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美朝峰会将开场 美方代表团成员都是什么来路?

作者  世界说  2018-06-07 15:00

 

世 界 说

徐  一  彤


距离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美朝峰会只剩不到一个星期。随着峰会的举行地点确定在新加坡圣淘沙岛的嘉佩乐酒店(Capella Hotel)举行,美方出席美朝峰会的代表团人员名单亦浮出水面。

 

据彭博社报道,此行参与“金特会”的美方主要人员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CIA韩国任务中心主管安德鲁·金、美国国家安全会议朝鲜问题专家艾莉森·胡克,以及近日在新加坡与朝方协调礼宾、后勤事宜的白宫副幕僚长乔·哈金。


5月10日在朝鲜访问的蓬佩奥受到金正恩接见 来源:维基百科


从人员构成上看,以蓬佩奥为首,美方代表团成员以之前曾参与对朝磋商的外交人员为主,他们可能曾对朝鲜持鹰派观点,但目前更倾向于推进通过外交渠道解决朝鲜问题。约翰·博尔顿代表对朝强硬派声音,主张美国不应在朝鲜实现“不可逆的”无核化前让步,约翰·凯利在朝鲜问题上立场则较稳健。由于目前公布的代表团名单中缺乏具备核裁军领域专业经验的人员,本次“金特会”的重点更有关注放在美朝两国最高元首的会晤本身,无核化进程的细节则将留到未来再作具体谈判。


牵线者:美朝磋商的“熟面孔”


在“金特会”之前,迈克·蓬佩奥是代表美方与朝方进行频繁接触的官员中级别最高者。蓬佩奥2017年1月受特朗普提名出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2018年4月接替辞职的莱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担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外交政策上持鹰派立场,之前曾主张对朝强硬,但如今历任CIA局长与国务卿的他已成为特朗普对朝接触政策最忠实的执行者。


2018年3月底4月初,蓬佩奥以美国总统特使的身份秘密访问朝鲜,为美朝首脑会面铺路。特朗普在事后公布这次密访时说,蓬佩奥和金正恩“见了一个多小时”, “相处融洽”,且不止是互致问候。在参议院批准蓬佩奥出任国务卿后,白宫正式发布了蓬佩奥与金正恩的握手照。5月9日,已出任国务卿的蓬佩奥二度访朝,与朝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就美朝首脑会晤的细节进行了磋商,并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90分钟的关门会谈。在蓬佩奥第二次访问朝鲜结束时,朝鲜释放了被扣押的3名韩裔美国公民。


5月30日蓬佩奥与金英哲在纽约共进晚餐 来源:推特


5月29日,在美朝首脑会谈一度被取消的风波后,蓬佩奥在纽约与从平壤访美的金英哲举行会谈。蓬佩奥在会后表示美朝两国若放弃这次接触“将悲剧性地错失良机”,表达了继续推动美朝高层联络的意愿。

 

同样将参加“金特会”美方代表团的安德鲁·金(Andrew Kim)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经历更为深厚。安德鲁·金又名金成铉,是韩裔美籍公民,现任中情局韩国任务中心主管。他曾在首尔的公立高中受教育,校友包括文在寅政府的国家情报院院长徐熏(Suh Hoon,2017年6月就任)、韩国总统府的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Chung Eui-yong),有分析认为,他在韩国高层的人脉将让他能更好地协调美韩同盟的对朝策略。


安德鲁·金与金正恩在一起 来源:推特


根据《朝日新闻》报道,安德鲁·金从2010年开始便在中情局内设法开辟了对朝秘密联络的渠道,这一渠道在促成“金特会”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安德鲁·金曾在2018年2月随美国副总统彭斯参加平昌冬奥会期间与同样出席冬奥会的朝鲜统一战线部官员会谈,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4月密访朝鲜做准备。在2018年4月和5月蓬佩奥两次密访朝鲜期间,安德鲁·金都作为美方官员随行,5月30日蓬佩奥与金英哲在纽约共进晚餐时也由安德鲁·金在场陪同。


右为艾莉森·胡克 来源:推特


“金特会”美方代表团中另一位参与了先期磋商的成员是隶属于国家安全会议的朝鲜问题专家艾莉森·胡克(Allison Hooker),她曾在美国国务院情报研究部门专职研究亚太问题,并在国家安全会议担任朝鲜事务处处长。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胡克曾陪同时任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莱珀(James Clapper)会见过朝鲜方面长期主导对美谈判的金英哲。5月27日,胡克作为美前驻韩大使金成率领的美国政府代表团成员访朝,与朝鲜副外相崔善姬就“金特会”举行磋商。胡克在制定对朝政策上被认为持保守倾向,主张保持现状。


2015年,时任朝鲜政策特别代表的前驻韩大使金成(最右)与日韩代表合影 来源:美国国务院收藏


鹰派:“安全阀”约翰·博尔顿?


与以蓬佩奥为首、希望推动美国对朝接触的代表团成员相比,始终主张对朝强硬的约翰·博尔顿似乎显得形单影只,但他将在“金特会”上基于美国利益努力画出一条底线。

 

博尔顿从里根时代就开始为美国联邦政府工作,2001年5月起,他在小布什政府任内担任主管军控和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2005-06年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在外交事务上采取鲜明的鹰派立场,主张在必要时以武力打击乃至颠覆手段对付“支持恐怖主义”或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流氓政权”。2018年4月9日,在政坛边缘徘徊多年、主要通过媒体评论和游说工作发声的博尔顿,接替麦克马斯特(McMaster)就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 


约翰·博尔顿 来源:Flickr


博尔顿在外交事务上采取鲜明的鹰派立场,但与主张在海外推广美式民主的新保守主义者不同,博尔顿更优先关注维护美国的本国利益。在这一点上,博尔顿与特朗普诉诸的民族主义路线更为接近。

 

2017年8月,还未加入特朗普政府的博尔顿曾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提出,美国应认真考虑对朝鲜发动先发制人式打击以消灭其核武装力量的选项。博尔顿还曾在采访中表示,美国将在朝核问题上参考2003-04年令卡扎菲政权放弃核计划的“利比亚模式”,这一观点也为副总统彭斯所引用。然而“利比亚模式”的提法招致朝鲜方面措辞强烈的谴责,构成5月24日“金特会”一度流产的重要原因之一。经过这一轮风波之后,特朗普公开否认了“利比亚模式”的提法,美方更多地采用“特朗普模式”这一新词来指涉美朝谈判中的半岛无核化路线图。

 

在朝方代表金英哲访美期间,博尔顿没有列席会谈,这一度被坊间视为其或将缺席“金特会”的信号。但在最新公布的“金特会”代表团成员名单中,副总统彭斯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都未出现,令博尔顿可能成为白宫内部对朝强硬派在新加坡会场上唯一的声音。作为第一位在公开场合要求朝鲜履行“永久、可查证、不可逆的无核化(PVID)”的美国高官,博尔顿将试图在谈判桌上向朝方画出红线,即便这可能与蓬佩奥等人一直以来努力促成的朝美外交进程产生矛盾。


两个行政总管,没有核武专家


与上述四人相比,本次“金特会”美方另外两名代表团成员在朝鲜问题上的经验与立场并不鲜明。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负责落实特朗普关于严查非法移民,和筹划在美墨边境建边境墙等措施。2017年7月31日,凯利接替被解职的原白宫幕僚长、共和党建制派人物普利布斯(Reince Priebus),担任白宫幕僚长。


约翰·凯利6月1日在白宫迎接金英哲 来源:推特


在对朝政策上,具有军方背景的凯利主张维持美军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但希望优先使用外交途径解决问题,总体立场比较稳健。今年6月1日,当朝方特使金英哲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前,正是由凯利在白宫椭圆办公室门前负责迎接。

 

乔·哈金在2017年1月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担任白宫副幕僚长。在本次“金特会”期间,他负责与朝方负责关于场地选址、行程规划及安保等礼宾行政工作。“金特会”举行前,哈金带领的代表团与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被视为金正恩身边“幕僚长”的金昌善(Kim Chang Son)在新加坡会面,就会议流程安排进行沟通。


乔·哈金 来源:维基百科


值得注意的是,含约翰·博尔顿在内,目前已公布的“金特会”美方代表团人员名单中并未发现有在核武器与核裁军领域具有专业经验的人士。考虑到在美朝上一次达成《核框架协议》、同意以美方经济支援换取朝鲜无核化的谈判期间(1992-1994),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专家曾给予监督与深度参与,目前看来在核武器问题上缺乏经验的美方恐难以在“金特会”就实现无核化的具体过程进行深入谈判。由对朝外交人员主导的美方代表团更有可能将此次峰会视为之前美朝磋商的延伸,只不过更高级、更高调,更能体现白宫方面希望抓住机会寻求解决朝核问题的意愿。


(曲思翰 张涵宇 张悦 朱逸蕾对本文亦有贡献)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那年夏天:美国1927》

[美] 比尔·布莱森 

以“万历十五年”式叙事手法
带你回到“了不起的盖茨比”生活的“那年夏天”

湛庐文化 出品

89.9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本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那年夏天:美国1927》。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德国叙利亚行动

英国双面间谍毒杀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中美贸易战 | 特朗普“狙击”中企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