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梅德韦杰夫还是总理,但普京的大管家已不是他

作者  世界说  2018-06-06 17:25

 

世 界 说

路 尘


5月7日,刚刚结束自己第四次就职典礼的普京向国家杜马递交了自己下一届政府的总理提名人选。谜底几十分钟后即告揭晓——他再一次选择了梅德韦杰夫。

 

5月8日梅德韦杰夫在总理就职仪式上 来源:维基百科


5月15日,梅德韦杰夫提交了一份政府机构改革方案,将副总理人数增加到了10个,18日,新一届俄罗斯政府成员名单正式公布。至此,几乎可以用“毫无悬念”来概括全部过程的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终于正式落下了帷幕。

 

下一个六年,普京还是那个普京,梅德韦杰夫也还是那个梅德韦杰夫。俄罗斯还会继续是那个俄罗斯吗?


同一个总统,同一个总理


与再次提名梅德韦杰夫同天,普京签署了一系列关于俄罗斯国家与社会未来发展目标的总统令——在俄罗斯国内,这些在总统就职日当天公布的关于发展目标的政令被统称为“五月政令”,它们不仅是总统对于国家和民众做出的承诺,也将是新一届政府的任务清单与行动指南。梅德韦杰夫在8日表态称,尽管任务并不容易,但“有信心完成”。

 

近五年卢布对美元汇率 来源:XE


迎接他的是各界怀疑甚至嘲笑的目光。六年前普京的上一份“五月政令”绝大多数都已沦为一纸空文,尽管总理本人将过去六年政府的工作描述为大体上取得了胜利,俄罗斯经济“在艰难的外部环境下依然实现了增长“,但俄罗斯媒体立即指出,从2012年到2017年的五年间,尽管俄罗斯经济的确实现了5%的增长,但同期世界平均经济增幅为17.7%。

 

过去五年里,俄罗斯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已从2.3%下降到了1.7%,卢布汇率腰斩,财政赤字——特别是非能源部门的财政赤字——已持续五年,地方负债率持续走高,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缩水。尽管大部分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外部因素,但对于以经济和民生议题为主要工作重心的俄罗斯政府,这样的答卷很难说使人满意。

 

与经过十八年执政以后地位已经无可取代的普京不同,无论是普梅之间的“二人转”,还是作为前总统的梅德韦杰夫本人,其政治前景都远非确定无疑。就任总理的这几年,梅德韦杰夫在全俄政治家受欢迎程度排名中稳居末尾,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个人威望可言。

 

2016年10月,经济发展部部长乌柳卡耶夫因为堪称古怪的理由在任上被捕,梅德韦杰夫的反对丝毫未能阻止事态发展。2017年3月,对梅德韦杰夫的腐败指控成了反对派动员支持者的最重要口号,4月开始,俄罗斯共产党也在杜马发动了对总理的公开攻击。过去几年来“换总理”的传闻从未真正消失,而到今年二月,寡头马戈梅多夫兄弟的突然被捕更加成了梅德韦杰夫地位不稳的典型表征——马戈梅多夫同俄罗斯政界高层来往频繁,尤其是与梅系人马关系匪浅。

 

普京(右)选择梅德韦杰夫(左)也许是出于政治思维而非效率逻辑 来源:维基百科


但普京终究再一次选择了梅德韦杰夫。这或许是对于信任的另一次承诺,或许是对于上一届政府工作的肯定,还有一些人相信,左右总理人选的并非经济或效率逻辑,而是政治思维,因此,梅德韦杰夫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弱势。


没有库德林的库德林政府


在这种情况下组织起来的新一届梅德韦杰夫内阁一经公布,就获得了“没有一张新面孔”的普遍评价,但事实上,事情还有另一种解读方式——新一届政府内阁名单当中,财政部部长安东·西卢阿诺夫取代了伊戈尔·舒瓦洛夫,兼任主管金融经济的第一副总理,与此同时,分管社会政策的副总理职务则交付给了原审计局局长塔季扬娜·格里科娃。考虑到两个人都曾长期担任前财长阿列克谢·库德林的副手,思路与立场又极其相近,本届政府内阁已经被不少人戏称为“没有库德林的库德林政府”。

 

时任俄总理普京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阿列克谢·库德林(右) 来源:俄政府官网


自2011年与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爆发当面冲突并一怒辞职以来,阿列克谢·库德林的未来安排几乎成了俄罗斯政治中的一个永恒悬念。作为俄罗斯国家财政多年来的掌舵人,与普京私交不浅的库德林被许多人看作完美的总理人选,一个随时可能取代梅德韦杰夫的替代选项——自2012年起,有关库德林回归的传闻始终不绝,最喜欢挑动这一猜测的人很有可能正是普京本人。

 

而与西卢阿诺夫及格里科娃的晋升相应的,则是原本负责能源、工程及社会政策的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的出局。德沃尔科维奇长期被视为梅德韦杰夫的左右手,但近年来多次遭到过普京的斥责,特别是在能源政策方面与普京身在能源国企的老朋友们颇多抵触。他的最终离开在许多人眼中并不值得意外,但在另一方面,这种并不出人意料的变化又进一步印证了梅德韦杰夫“跛脚鸭”的既有形象——从1997年的切尔诺梅尔金,到2007年的弗拉德科夫,俄罗斯并非没有过弱总理强副总理的先例,尽管比起库德林,西卢阿诺夫的分量有所减弱,但他与十年前库德林一模一样、甚至更高的职务设置,对于评论界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普京与时任俄财政部长安东·西卢阿诺夫(右) 来源:俄罗斯总统府


5月11日,库德林本人也表示接受“统一俄罗斯党”议员的邀请,准备从格里科娃手中接任统计局局长——这意味着,在从副总理任上辞职七年以后,库德林正式回归到了俄罗斯政府体制之内,而另一方面,与此前的传闻相反,库德林在经济路线方面的主要政敌、现任总统助理别洛乌索夫没有获得任何任命。

 

库德林在立场上倾向开放和自由市场,在经济政策上则偏向紧缩和稳健,无论在哪个方面都与2012年以后的俄罗斯政府南辕北辙。自离开政府以后,库德林对现行政府政策颇多批评,到最近几年,几乎已经成了俄罗斯所有可能的经济改革(或许也包括政治改革)的代名词。今年3月,库德林在一次与普京的正式会谈后公布了一份题为《2018-2024国家发展战略》的纲领性文件,两个月以后,其中的不少内容原封不动地出现在了普京签署的最新一次“五月政令”当中,此事不可避免地被解读成了一个有关俄罗斯未来政策方向的重要信号。

 

然而即使如此,库德林依然不是总理,从某种角度来说,正是这一点将问题悬念推高到了新的层次——普京已经进入自己的第四任期,此刻的俄罗斯距离改革还有多远?


无人期待的改革


5月8日,梅德韦杰夫透露政府将在“近期”完成提高退休年龄的改革工作。尽管出面宣布的仍是梅德韦杰夫,但对它的真正作者不存在任何争议,这是库德林改革方案中的标志性举措之一。在各种政策意向都仍不明朗的此刻,这唯一的明确信号成了新政府上任的第一把火。

 

看上去,现在的确是推动变革的良机——今年3月,普京刚刚以创纪录的得票率第四次当选俄罗斯总统,5月初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俄罗斯民众中反对改革的比例不到总数的2%,支持者则达到了80%以上。另一方面,俄罗斯养老金系统正面临着可能是苏联解体以来的最大一次财政危机。

 

2017年俄罗斯人口年龄分布图 最迟2036年俄罗斯养老金领取人数将达劳动人口两倍以上 来源:维基百科


从2018年1月1日起,在库德林就任财长期间用石油红利建立起来的俄罗斯国家储备基金已正式宣告耗尽,2014年开始为应对赤字而实行的养老金截留措施则延期到了2020年。未来如何弥补这六年造成的资金缺口仍不明朗,而按照人口学估算,最迟到2036年,俄罗斯养老金领取人数将达到劳动力人数的两倍以上。2016年8月,梅德韦杰夫曾在克里米亚老年人面前说出过“没钱了,你们坚持一下”,2018年,这句话不但没有过时,甚至还在新的现实条件下显现出了新的迫切性。

 

无论是民意,还是现实,一切迹象都表明变革迫在眉睫,但事情并不如看上去这样顺理成章。尽管几乎所有俄罗斯人都期待着一些经济方面的变革,但他们所希望的是收入和福利水平的上涨,而非相反。库德林的确在他的《战略发展目标》中承诺过俄罗斯人可以通过提高退休年龄来获得高达三分之一的养老金增幅,但即使绕过俄罗斯男性只略高于60岁的平均预期寿命不谈,也已有俄方专家尖锐地指出,对于这一承诺“没有人能回答钱从哪里来”。

 

与此同时,对于当局的改革决心,就连最乐观的观察者也抱持着一种谨慎的观望态度。普京并非第一次流露出意图改革的迹象,过去近二十年来,已有至少三次大张旗鼓的经济改革议程最终不了了之,其中最近的一次改革宣言甚至是以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的名义发布的。对于国企、垄断经营以及强力部门成员利益的偏好几乎已经成了普京时代经济政策的最重要标签,正是这些因素导致了此前数次改革计划的流产。而就在普京本次“五月政令”的下半部分,普京再一次以他熟悉的方式宣布了数个用以实现目标的“国家项目”——这些项目的直接受益人仍是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从罗滕伯格到切梅佐夫。

 

由于财政压力,俄罗斯军费已经持续两年下降 来源:俄政府网站


过去几年里,库德林本人曾不止一次地对媒体坦承,如果没有政治改革作为前提,经济改革在今天的俄罗斯并无太多实际意义,但无论是普京的五月政令,还是库德林的国家发展计划,如今都对政治改革问题保持了沉默。由于财政压力,俄罗斯军费已经持续两年出现下降,但这究竟是主观愿望的结果,还是客观条件所限,只怕目前仍难断言。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在上帝之城与魔鬼共舞:危机中的里约热内卢》

[美] 朱莉安娜·芭芭莎 著


万花筒般的城市纪实,

包罗万象的巴西/里约之书


山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

68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本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在上帝之城与魔鬼共舞:危机中的里约热内卢》。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朝韩首脑会晤

德国叙利亚行动

俄罗斯大选特稿

英国双面间谍毒杀

火与怒 | 伊朗反体制观察

老总统穆加 | 洛杉矶流浪者

卡塔尔与隼 | 黎巴嫩“闪辞”总理

中美贸易战 | 特朗普“狙击”中企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