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分析|马哈蒂尔再出山 其经济思考如何影响中马关系

作者  世界说  2018-06-06 17:26

 

世 界 说

林 非 儒

发自 马来西亚 柔佛州


出乎多数学者与分析师的预期,马来西亚反对派“希望联盟”在5月间的国会大选胜出,结束了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一直由 “国民阵线”单一阵营主政的历史。


在这次大选中落败的前总理纳吉布,原为马哈蒂尔门生;但纳吉布在2012年第二度当选总理后,与马哈蒂尔渐行渐远。在经济发展理论上的分歧,是主因之一。在马哈蒂尔看来,纳吉布放弃了进口替代这一后发国家工业化的“良方”,积极拥抱新自由主义,背叛了马来西亚长久以来坚持的日本、韩国式的工业化道路。


因此,马哈蒂尔主政后,势将重新审视马来西亚的国家经济方针。而这又将给区域国家─包括中国,带来哪些影响?


纳吉布从2009年起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后,短短数年间便深陷腐败丑闻,国内经济也面临增速下滑的压力。为支撑本国经济,纳吉布在第二个任期内开始向”一带一路”倡议靠拢,并积极引进中国的资本和劳动力。这也是中资的强势身影,成为此次大选中的朝野争辩主题之一。


中国对马来西亚的投资从2012年开始猛增,于2016年达到顶峰,同年中国也成为马来西亚制造业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并连续多年成为马来西亚工程施工总承包最主要的合作方。


不过,受到中国政府近年来收紧对外投资监管政策的直接影响,2017年中国对马来西亚直接投资流量骤降至23.6亿美元,但仍占马来西亚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7%,在投资来源国中排名第七。


2003-2017年 中国对马来西亚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流量 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  制图:财新世界说


然而,作为纳吉布的政治教父,马哈蒂尔却认为,纳吉布一系列重大政策,背离了自己倡导的政治路线和他对马来西亚发展的预期。


在纳吉布的执政期间,马来西亚贪腐问题日益严重,通货膨胀的压力和收入增长趋缓,让民众怨声载道。尽管2017年马来西亚的GDP增长达5.9%,但通胀率高达3.8%,也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3月,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祖索指出,马国青年失业率达到12.4%。


马哈蒂尔眼看自己当权时提出的“2020愿景”难以实现,纳吉布又热衷于收揽权柄;再加上马哈蒂尔的儿子穆克里仕途受阻,2016年2月,马哈蒂尔愤而退党,离开自己曾长期领导的国民阵线。


作为一个典型的民族主义者,马哈蒂尔认为,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神圣不可侵犯,这也是他积极倡导“亚洲价值”的思想根源。在他眼里,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弱小的发展中国家,不论依附于哪一个大国,都意味着会在一定程度上牺牲自主权。


在上世纪亚洲政治强人辈出的年代,许多东南亚国家领导人认识到,只有推动东南亚地区的一体化,各国才有可能以最小的代价保障国家主权,并与其他大国周旋。于是,一个缺乏实质领导者的东盟,就在这种背景下诞生。虽然东盟成立的时间点带有亲美的冷战背景,但东盟也不可能彻底依附于任何大国。在此背景下,马哈蒂尔成为东盟的积极拥护者。


1982年初,马哈蒂尔便公开主张马来西亚要向日本和韩国学习。在执政之初,马哈蒂尔治下的马来西亚政府,便确立了进口替代、产业政策和出口导向型经济相结合的经济战略。因此,在马哈蒂尔的执政生涯中,他的经济政策,均表现出浓厚的新重商主义或经济民族主义的色彩。


1983年,马来西亚设立国营汽车厂普腾(Proton),并提高汽车进口关税。而到2017年,亏损连连的普腾汽车,已被中国的吉利控股集团收购了49%股份。但纵观马哈蒂尔执政时期,马来西亚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平均每年名义GDP增速高达9.5%,实际GDP增速达5.9%,工业实力不断增强。


即便身处于亚洲金融危机的风暴口,马哈蒂尔依旧不改其经济政策原则,拒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带有新自由主义色彩的救助方案,最终使马来西亚经济免于应着陆。也正是因为其坚持己见、挑战国际压力所获得的成功经济成果,马哈蒂尔在2003年卸任总理后,仍在国民阵线中的主要政党“巫统”和马来西亚民间拥有颇高声望。这也成为他日后合纵连横,东山再起的基础。


反对联盟与强人的汇流


2008年国会大选后,为了抗击执政联盟,在野阵营中以马来人作为主要支持者的人民公正党,和以华人作为主要支持者的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教政党泛马回教党(今改称伊斯兰党)组建了“人民联盟”。


在该年大选中,“人民联盟”三党在国会赢得了82个议席,打破国阵过去在国会长期拥有超过三分之二议席、垄断修宪权力的局面。而在2013年大选中,马来西亚前副总理安瓦尔领导的人民联盟更是获得了过半的50.83%得票率, 但由于选区的不公平划分方式,使得人民联盟仅获得89个议席,普选票较少的执政联盟却获得133个议席。


2013大选结果与2018年选前政党形式 制图:林非儒


此后,赢得普选票多数却输掉大选的人民联盟,便连二连三地遭遇打击。


2015年2月10日,安瓦尔被控“鸡奸”罪名成立,入狱服刑五年。两天后,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逝世,导致早已激进化的伊斯兰党出走。人民联盟的领袖中,安瓦尔的妻子旺阿芝莎虽然德高望重,但手段和魄力远不及其夫。华裔的林吉祥虽然曾为民主行动党开疆拓土,但毕竟年迈,且在马来族裔为主的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中没有足够的威望,无法统御反对联盟。反对联盟一度群龙无首。


在国民阵线方面,2013年再次赢得大选,给了纳吉布足够的自信。自2009年担任总理以来,纳吉布任人唯亲的倾向越演越烈。马哈蒂尔因而频频在博客或媒体上攻击纳吉布。终于,纳吉布忍无可忍,于2016年设法免去了马哈蒂尔儿子作为穆克里吉打州州务大臣的职务,并将他逐出巫统,马哈蒂尔和纳吉布两人矛盾全面爆发。


马哈蒂尔与纳吉布的人物关系 制图:林非儒


马哈蒂尔从国阵倒戈,加盟在野阵营,是已重组与更名为“希望联盟”的反对党联盟在2018年大选中获胜的关键因素。虽然反对联盟的根基实力足以与国民阵线对抗,但毕竟过去数年间在野政治人物频频受挫,士气大不如前。马哈蒂尔则凭借着高超的政治手腕,以及他在乡区垦殖民区的巨大影响力,最终,终结了巫统61年的执政地位。


“变天”下的中资命运


马来西亚的“变天”令许多在马中资企业措手不及。在选举期间,马哈蒂尔不仅多次批评某些中资企业;在竞选期间还公开宣称要加强对中资项目的审查。而多数在马中企也未预料到马来西亚会发生政党轮替。


以马哈蒂尔为代表的希望联盟在与国民阵线的舆论拉锯中,一向认为,来自中国的投资一方面促进了马来西亚的经济和本地就业,但也加剧了马来西亚的债务负担。在新政府看来,纳吉布执政时期对中国企业的“过分欢迎”,使马国在多个大项目启动后负债过重,甚至有威胁马来西亚自主权之虞;希望联盟还认为,一些投资对经济发展的效益,或也是弊大于利。


2009年,纳吉布甫一上任,马来西亚的联邦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便上升了27.8%,高达50.84%。国家外债占GDP的比例也激增,从纳吉布2009年上台伊始的57.4%增至65.3%。


当时的反对联盟批评纳吉布,如此高昂的政府债务,对一个发展中国家实在难以承受。如果再审视马来西亚私人部门高企的债务水平(2015年,马来西亚家庭债务高达GDP的88%),希望联盟的担忧不无道理。


国民的高家庭债务和联邦政府债务,使得马来西亚银行体系的资本缓冲能力下降;而经济基本面的恶化,又造成了企业利润和资产质量的下滑,导致不良贷款增加,金融风险发生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剧。


数据来源:EIU 制图:财新世界说


虽然有许多观察者在选后指出,对希望联盟在野期间抨击中资企业的竞选语言不用过度解读,因为马来西亚与中国经济联系紧密,新政府真正执政以后,仍会理性评估和协调利益。


但也必须看到,这一届政府在经济发展理念上,将迥异于纳吉布政府。马哈蒂尔是一位李斯特国家经济学派的信徒,认为政府应该积极介入经济。因此,至少在马哈蒂尔所承诺的“将担任总理一到两年才交棒”之前,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将受其经济哲学影响。新政府不会如纳吉布政府那样更看重短期利益和政绩,而倾向从更长远的角度,规划马来西亚的现代化和工业化发展路径。


冷战曾给予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等后发经济体独一无二的崛起条件——美国则单方面向他们开放巨大市场,以交换政治和军事利益。而冷战结束后的二十余年里,马哈蒂尔亦深知,惟有“一带一路”所创造的巨大市场空间,才能给予马来西亚等发展中国家足够的发展机遇,对此马哈蒂尔也曾有所表态。


关键在于,马来西亚将如何调整其经济政策,在控制国家债务水平、审慎评估包括中资在内的外资项目等选举承诺,和借助 “一带一路”以实现经济增长和工业发展的愿望之间取得平衡,仍须过去未料想到马来西亚“变天”的在马中资企业转变思路、密切研究。


(作者为海国图智研究院国际政策分析师)


END

 
 


 责任编辑 | 余佩桦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假如真有时光机》

[日] 村上春树 著

在焦虑的时代,像村上一样享受人生

发现一个温暖有趣的世界


南海出版公司|新经典文化 出版

49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本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假如真有时光机》。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德国叙利亚行动

英国双面间谍毒杀

中美贸易战 | 特朗普“狙击”中企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