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沙特版改革开放是怎样处理宗教保守势力的?

作者  世界说  2018-06-05 18:50

 

世 界 说

 喻 晓 璇 

4月18日,沙特阿拉伯迎来的不仅有熟悉的也门胡塞武装从南部射来的导弹,还有从西方远道而来参加利雅得时装周的一支模特和记者队伍。这场原定于3月25日举办的时装周,由于前期准备不充分、嘉宾未能及时获得签证、门票出售不佳,再加上天气情况恶劣而两度延期,险些沦为一场时尚界的闹剧。

 

虽然时装周严格规定仅限女性参加且不得有外部摄影师进入,但对于人们印象中黑袍裹身、蒙面示人的沙特妇女来说,这已是几十年来罕见的自由之风。T台上模特裙裾飞扬,T台下时髦的穆斯林女性们合影甚欢,去年因关押一众沙特王宫贵族而闻名的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如今成了伊斯兰世界的时尚圣地。

 

 4月18日,沙特首家商业电影院举行开幕仪式,拿着爆米花的观众举起手机自拍 来源:视觉中国

这个以保守著称的王国从去年起不断释放出走向开放的讯息,先是允许女性驾车,之后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观看赛事,还开建歌剧院,举办第一次女子自行车赛、第一场演唱会……不久前,第一家影院也隆重开业。时隔近40年,沙特公映的第一部影片是漫威出品的《黑豹》。影片中,主人公特查拉宣布要对靠资源崛起却与世隔绝的国家瓦坎达实施全面开放政策,对于渴求变革的石油王国来说,这像是一个精心选择的隐喻。


32岁王储,行走的人形广告牌


比起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社会变革,更引人注目的是这一系列变革背后的掌舵者——32岁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或许是急于改变美国对这个王国“只会输出石油和恐怖分子”的刻板印象,在3月19日起为期三周的访美之旅中,王储脱去头巾和长袍,成为了第一个穿西装出席外交场合的沙特政要。

 

这个“不安定的”年轻人,四处奔走为沙特进行着公关和外联。他为一个名叫“索非亚”的女性机器人注册了沙特国籍,还让她在世界各地接受采访。在闪光灯下西装革履而非阿拉伯大袍的他,也活脱像是一张行走的沙特广告牌。

 

 沙特王储身着西装,与美国国务卿克里会面 来源:美国国务院

王储行事高调,但几乎没人质疑他的魄力。在接替自己叔父成为王储后的短短11个月中,他先是颁布了“2030愿景(Vision 2030)”,随后策划了卡塔尔断交事件,又火速接管起王国的内政和经济,成为萨勒曼国王背后真正的掌权者。在这个政府腐败系数与办事效率严重成反比的国家,他自称在伊尔伽宫(Iragah Palace)领导着一群“工作狂”下属,他的iPad里存着各个部门要达成的KPI数据,落实不了就要问责,很多部长都被炒了鱿鱼。

 

这一切都比不上去年11月雷厉开展的反腐行动为他带来的政治资本之大。吊诡的是,这场不透明的反腐行动中充斥着部落家长制的原始思维,被清洗的权贵中似乎只有手握军权的前国王之子、国民卫队司令穆塔卜·本·阿卜杜拉(Mutaib bin Abdullah)可对王权形成实质性的威胁。殃及更多的则是商界富豪,“中东首富”瓦利德(Al Waleed bin Talal)首当其冲。当问及反腐成果,王储毫不避讳地公布,缴获的“赃款”数额达1000亿美元。而这背后的更真实目的也愈发明显:充实国库,注入改革资本。


 在反腐行动中被捕的瓦利德王子获释后接受采访 来源:视觉中国

王储此次访美目的,除了外界推测的进行有关伊朗、也门等现实外交问题的磋商,更重要的是为其“2030愿景”大业寻觅资金。当然,特朗普早就对王储领导的改革拍手称好,但问题在于他的手下是否愿意给面子。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王储访美不仅会见了媒体巨擘布隆伯格、默多克,还会见了商界大亨比尔·盖茨、马斯克,甚至以特朗普女婿库什纳为代表的犹太极右翼人士。对于沙特来说,塑造温和而开放的新形象固然重要,但更为实际的是,如何为这个迫切需要注入经济活力的王国招商引资。


 3月20日特朗普会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来源:视觉中国

后石油时代,沙特经济的自我救赎


1932年宣告统一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在其开国仅五年后就发现第一块油田,从此它的命运被永远改写。这或许是安拉对这个“幸福”(注:“沙特”的阿拉伯语词根有“幸福”之意)国度的馈赠,但也是悬在这个年轻国家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二战后,沙特政府在同美国石油垄断资本的抗争中逐步将阿美石油收归所有,70年代,伴随着石油价格暴涨,沙特实现了石油工业的真正勃兴。但这种依靠石油暴富而迅速展开的工业化,却因产业单一、大量依靠外籍劳工而加剧了对世界经济体系的依赖。

 

 沙特利雅得的贫民窟 来源:twitter

80年代末,凭借高油价、高收入和高福利维持的沙特经济已经开始陷入停滞。这个看似富裕的石油之邦中的百姓的生活并不如想象中如意。沙特2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大学毕业生和适龄劳动力的失业率常年居高不下。利雅得南部穷人聚集的贫民窟,距离豪华购物中心之有几公里之遥。


石油价格是衡量沙特财政收入的生命线。过去几年内,油价由120美元迅速跌至50美元,虽然在沙特和俄罗斯牵头签署的石油减产协议生效后有所上涨,但再也无法涨破80美元的天花板。沙特已经不能靠石油保证稳定的财政收入,2017年沙特财政赤字达2300亿里亚尔(合613.14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9%。

 

现实的危机是,这个国家可能并不会因石油资源枯竭而陷入危机,而是由于世界不再需要石油而衰颓。曾经高度依赖沙特油气进口的美国已经开始出口页岩油和石油,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国家对石油的需求几乎都稳中有降。此外从2016年起,俄罗斯已经取代沙特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今年4月初,沙特宣布石油溢价后,立即传出中石化5月将对沙特原油进口削减40%的消息,数天后又有报道称中石化将在6月至7月持续减少沙特原油进口。


阿美石油总部核心区域 来源:Eagleamn

这种局面下,摆脱单一经济结构、转型到资本金融市场进行融资,对于沙特来说已是必须。2014年,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宣布获得独立投资国内外企业的特许权利,2015年王储接管公共投资基金后,不仅先后投资了Uber、Magic Leap等科技公司,还大力投资本国新兴产业,其中包括打开娱乐业的电影院线,也包括振兴旅游业的“红海计划”基础设施建设。此外,2016年沙特已经宣布首次发售国债,2017年又宣布将推动阿美石油上市并出售其5%的股份。这家估值2万亿美元巨型公司的上市,成了沙特后续改革能否成功进行的关键。


解救“被绑架”的伊斯兰?


大步伐的社会改革无疑会招致保守派的非议,也引发外界对沙特内部稳定的担忧。2017年,沙特大穆夫提(注:宗教领袖)表示,电影院会播放“无耻而不道德”的内容,且会给青年男女制造独处机会。但如今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已很少能激起人们的讨论,特别是在王储已经将这种宗教实践定义为“绑架伊斯兰”之后。


△  利雅得时装周上,模特(右)身穿印有“我们是一个王国”字样的T恤 来源:twitter

 

意识形态是沙特用来稳固统治的最重要手段,瓦哈比和沙特王室的结合,在历史上有很大必然性。但同时,沙特王室对瓦哈比的性质也很清醒,因此致力于将瓦哈比派官僚化,让谢赫家族等内志乌里玛(注:权威伊斯兰教教法学者)家族世袭宗教领导权,只为沙特王权提供宗教合法性。

 

宗教学者对于教义过于弹性的解释,或许是其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最佳证明。他们虽以电影引发道德堕落为名关闭了沙特境内所有的影院,却对控制沙特经济命脉的阿美石油公司熟视无睹。阿美石油总部不仅设有电影院,女性也可以在那里自由驾驶。

构成沙特人口70%以上的是比王储年纪还小的年轻人,宗教的外衣已经无法让年轻一代对动摇社会根基的腐败视而不见,特别是当这一代成为了网络原住民时。2009年,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遭遇洪灾,一百二十余人死亡,两万两千人无家可归,八千户住房被毁。沙特年轻人冲上脸书和推特的舆论阵地,批评官商勾结侵吞排洪建设用款。一名愤怒的青年甚至将沙特国徽中棕榈树上交错着象征着守卫圣地的两把剑,改成了水桶上交错着两支拖把。


△  2018年沙特动漫展海报 来源:twitter

当宗教的合法性岌岌可危,那些为了安抚宗教保守人士而存在的保守政策也必然淡出社会。事实上,在互联网普及率极高的沙特,并不是无法看秀、看电影、听演唱会。人们也大可以飞到巴林、迪拜甚至更远的欧洲去享受。在这个时候解禁娱乐业,一方面是“回归温和的伊斯兰”,营造开放的文化氛围,为后续改革开路;另一方面则是开辟文化产业,解放单一石油经济,将国民在境外的消费支出带回国内,与此同时,创造出源源不断的就业机会。

 

在女性赋权方面,2017年沙特官方的所作所为确实值得喝彩。但对于这个财政吃紧的国家,“女权”目前似乎还只是奢侈品,女性地位的改变更多是沙特经济上的必须。取消对女性的诸多限制,不仅是在解救“被绑架”的伊斯兰,也是在解救常年被外籍劳工群体“绑架”的劳动力市场。引入时尚产业也出于同样的考虑,早在2015年沙特便设立了中小企业总署,鼓励创业,特别是女性创业,力图扩大包括时尚产业在内的中小企业对经济的贡献,并计划在2030年实现2万亿里亚尔的突破。

 

 沙特举办该国史上首个女性专属的演唱会,演唱会嘉宾为黎巴嫩的女高音歌手Hiba Tawaji 来源:twitter

2017年11月,王储下令将宗教警察划归内政部管理,收回其曾经滥用的调查、逮捕和审讯权。面对颠覆性的社会变革,权力被削弱的宗教人士虽然颇有微词,也只能对政治领导人的决定言听计从。毕竟,在持续半年的冠名“反腐”的清洗行动后,沙特的内政、外交、军权都严密控制在萨勒曼家族手中,即使是以宗教的名义撼动,也已不是一件易事。


“只有死亡”能让改革回头


目前,沙特改革的一些阵痛已经开始显现。“2030愿景”颁布数月后,政府切断了国有企业的高福利待遇,但此举并未达到刺激企业自食其力的效果,反倒促使得不到补贴的公司大规模裁员,这与王储促进就业率增长的承诺背道而驰。短期来看,娱乐业、旅游业这些新兴产业的规划也还停留在纸面,无法有效拉动沙特的经济增长。

 

对于一个拥有三千二百万人口的国家来说,改革并非一日之计,需要全面配套的措施。继去年的大规模反腐后,政治改革已经在稳步推进,虽然目前来看经济上的收效甚微,但文化上的改变初见端倪。阿美石油刚刚任命了首位女性高管,利雅得街头开始零星出现不戴头巾的沙特女子,日渐丰富的艺术活动也开始打破伊斯兰“偶像崇拜”的禁忌。

 

 沙特王储宣布将建设一座名叫“NOEM”的现代化新城,并称这座新城将成为“全球追梦者之地” 来源:视觉中国

卷入去年反腐风波的图尔基亲王(Turki bin Abdullah Al Saud)曾在公开场合说道:“我们在暗室中关了二十年,现在可以看见色彩了。我不要酒精,我也不要电影院,但我要一个宽容、有色彩、有朝气的沙特阿拉伯。”

 

在阿美石油上市前,王储还要在伊尔伽宫的办公室里度过许多个忙碌的夜晚。对于他而言,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宽容、有色彩、有朝气的沙特阿拉伯,更是一个独立、有效率、可持续的沙特阿拉伯。虽然沙特是典型的“食利国家”,一旦油价上涨,改革或将失去动力。但比起眼下的利益,这位沙特王权准继承者更看重的,是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大计。不少沙特学者都认为,这个国家的成败都在此一举,摆在王储面前的,是没有退路的选择。


正如美国电视节目《60分钟》里,主持人Norah O’Donnell与王储的一问一答:

 

“会有什么阻止你吗?”

“只有死亡。”



(本文部分观点基于对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副院长刘欣路教授的采访,部分内容参考Karen Elliott House所著《On Saudi Arabia: Its People, Past, Religion, Fault Lines--and Future》)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管理美元:广场协议和人民币的天命》

[日] 船桥洋一 著

重现经济决策背后的大国博弈

启示人民币的未来之路

中信出版社 出版

66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本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管理美元:广场协议和人民币的天命》。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朝韩首脑会晤

德国叙利亚行动

俄罗斯大选特稿

英国双面间谍毒杀

火与怒 | 伊朗反体制观察

老总统穆加 | 洛杉矶流浪者

卡塔尔与隼 | 黎巴嫩“闪辞”总理

中美贸易战 | 特朗普“狙击”中企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