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专访尼泊尔外长:欢迎中国投资不等于对印“搞平衡”

作者  世界说  2018-06-20 15:15

 

世 界 说

曲 思 翰


尼泊尔位于珠穆朗玛峰的另一边,这个诞生了释迦摩尼的古老国家在经历连年内战之后,终于在2015年通过了新的联邦宪法,并通过去年年底的选举完成了政治转型。重归稳定的尼泊尔正在伸出触角,向国际争取历史难遇的发展机会。


尼泊尔外长与驻华大使接受采访 来源:徐和谦


在尼泊尔总理访华前夕,尼泊尔外交部部长和驻华大使分别接受了世界说的专访,讲述了尼泊尔政治转型后的中尼经贸合作、中尼铁路和中尼印三边关系方面的尼方走向。


为尼泊尔输血的中国资本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与中国分享长达1236公里的陆地边界。在历史上,中尼两国人民作为山脉两侧的邻居,早已跨越喜马拉雅山,建立了大量的经贸和文化往来。在1955年,两国基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

21世纪以来,尼泊尔国内政局接连面对内战、政权更迭等挑战。随着2015年新联邦宪法的颁布, 以及2017年民主选举的进行,尼泊尔的政治转型就此基本完成,社会环境趋于稳定。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尼泊尔在2017年GDP增长为7.5%,远远高于前一年因政治动荡和印度“软封锁”造成的低增长(0.4%)。


尼泊尔2017年GDP增长为7.5% 来源:世界银行


政治趋于稳定的尼泊尔成为中国资本出海新目标。作为尼泊尔第一大直接外资来源国和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对尼泊尔投资主要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积极带动本地就业,拉动经济社会发展。

 

“中国投资对于尼泊尔对外的连通性起着关键的作用”。尼泊尔外交部长贾瓦利(Pradeep Kumar Gyawali)解释道。虽然尼泊尔历史上一直是独立国家,从未被帝国主义直接殖民,但直到今天,尼泊尔在很多方面仍不能完全自主。


过去,因尼泊尔北部被高耸的喜马拉雅山阻挡与中国的通路,而其余国界均被印度环绕,尼泊尔长期对印度产生一定程度的依赖。本届尼泊尔政府希望通过基础设施和能源自主,打破这一局面。

 

在2015年9月尼泊尔颁布新宪法后,印度因尼南部的马德西人对新宪法不满,以“安全原因”为借口,对其实行国境封锁,导致从印度输入尼泊尔的生活必需品、燃料、医药品严重不足。对当年4月份刚刚经历8.1级地震的尼泊尔造成难以估量的物资短缺和经济损失。


对于尼泊尔历史上对印度的依赖,贾瓦利外长认为:“我们不能满脑子只想这段历史,但我们必须要学到些什么,尼泊尔作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对其某个邻国依赖度如此之高,是不健康的。”


尼泊尔外长 来源:视觉中国


中尼铁路是尼泊尔第一个打破对印度陆路交通依赖局面的尝试。贾瓦利外长提到,尼泊尔国内对中尼铁路的建设非常乐观。作为尼政府的优先政策,中尼铁路的前期工作已经开始,现有的反馈非常积极。而整个准备项目预期在八月完成,届时也会制作详细的工程报告。

 

以尼泊尔现在的交通能力,境外的货物需要至少50天才能抵达尼泊尔边境,但在中尼两国加强陆地交通建设后,货物最多只需要15天就可以从最近的港口运送至尼泊尔。这对尼泊尔加强其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有很大的意义。与此同时,在中国“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尼泊尔国内也规划了三条贯通南北的高速公路,以此加强其国内的交通与贸易水平。


政权更迭无阻能源投资


根据2017年亚洲开发银行的报告,凭借北高南低的独有地势,尼泊尔每年通过水电站生产并商业利用42000兆瓦电力的潜能,但截至2016年,尼泊尔的水利设施只有能力生产802兆瓦电力。这远远不足以满足近3000万尼泊尔人不断增长的需求。在2016-2017财年的前九个月,尼泊尔从印度就进口了价值近10亿尼泊尔卢比的电力资源。

 

因尚未充分开发利用本国大量的水利、风力和太阳能能源,尼泊尔对来自印度的能源高度依赖。而2015年印度对尼泊尔的制裁使尼泊尔希望可以借助中国的帮助完成能源的自给。

 

虽然上一届政府就开始与中国进行能源合作,但其任内最大的中国投资项目——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25亿美元(170亿人民币)的布迪甘大吉水电站项目在2017大选前被尼方突然取消,造成了中国投资者对当时尼泊尔政府的疑虑。

 

在2017年底11-12月的大选中,时任政府落败,而反对党尼泊尔共产党获胜,并取得议会中的三分之二多数。在谈到新政府对中国投资的态度时,尼泊尔驻华大使利拉·玛尼·鲍达尔(Leela Mani Paudyal)说道:“2017选举获胜的执政联盟取得了三分之二多数,也就是说,人民给了我们强力的授权,授权我们和中方进行更紧密的合作。”


尼泊尔2017年选举结果 来源:维基百科


但中国企业在尼泊尔的大型水电站项目上的投资并非一帆风顺。路透社5月曾报道,尼泊尔财政部长尤巴拉杰·卡蒂瓦达(Yubaraj Khatiwada)宣布计划取消与三峡集团的西塞提水电站建设协议,由尼泊尔动用本国资源进行独立建设。

 

西塞提水电站建设在2012年由三峡国际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接手并投资16亿美元。五年来,因为双方对条款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此项目尚未动工。尼泊尔能源部长巴夏勉鹏(Barsha Man Pun)随后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和三峡集团的合同依然有效,而尼泊尔也无法以一国之力建设如此巨大的工程。

  

当地居民对这样的延宕感到非常焦虑,给尼政府很大的压力。在澄清尼方没有意向取消或悬置西塞提水电站项目之后,鲍达尔大使向世界说表示,虽然尼方会研究中方提出的要求,也长期致力于为中方建设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但也希望中国企业在尼泊尔能够更加注重遵守时间和质量的约定,以避免给部分政治人物以口实,批评中国投资者。

 

在尼泊尔国内,也有一些反对党的政治人物认为中国投资会将尼泊尔带入一个“债务陷阱(debt trap)。”在去年,斯里兰卡因为无力偿还中国企业债务将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移交给中国99年,缅甸的皎漂港项目也因债务陷阱正在受到重新评估。贾瓦利外长回应,他不相信“债务陷阱”这个说法,“虽然我们没有分析这笔债务的道义性,但贷款的成本和利率并没有那么高。当尼泊尔分享中国发展的果实后,将会有一个快速成长的经济,那么我们就会有能力偿还贷款。”而尼泊尔总理奥利本人在当选总理后的访谈中更表示反对使用“陷阱”这个词。


改善中尼印三边关系和地区合作


虽然转型后的尼泊尔,作为一个有着多党竞争的民主国家,任何政策都一定会有政治对手批评,但在中国投资问题上,而尼泊尔社会主流依旧表示欢迎。“中国和尼泊尔两国关系的发展没有任何障碍,”贾瓦利外长说,而尼方将会对任何对中方投资造成阻碍的活动表示坚决反对。

 

尼泊尔总理卡·普·夏马尔·奥利 来源:维基百科


他指出,在旅游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水利工程之外,迫切寻求经济发展的尼泊尔希望和中国展开农业、矿业、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的合作。随着政治的稳定和交通的改善,有着“自然资源和人才资源的”尼泊尔将会是南亚和中国周边最重要的投资目的地。当尼泊尔总理奥利在本月19号到达北京后,将参观一定数量的中国企业并与中国商业界探讨未来的合作机会。

 

对于中尼之间关系的改善是否造成印度方面忧虑这个问题,虽然鲍达尔大使坦诚承认尼泊尔时常会面临来自邻国的压力,但外长和大使都指出,尼泊尔作为独立国家,有制定自己外交政策的权力,而中尼关系的改善并不针对任何国家。

 

大使指出,尼泊尔政局稳定,有着大量选票作为支撑的执政当局可以顶住外界的压力并制定出正确的战略和政策。尼方也没有在玩什么“平衡的游戏”,因为这根本做不到。对尼方来说,“平衡”意味着尼泊尔致力于和中印两邻国长期保持友好合作关系的外交政策不会改变。

 

对于“中尼印经济走廊”的提议,尼方乐观其成。中国和印度,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如果可以展开广泛的经济合作,尼泊尔在中印两国之间,作为“东亚和南亚间的门户”,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任何认为印度会反对有利于尼泊尔连通性和经济发展项目的看法都是荒谬的,”贾瓦利外长强调。

 

外长还指出,最近中印高层领导人频频会面,中印之间的良好关系对于区域的和平、稳定与繁荣有着重要意义,对于尼泊尔的发展更是积极的。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中美贸易战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美朝峰会成员 

对朝投资时机如何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