现的活动,将随着日本对埃及教育援助规模的扩大,逐步成为100多所埃及中小学学生的日常。

 

2015年1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埃及时造访埃及日本科技大学。图为安倍与埃及总统塞西、埃及科技大学副校长铃木正昭合影。来源:埃及日本科技大学Facebook主页


伴随着安倍政府近年来对中东的频繁出访,近年来日本对包括埃及在内的中东各国的教育援助力度正不断加强。而一系列事实表明,日本为埃及教育所开出的援助“药方”,也收获了埃及官方以及民间的广泛认可。作为东亚的援助国,为什么日本选择的援助模式能在埃及这样一个文化迥异的阿拉伯国家受到欢迎?而在这其中,又有没有值得中国学习的经验呢?


日式教育援助受热捧


此次在埃及进行推广的“日本式全童教育”是日本中小学普遍采用的教育模式,。 “特别活动学时”则是其最核心的组成部分之一。


“特活”, 旨在通过学校组织集体活动的方式,培养学生发挥个性特长以及构建人际关系的能力。简言之,就是由学校组织的日本版“课外活动”。其纲领性文件《学习指导要领》中的部分内容,与国内近年来大力推行的素质教育颇为相似。除学生会、文化祭等部分传统,其中所规定的运动会、值日等活动在国内的中小学亦是惯例。而与国内初中、高中学校的常规管理规范主要由省市教育厅制定的情况不同,日本文部科学省将“特活”高度制度化,从国家层面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广。


日本文部科学省出版的“特活”指导手册 来源:日本文部科学省


“特活”高度制度化的特点,使日本政府将其“打包”向外输出成为可能。2015年9月,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从2016年开始向海外推广包括特活在内的“日本式教育”,将教材编订、学校食堂、学生值日、教师职业培训、课外辅导等活动系统化地向印度、沙特、越南等国家输出。2016年,日本外务省协同经济产业省、民间机构、高校以及多个NGO,共同建立了“日本式教育海外展开官民协动平台”(EDU-Port Japan),统筹协调教育模式输出的相关事宜。

 

而“特活”早在2015年就已经“登陆”埃及。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就迅速在埃及多地的中小学普及。2015年1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隔7年半访问埃及。埃及总统塞西与安倍交流的过程中,对日本的教育模式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在埃及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同年10月,经由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日本式全童教育”正式在开罗的两所小学开始试点。半年后,“特活”顺利得到政府背书,被推广至埃及全国12所埃及中小学。2017年4月,埃及教育部宣布将于2018年在全国的45所中小学实行“特活”制度。


由学校组织的集体课外活动是埃及推广“日式全童教育”的核心 来源:维基百科

 

 “特活”普及的同时也带动了日本援建学校的人气。据上海外国语大学海外利益研究中心主任、副研究员汪段泳了解,第一批采用“特活”制度的日本学校自去年8-9月份开放报名后,在短短5天时间内报名人数达到了两万多人。而最后核准入学的只有1800多人,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今年2月,JICA宣布新投入1.75亿美元用于援建日本学校。

 

而“特活”的引入仅仅是日埃教育合作的一个缩影。2016年2月回访日本期间,埃及总统塞西曾盛赞日本教育制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回访结束后,两国宣布建立“埃及-日本教育合作伙伴关系(the Egypt-Japan Education Partnership, EJEP)”。日本将在这一关系建立后的五年内,以接收埃及留学生赴日培训、援建日本学校、输出日式教育模式等多种方式为埃及提供教育援助。日本对埃援助的规模范围得以进一步扩大。


受欢迎的背后:实用先于文化输出


在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Soft Power)这一概念后,国际援助与文化输出、施加软实力影响、甚至输出新殖民主义等概念之间的关系日渐成为许多学者关注的议题。而发达国家的对非发展援助,尤其是在面对非洲以及中东国家的独特的社会政治生态时展现出的局限性,亦成为一个在讨论援助方式科学性时避不开的话题。从这个角度看来,日本教育援助在埃及受到的欢迎着实引人深思。而要理解这一点,观察日本是在如何将教育援助从文化输出中抽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角度。

 

于2016年签署的“埃及-日本教育合作伙伴关系(the Egypt-Japan Education Partnership, EJEP)”涵盖了从教育理念到课外实践,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从学校制度管理到教育科技创新合作等多个领域。


然而作为教育输出的重要一环,同时也是诸多对外援助项目的“必备附加品”——援助国语言的教学合作以及相关教育机构的设置,却并没有被涵盖在这一协议当中。事实上,日本政府在日语普及上“不强求”的姿态,亦是其对埃教育援助过程当中非常鲜明的特色之一。

 

埃及日本科技大学行政管理人员到访日本京都立命馆大学进修 来源:立命馆大学官网


目前日本与埃及唯一共同开办的全日制高等教育机构——埃及日本科技大学在研究生教育阶段的课程中,并未设置日语课程。在本科的课程当中虽有语言的选修课程,学分所占的比例却极小。


而在“特活”的第一轮试点结束后,面对部分对日本教育援助将对埃及学校课程进行改动的忧虑,埃及教育部部长Reda Hegazi明确表示,“特活”将不会对埃及中小学的教育内容进行修改。而埃及的中小学将主要从该模式中“学习科学以及数学学科的教育方法,同时增强学生的团队合作精神”。

 

通过放弃对语言普及的追求以及对课程内容的修改,日本的对埃教育援助充分体现了实用主义的思维。在创立之初,埃及日本科技大学就明确了其“在日埃产业界之间建立、支持强有力的商业、科技、贸易纽带”的教育目标,整个大学设置的专业为仅为工程学和国际商务,并未设置其他社会科学学科的专业。学校在创立初期只开设了工科硕士以及博士的课程,意在培养可以输送至学术以及产业界的高端人才。


而在近年该校新设国际商务的本科专业,明确提出为埃及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职业商务人才。刨去“日埃合办”这一外壳,埃及日本科技大学实际被打磨成立一个高效培育、输送实用人才的工厂,其课程设置与理念,无不体现出实用与精简的援助风格。

 

埃及日本科技大学校园一景 来源:维基百科


同时,日本政府在教育合作和援助方面采取的务实措施,也可谓恰逢其时,为埃及解决目前面临的社会问题提供了有效的帮助。

 

根据英国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研究,2012年埃及公立中小学教师月工资普遍低于281美元(约合1790元人民币)。为了弥补微薄的薪酬,许多教学水平较高的中小学教师坐地起价,要求学生支付额外费用,参加其举办的私人课外补习班。而据埃及中央公众动员和统计局统计,2012年,埃及约60%的公民教育投入被用于雇佣私人家庭教师。


德国的埃及社会学者Sarah Hartmann将导致这一现状的私人授课行业称为埃及高中教育的“影子产业”,认为其大大影响了埃及中小学的授课质量。而在一份发布于2016年7月的在埃“特活”试点报告中,日方就对日本援建学校提出了有针对性的要求,其中不乏支付教师加班工资、提供教师培训等。对于日本的援助方案设计者而言,“好钢用在刀刃上”似乎还远远不够。


务实思维何来?国家战略与传统观念


传统上,包括埃及在内的中东地区直到1973年之前,一直不是日本进行海外援助的主要目标。据日本外务省数据,1972年,中东地区接受日本ODA仅占总援助金额的0.8%。

 

1973年爆发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从根本上暴露了日本能源依赖进口的风险,迫使日本改变了传统的国家安全政策。70年代末,时任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提出“综合安全保障”思想,正式将保障能源安全纳入到日本安全政策,通过各类援助确保中东地区的稳定随即成为日本对外援助的重心之一。

 

1991年,日本向身处海湾战争漩涡中的中东国家提供了共计18.7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创下当时的历史新高。海湾战争结束后,由于日本能源结构调整以及国际关系的变化,日本对中东援助力度趋于稳定,而通过援助确保能源安全的传统也被保留了下来。

 

除了对中东能源的传统依赖,日本对包括埃及在内的中东国家采取务实的援助政策也与其目前的中东外交政策相适应。


而在近年来中国崛起与美国霸权弱化的背景下,安倍在2012年二次掌权后提出了“积极的和平外交”的新概念,旨在掌握更多外交的独立性,以在全球范围内更多地介入地区事务,应对中国日渐提升的国际影响力。这使得安倍上台后出访中东的次数相比过去急剧增加,并在反恐、能源合作、教育等多个领域与中东各国展开切实合作。

 

JICA理事长北冈伸一参观进行“特活”试点的埃及中学 来源:JICA埃及办公室推特账号


从传统观念的角度看,独特的历史经历也使日本在援助传统上与其他西方援助大国有所不同。英国学者肯尼斯·金(Kenneth King)与西蒙·麦格拉斯(Simon McGrath)认为,日本援助的态度与其 “历史经验”(experience)紧密相连。一方面,日本与一些西方国家不同,在对外援助历史上,曾经处于弱势的一方。在1966年之前,日本曾多次接受世界银行的贷款,用于其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而这些从西方接手而来的援助,往往被附加了诸多的条件。这一过程使日本比起其他西方援助国更加重视“受助者”自主性,进而减少了日本对文化输出的需求。其次,日本殖民过他国的历史,尤其是对朝鲜半岛的长期殖民,也同样使其在文化输出方面变得更加谨慎。

 

可以预见,如果在短期内日本的中东政策不发生重大转向,日本对埃的教育援助力度仍将加强。而鉴于埃及引入“特活”等日式教育模式的时间尚短,根据目前埃及方面的欢迎程度来评价这一合作项目的长期成果仍为时尚早。然而,日本的教育援助态度无疑正一步步改变着一部分埃及孩子的日常。


(文中部分观点源于对上海外国语大学海外利益研究中心主任汪段泳的采访)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中美贸易战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美朝峰会成员 

对朝投资时机如何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