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25年了,意大利人怎么还信贝卢斯科尼?

徐一彤  世界说  2018-04-03 18:51

世 界 说

徐 一 彤

 

11个政党在选举中角逐政权会是怎样一种景象?在本周末的意大利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3月4日,意大利将举行大选,选举议会众参两院议员,目前主导现政府的民主党与在野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分别和多个政党结成联盟,形成总计10个政党参与的左右两大阵营,与民粹疑欧主义政党五星运动(Movimento 5 Stelle)展开竞争。根据最新民调显示,领先的三大阵营支持率都在30%左右,外加上2017年《选举法》改革与政党间合纵连横带来的变数,令本次大选的结果极难预测。

 

△ 贝卢斯科尼和联盟党领袖萨尔韦尼(右)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政坛的未来对整个欧洲的前景将有潜在影响。但与意大利本国的命运相比,媒体更关心的反而是一个81岁传媒大亨的踪影——前AC米兰俱乐部主席、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损友,丑闻缠身的前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在下台7年后,又以“造王者”的身份回来了。

 

蹒跚的巨人:经济与政治的慢性危机

 

根据经济合作组织(OECD)数据,截止2016年意大利国民生产总值(GDP)为2.36万亿美元、人均GDP达到38370美元,在欧元区国家中仅次于德国与法国位列第三。但在另一方面,意大利高达11.7%的总失业率在欧元区也位列第三,仅次于希腊和西班牙,而意大利政府的负债已达GDP的155%,位列欧元区第二,其中超过40%为国外投资者持有。在庞大的总量与发达的生产率表象之下,意大利经济的真实状况更像一个蹒跚的巨人。

 

△ 意大利58.3%的失业者已失业超12个月,在欧元区仅次于希腊 来源:OECD

 

困扰意大利的债务问题对欧元区与国际金融市场而言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隐患。一方面,高企的政府债务令意大利政府不得不支付相当于GDP总值3.7%的巨额利息,对政府财政造成压力。另一方面,意大利银行业也深受坏账问题困扰,在银行坏账问题最严重的2017年第一季度,意大利银行业持有的不良贷款(non-performing loans)一度突破2000亿欧元关口,相当于欧元区不良贷款总额的五分之一。2016年第三季度,意大利第三大银行、号称全世界最古老的锡耶纳银行坏账率曾超过30%,引发市场对于意大利爆发信贷危机并波及整个欧元区的担忧。

 

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多次警告意大利方面尽快处理坏账问题,但意大利央行认为本国银行系统局面总体可控,突发性危机的风险并不存在,且处理坏账仍需要时间。

 

△ 在一档电视节目上,贝卢斯科尼与刚选出的意大利小姐 来源:电讯报

 

国际投资者对意大利经济的担忧在于债务,而选民对意大利经济的关切在于失业。根据OECD数据显示,2016年意大利长期失业人口(即连续12个月以上处在失业状态)达到总失业人口的58.3%,自主雇佣率也高达23.9%,在欧元区仅次于希腊。截止2017年11月,意大利青年失业率为32.7%,位列欧元区第三;而根据欧盟委员会2017年发布的《欧洲雇佣与社会发展报告》,有超过15%的意大利青壮年在非正规合同下工作,且30岁以下劳动者的平均收入比60岁以上人群低60%。这意味着超过一半的意大利年轻人陷入了不稳定乃至无收入的经济处境。

 

经济上的走投无路激发了年青一代意大利人对传统政党政治的绝望情绪。自2009年欧债危机以来,意大利在九年间共迎来五届政府,无论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翼联合政府、民主党主持的中左翼联合政府还是由非民选政治家组成的技术官僚内阁,意大利传统政治光谱上的解决方案都无法令选民满意。

 

△ “五星运动”创始人毕普·格里洛 来源:维基百科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民粹主义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快速崛起,在2013年大选中赢得约四分之一的选票,并在本次大选民调中位列第一。“五星运动”由喜剧演员毕普·格里洛(Beppe Grillo)创立于2009年10月,初衷是一场坚决与传统政党和职业政治家对抗的激进主义运动。“五星运动”主张直接民主,反对资本主义增长方式,对欧洲一体化和欧元区强烈不满,2017年9月接替创始人格里洛的新任领导者路易吉·迪·梅约(Luigi Di Maio)一度在12月承诺在当选后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退出欧元区,但在今年1月改口。“五星运动”对移民问题态度强硬,号召“彻底杜绝地中海上的搭便车服务”,这也为其赢得了大量支持。

 

与欧美其他民粹主义政党主要依赖教育与经济水平较低人群的特征不同,“五星运动”在除中老年以外的几乎所有年龄段和阶层都占据民意优势,在工人、中产阶级、自由职业者、失业者与家庭主妇等多个人群的支持率都高于其他政党,其所传达的反建制信息得到了广泛的呼应。

 

△ 意大利大选投票意向民意调查图 译者:刘令溪 来源:欧罗万象 

 

合纵连横:选举制度的凶险博弈

 

“五星运动”的快速崛起动摇了意大利传统的政治版图,但意大利政坛从来不欣赏孤胆英雄。意大利战后的政党政治素来以碎片化著称,自1953年起从未有一个政党能在议会占据过半议席,每一届政府的权力都必须以多个政党间的联盟为基础。作为一个坚决的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直到大选前夕始终坚持不与任何传统政党结盟,左右翼两大竞选联盟也都拒绝与其合作,这无疑令每一场大选都成为豪赌。

 

但如果根据意大利之前的选举规则,“五星运动”未尝不能对执政权发起挑战。根据2015年修订的《选举法》,意大利的众议院选举采用一种改良的两轮比例代表制,若第一轮中得票最多的政党得票率超过40%则自动获得630席中的340席(相当于54%),掌握足以稳定执政的绝对多数,若没有则由两个最大党进行第二轮投票,胜出者也将自动获得340席,其余政党则根据各选区第一轮得票率分配剩余席位。在这一规则下,作为时任中左翼伦齐政府一系列政治改革的一部分,旨在增强政府与众议院的权威,打破统治战后意大利政坛的政党联盟现象,这也在客观上赋予“五星运动”通过独自竞选赢得政权的机会。

 

△ 因2016年宪政公投失败下台的前总理伦齐 来源:Flickr

 

然而,由于与之配套的参议院改革方案在2016年公投中未能过关,这一得名为“意大利法”(Italicum)的法案令意大利参众两院的选举规则出现差异,易于导致2013年大选后的组阁危机重演。意大利政府不得不在2017年提出一套新的选举规则,彻底推翻了在众议院为得票最多的政党直接分配绝对多数议席的规则,将37%的众议院席位改为通过单一选区制决出,这些选区只有一个议席,由赢得相对多数的候选人获取。与“意大利法”的思路不同,这份因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埃托雷·罗赛托得名的“罗赛托法”(Rosatellum)鼓励政党间结更紧密的成联盟,整合资源与基层组织,在只有一个席位的选区展开激烈争夺。

 

在这一规则之下,“五星运动”的席位分配虽然更加公平,但由于政党间角逐的策略逻辑彻底扭转,使其不得不面对其他政党的联合对抗,“五星运动”因此表示了抗议。2017年10月26日,“罗赛托法”得到意大利其他左右翼政党支持,在参议院审议通过,而今年大选就将成为这一规则的第一次实践。

 

△ 意大利一家智库根据民调作出的2018年大选席位分配预测,红色为中左翼,蓝色为中右翼,黄色为五星运动。灰色方块代表单一选区席位  来源:卫报

 

“罗赛托法”的通过看似是传统政党阵营对新兴民粹主义势力的胜利,但对寻求保住执政主导地位的民主党而言,2018年大选的胜算并未提高。根据Termometro Politico在2月中旬对4500名选民进行的民调,民主党虽以21.3%的支持率位列第二,其所领导的中左翼联盟选情仍然低迷,总体支持率只能勉强与“五星运动”的26.3%抗衡,远远落后于中右翼联盟的37.5%。

 

虽然在现有的新选举规则之下,中右翼联盟的民调优势转化为议会多数的可能性不大,但随着领导这一联盟的意大利力量党重出江湖,意大利政坛还是迎来了一个戏剧性的时刻。那个浑身都是“案底”的贝卢斯科尼,又一次浮出了水面。

 

贝卢斯科尼,衰老的“教父”

 

2017年11月28日,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顶着一张蜡像一样光滑的面孔再度出现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这固然意味着他在2013年被控逃税之后终于回归政治舞台,但对意大利的政党政治而言,贝卢斯科尼其实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 复出的贝卢斯科尼面部僵硬 来源:视觉中国

 

如果说“动荡”是现代意大利政治的代名词,那么贝卢斯科尼或许是唯一一个对此免疫的人。自1993年创立意大利力量党以来,这位身家超过80亿美元的AC米兰前主席始终扮演中右翼政党联盟的领导者角色,即便在选举中失利依然风雨无阻。在本届大选中,贝卢斯科尼虽因背负一项2013年的判决,明确禁止其担任公职,但随着这一为期6年的禁令在2019年8月终结,贝卢斯科尼已经开始期待自己回到前台。法国《费加罗报》评论指出,即便无法直接参政,贝卢斯科尼已成为意大利右翼不可或缺的领导者。

 

进入2018年,这个判断似乎适用于整个意大利政坛:领导中左翼联盟的前总理伦齐已经是2016年宪法公投的失败者,与他搭档的现总理保罗·真蒂洛尼毫无领导气质,而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对意大利传统的政治秩序又造成了过大的威胁,似乎只有经验丰富的贝卢斯科尼能够为意大利带来稳定。即便曾在2001年批评贝卢斯科尼“不配领导意大利”的《经济学人》前主编比尔·艾莫特(Bill Emmott)也在2018年1月4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承认,贝卢斯科尼有可能会在2018年的大选中成为唯一的“造王者”。

 

△ 贝卢斯科尼 来源:European People's Party

 

对于关心意大利政治廉洁的选民与观察者来说,贝卢斯科尼仍然是一个近乎疯狂的选项。在2009年,贝卢斯科尼宣称自己在过去二十多年间卷入过106起案件,上法庭2500多次,在法律问题上花了两亿欧元,现在仍背负多项未结案的指控;他对意大利媒体行业的强大影响力也令知识分子感到担忧。

 

但在政策上,贝卢斯科尼却并不像在生活中那样狂放,至少在欧盟与欧元区问题上,他承诺与欧洲其他国家修好,继续履行欧洲央行提出的金融改革方案,并提名现任欧洲议会议长安东尼奥·塔亚尼为自己的总理人选,虽然后者拒绝了他的邀请。贝卢斯科尼唯一令人感到奇怪的主张是设立一种和欧元平行的货币,这只是对选民反欧元情绪的一种回答,不具备可行性,但和“五星运动”在退出欧元区公投问题上的出尔反尔相比,仍不失体面。

 

△ 贝卢斯科尼25年前第一次当选的时候 来源:维基百科

 

然而,和中左翼民主党和“五星运动”一样,多党联盟体制固有的不稳定性也像地心引力一样影响着贝卢斯科尼与民粹主义政党间的关系。与民主党一党独大的中左翼联盟不同,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在中右翼阵营内部并无显著优势,其最大的盟友的联盟党支持地方主义,主张把意大利共和国改组为分权联邦,在本次大选中凭借强硬的反移民态度赢得支持,最新民调支持率达14.8%,只比意大利力量党低约1%。

 

虽然自2001年以来,联盟党便一直是中右翼阵营的常客,但在2013年当选的新党首马蒂奥·萨尔韦尼(Matteo Salvini)的领导下,联盟党试图从意大利北部向全国发展,萨尔韦尼本人也对中右翼联盟首脑的位置有野心。无论现年81岁的贝卢斯科尼对自己的控制力有多么自信,中右翼阵线也已不再是那个可以任他驰骋的主场。

 

△ “萨尔韦尼当总理”,联盟党2018年大选标语的风格与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相似 来源:Lega Nord

 

如今贝卢斯科尼已经作为中右翼大佬回归政界,但他为意大利带来救赎的希望仍十分渺茫。在目前三大阵营支持率不相上下的情况下,民调数据普遍将本次大选的结果指向又一个悬峙议会: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联盟在议会两院掌握多数席位,意大利总统或将像2013年一样出面调解,委任最大党党首组成一届横跨左右、难以统筹的大联盟政府。

 

届时各政党都将为组建政府展开新一轮交易,现有的中左、中右翼联盟版图有可能发生大规模变动,贝卢斯科尼即便赢得选举,也将不得不谨慎地与联盟党分配权力,萨尔韦尼的极右纲领仍会向意大利政坛渗透。和预想中的“救世主”角色不同,在这场号称变数最大的选举中,贝卢斯科尼手握好牌,却仍可能扮演一位老去的“教父”。

 

(宋迈克对本文亦有贡献)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徐靖怡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红海行动》

马尔代夫政局

三星少主“干政门”

俄罗斯盟友“去俄化”

特朗普“狙击”中企出海

火与怒 | 伊朗反体制观察

老总统穆加 | 洛杉矶流浪者

卡塔尔与隼 | 黎巴嫩“闪辞”总理

俄罗斯大选秀 | 美国废网络中立原则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