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走出组阁危机的意大利,走不出民粹主义的泥潭

作者  世界说  2018-06-06 17:26

 

世 界 说

王 子 琛


从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危机中不断前行。在债务问题上和欧盟屡唱对台戏的希腊激左盟齐普拉斯政府最终退让,英国脱欧这一黑天鹅事件反而导致了欧洲的团结,而关于欧元区改革和欧盟一体化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息。在起初,意大利大选所制造的悬浮议会看起来只是一连串在欧盟早已“常态化”的危机的一部分——然而,两个月后,这却成为了一个看起来谁也没法走出的“意大利泥潭”。


艰难的组阁谈判:在许诺和现实之间


3月4日的意大利大选堪称近年来意大利最分裂也最愤怒的一次大选。曾经的改革派领袖伦齐率领民主党主导的中左联盟仅得到约1/5的选票和议席,贝卢斯科尼和北方联盟领袖萨韦尼的中右翼联盟则得到了37%的选票,而独立选举拒绝联盟的五星运动得票率为33%。


选后意大利议会席次分布,红色为中左联盟,黄色为五星运动,右侧蓝绿色调为中右联盟 来源:维基百科


大选结果公布的当天,北方联盟出人意料的强劲和民主党的惨败就使得意大利十年期国债利率大涨。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单独掌握议会过半席位,令执政联盟成为必需。中左联盟、中右联盟和五星运动三方之间的任何一组两两合作都足以实现议会多数、组建一个稳固的政府,可是选举之前的漫天许愿却使得面对现实的妥协变得艰难无比。

 

在三个阵营之中,五星运动在组阁阶段最为灵活。一方面,五星运动可以凭降低税率、收紧移民政策的主张和中右联盟达成一致,而五星运动对欧盟债务限制的不满、对紧缩政策的反对和对欧元的怀疑更是和北方联盟意见接近;另一方面,五星运动在环保议题、扩大底层福利诸如养老金、医疗保险和全民基本收入等立场上也完全可以和中左联盟找到共识,更何况五星运动从2017年后不断软化其对欧盟和欧元的立场,并强调自己并不是反对欧洲,而是希望欧盟的激进改革。然而,五星运动和贝卢斯科尼之间的不睦让中右联盟显得非常困难,而伦齐坚决反对民主党和五星运动的联盟,这使得意大利在超过四轮谈判后都无法实现有效的组阁联盟。


现年32岁的五星运动领导者路易吉·迪马奥(中) 来源:维基百科


在阵营间的博弈之外,阵营内部、尤其是中右联盟内部的矛盾使得新一届议会更显破碎,加大了组建内阁的难度。贝卢斯科尼被视为中右联盟的盟主,可在3月4日的选举结果中,北方联盟的得票率意外超过意大利力量党,而随着一个月后意大利法庭取消贝卢斯科尼不得担任高级行政职务的禁令,也大大加剧了中右联盟内部的分歧。

 

然而,组阁困难的深层原因是因为意大利的许多政党或联盟根本没有一个行之有效、逻辑融贯的政策纲领。由于在危机中有必要依靠欧盟,意大利的执政党不得不接受欧盟的条件和政策,这实质上限制了国内政策的实行空间。但在这种现状下,政党寻求选票时进行政策许诺的限制反而变弱了:面对来自欧盟的政策限制,他们可以将所有令民众感到不满的政策,比如紧缩、财政赤字限制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等归咎于欧盟,而用不理智乃至完全不可行的政策收买民心。


“萨韦尼当总理”,北方联盟2018年大选标语的风格与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相似 来源:北方联盟


在本次大选期间,除了继续坚持结构性经济改革和财政纪律、但支持率最低的中左翼联盟外,贝卢斯科尼的中右翼意大利力量党在政纲中提出让欧元和意大利里拉同时流通的“平行货币”主张,但并未解释这该如何实现;北方联盟倡导的单一税率政策若想保持财政平衡必须以巨额削减福利为代价,而其对欧元的怀疑态度也与意大利的主流民意相悖。至于五星运动则几乎把所有提高福利的议题统统向民众许诺,并指责他们得不到这些福利是因为欧盟的限制和约束。

 

而当民粹化的政党终于在选举中尝到甜头后,实际执政的责任就让每一个政党进退两难。虽然他们往往会尽快软化自己的立场(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在胜选后纷纷避免自己对欧盟过于激烈的攻击),可是首先做出妥协和让步很可能损害自己的政治资本。当对建制派的攻击在反建制派政党煽动下成为民意所趋,任何可能在政坛中将自身“建制化”的举动都会是危险的。于是,在这种多方困境下,意大利组阁谈判迟迟无果。


2015年的北方联盟领袖萨韦尼(中),他将在新内阁担任内政部长 来源:维基百科


“强势总统”与宪法危机?


在选举后的政治困境中,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终于决心发挥自己的作用。在意大利宪制框架下,总统并非毫无实权的国家象征,而是根据宪法92条实质承担保护意大利宪法和确保意大利对外条约可信性的职责。在马塔雷拉警告各政党如再不完成组阁谈判,就将任命一个技术官僚主持的中立内阁到年底,或者重新举行大选后,组阁谈判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 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 来源:维基百科


然而,这最终带来了最糟糕的一种结果:贝卢斯科尼松口放弃了中右联盟对北方联盟的约束,使得北方联盟能够和五星运动联合组阁。反建制派、民粹主义政党和极右翼政党走到了一起。这次仓促的联盟部分源于北方联盟和五星运动担忧贝卢斯科尼可以重回政坛,部分源于重新大选对五星运动相对不利(因为最大的得利者将会是萨韦尼的极右翼政党),也部分源于两个民粹主义力量都反对一个技术官僚领导的中立内阁。

 

然而,北方联盟和五星运动的联盟在政策上几乎是将两个政党最疯狂的政策部分组合在一起。两党都缺乏成熟稳固的政纲,组阁谈判更是无比仓促,甚至在达成联盟意图后迟迟无法决定总理人选。北方联盟不希望五星运动的领袖,年轻的政坛宠儿迪马奥出任总理,于是双方只是在5月中旬不断释放执政协议。这一执政协议包括了实行15%税率的单一税、发放全民基本收入、提高福利支出、扩大政府投资等计划。根据经济学家的统计,如果这些政策全部实施,将可能带来超过千亿欧元的债务,并必然违反欧盟对成员国提出的债务不超过GDP3%的限制。


总统马塔雷拉(左)与受命组阁的总理朱塞佩 · 孔特(右) 来源:维基百科


虽然两党软化了在欧洲问题上的立场,但仍然提出要和欧盟进行债务问题的重新谈判。直到5月18日两党发布了正式的联合执政协议,并且得到两党内部投票的支持,他们的政纲里温和化后的政策仍然违背了几乎所有欧盟和意大利国内的财政纪律。

 

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试图发挥自己的权威,并且暗示他不能接受一个可能导致意大利产生脱离欧盟或者退出欧元区风险的政府,而大量民调表明意大利主流民众反对离开欧元区,这也许是两党在欧元议题上软化的重要原因。在悬而不决的总理人选上,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虽然反对技术官僚和非民选政治家执政,但囿于彼此间的不一致,最终还是选择了毫无从政经历、甚至没有经过选举的法学教授朱塞佩·孔特。随后马塔雷拉要求孔特提出自己的组阁政策纲领,并且独立挑选阁员,以证明他相对于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两党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意大利的组阁进程似乎终于进入了正轨。


朱塞佩·孔特被提名为总理前毫无从政经历,也未经历过选举 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5月28日,刚刚在两天前被马塔雷拉授权组阁的孔特宣布放弃组阁,原因是北方联盟力推曾宣称将用财政措施迫使意大利退出欧元区的疑欧主义者保罗·萨沃纳就任财政部长。根据意大利宪法,总统有权否决部长人选,亲欧且有责任保证意大利对外条约可信性的总统马塔雷拉因此否决了萨沃纳的提名。在这一决定作出后,由于北方联盟从未以退出欧元区作为竞选的主打议题,北方联盟领袖萨韦尼的表现相对冷静,反而是领导五星运动的迪马奥公开提出弹劾马塔雷拉,并呼吁在6月2日意大利共和国建国纪念日进行大规模的游行,从而几乎引爆一场宪政危机。

 

在支持总统的一方看来,总统完美地履行了其作为意大利宪法守护者的职责,金融市场也对这一决定表现出了乐观的态度:意大利十年期国债利率应声下跌。但对于民粹主义政党来说,这无异于一场总统利用自己的特权否决了民意的“政变”。


5月29日开始意大利10年期国债利率下跌 来源:Bloomberg


如果细细考究,自然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马塔雷拉只是否决了试图采取隐秘手段推动退欧的萨沃纳,而并非反对一个五星运动-北方联盟的执政联盟。由于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都没有将退欧和欧元议题作为竞选主打议题,自然不存在否决民意的问题,反而是北方联盟试图暗度陈仓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然而,意大利焦灼的政局和对体制感到愤怒的民众却只会因为这一否决而变得更加愤怒。

 

在最近的民调中,北方联盟的支持率不断上涨,甚至隐隐有超过五星运动之势。马塔雷拉在孔特辞职后另外任命曾经的IMF高官科塔雷利组织技术官僚的中立内阁也是民粹主义支持率进一步高涨的原因。只要重新进行选举,北方联盟毫无疑问将会大胜,萨沃纳仍然可能被推为财长候选人,然后依然可能被拒绝——这似乎形成了一个死局。


总统马塔雷拉与一度被提名为总理候选人的前IMF高官科塔雷利 来源:维基百科


围绕着这位强势总统的举措,似乎一场宪法危机正在酝酿,而且看不到解决的希望。这正是意大利危机的本质所在:负责任的政党被清扫出政坛,擅长煽动民意却拒绝承担责任的政治家不断制造危机,却无法寻求到解决危机的长远方法,只是不断制定着一个个权宜之计。


悬崖勒马:危机的结束,麻烦的开始


在民意对退出欧元区的反对之下,北方联盟正在改变自己的口径,强调自己从未支持过退出欧元区。与此同时,北方联盟民调的高涨让五星运动感到惊恐,迪马奥则公开撤回了自己号召弹劾的提议,并且表示了歉意。两党都在软化自己的立场,寻求和马塔雷拉之间的妥协。

 

5月31日,迪马奥分别会见了马塔雷拉和萨韦尼,而两党同时表示可能让萨沃纳出任其他职务,并允诺会遵守欧盟的财政纪律。危机并没有蔓延:马塔雷拉在5月31日下午正式授权孔特再次组阁,引起争议的萨沃纳被任命为礼仪性的欧洲事务部长。新的财政部长特里亚对德国的高额顺差多有批评,主张通过货币宽松提振经济,但终究是大学的经济系主任且支持欧元,而新的外交部长更是被亲欧洲的技术官僚替代。


宪政危机的导火索,疑欧主义财政部长提名者保罗·萨沃纳 来源:维基百科


然而,危机的根源并没有被清扫。民粹主义依然可以把令愤怒的选民失望的这一妥协式结局归咎于马塔雷拉,欧盟或者国际资本家。他们不得不采用实用主义的政策,可他们依然可以利用选民的愤怒。没有得当的结构性改革,无法真正走出如今的经济困境,意大利政局的短暂妥协就不过是给民粹主义留下更强有力的火药。

 

具有协调性的政治、经济解决方案对意大利而言是急需的:马塔雷拉的七年任期会在2022年结束,届时民粹主义者可以推选出自己的总统。当没有这位总统的时候,如果民粹主义的力量依然强势,意大利又要依靠什么来走出政治困境呢?难道依靠又一个在选民的愤怒下上台,宣称要结束技术专家治国的状态,但是不得不在自己的内阁中把最重要的三个职位交给技术官僚的民粹主义政党?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失踪的总统》

[美] 比尔·克林顿 & 詹姆斯·帕特森 

只有总统才知道的秘密
只有克林顿才敢写的小说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

49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本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失踪的总统》。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德国叙利亚行动

英国双面间谍毒杀

中美贸易战 | 特朗普“狙击”中企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