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红海行动》中的反派现实中什么样?

喻晓璇   世界说  2018-04-03 18:47

世 界 说

喻 晓 璇

 

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荷枪实弹的巷战、惊悚血腥的袭击,大年初一上映的《红海行动》让军事迷大饱眼福。这部根据2015年也门撤侨真实事件改编的军事动作片承袭《战狼2》的主旋律基调,场景更震撼,取得不俗的票房成绩。

 

△ 《红海行动》剧照

 

影片精简了情节,弱化了背景,对于“伊维亚共和国”这个虚构出的“位于阿拉伯半岛”的国家几乎未作更多着墨。然而熟悉中东局势的观众不难发现,这个2015年流血政变的“伊维亚共和国”确实有着也门的影子,而影片中所谓的“叛军”、“扎卡组织”,又隐约与活跃在也门战场上的胡塞武装及各极端组织有着几分相似。

 

那么真实的也门局势究竟是什么样的?

 

混战“共和国”

 

现实中的也门比虚构的 “伊维亚共和国”其实还要动荡,枪支泛滥、部落割据、分离主义、教派矛盾、独裁政府、极端组织……这里几乎集齐了现代文明中所有的混乱基因。

 

△ 也门形势图,绿色为胡塞武装,红色为哈迪政府,白色为“基地”,黄色为“南方运动” 来源:Ali Zifan

 

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后,冷战思维下的南北裂痕仍未愈合,1994年再度爆发内战并以北方的获胜告终。出身北方哈希德部落联盟的总统萨利赫继续独揽大权,开始强力打压南方势力。也门经济结构原本就单一,80%的石油收入都来自南部省份,但只有极少部分用于南部发展。这种背景下,以南方退役军人组成的“南方运动(Southern Movement)”为首的南方各分离势力应运而生,并在2011年也门危机爆发后与“伊斯兰改革集团(Islamic Gathering for Reform)”等反对党联合起来组成了反政府力量。

 

南方分离主义形势愈加严峻,北方部落劲旅胡塞武装(The Houthis)则风头强盛。也门44%的人口信奉什叶派中的宰德派,聚居于北方省份。80年代,胡塞家族作为也门第三大什叶派部落,在萨达省掀起了复兴什叶教派的胡塞运动。比起其他反政府势力,胡塞武装有更强的战斗能力和更为激进的政治主张。南北内战期间,北方使用武力手段统一南方的过程触动了胡塞家族,加速了其武装进程。2004年其领导人侯赛因·胡塞被击毙,更是极大刺激了胡塞武装战斗的精神动力。

 

△ 也门教派分布,绿色代表什叶派,黄色代表逊尼派 来源:Public Domain

 

2011年也门危机爆发后,萨利赫主动下台的“和平过渡”,避免了叙利亚式的内战,被西方称为“也门模式”。但这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危机,反而触发了原本就复杂的各派系斗争,使得胡塞武装异军突起。胡塞武装牢牢盘踞也门首都萨那,风头最强劲的时期曾一度占领也门全国一半的省份,成为也门的实际控制者。2015年沙特出兵也门后,胡塞武装频繁向其领土发射导弹以示威胁,据2017年3月胡塞武装发布的声明,两年内他们向沙特发射了108枚导弹,频率甚至高过朝鲜试射

 

也门政局动荡之际,极端组织也趁机坐大。9·11后,也门成为滋生恐怖主义和极端分子的重点地区之一。2011年萨利赫下台,也门一度陷入权力真空,“基地”阿拉伯半岛分支(AQAP)和“伊斯兰国”(ISIS)等逊尼派极端伊斯兰势力伺机攻城掠地。极端组织一边向大众输送极端意识形态,一边系统地招募、训练战士,规模和战斗力进一步扩大。仅2012年就有40余名也门安全部门官员被“基地”刺杀。ISIS更为嚣张,2015年袭击胡塞武装位于萨达省的大本营,造成至少137人死亡;2016年直接将袭击目标对准也门政府及其盟友,多次袭击政府军检查点,甚至袭击沙特领导的阿拉伯联军驻地,规模和烈度都远超“基地”。

 

△ 2016年2月14日,沙特领导的联军持续空袭也门首都萨那 来源:视觉中国

 

亦友亦敌的反派联盟

 

《红海行动》中有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被称为“谢赫”(注:阿拉伯语中对长者的尊称,有宗教意味)的“扎卡组织”头目在一行戴着诡异面具的保镖贴身护卫下前去与“叛军”见面。“谢赫”接到电话,传来神秘“先生”的声音:“叛军会吃掉我们。”而“叛军”方面的代表又说:“这场仗不是为你们打的。”这像是在透露“叛军”与“扎卡”并非一伙,出于某种利益他们沆瀣一气结为同盟,必要时刻随时上演“黑吃黑”。

 

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后,萨利赫为了对抗原南也门势力,稳固自身地位,对同样出身北方的胡塞武装前身“青年信仰者组织(Believing Youth)”采取拉拢政策,甚至在1993年让侯赛因·胡塞当选议员,这直接导致了胡塞武装的坐大。2004年胡塞武装宣布在也门萨达省建立伊斯兰政府,触及萨利赫底线。萨利赫遂在沙特的支持下六次攻打胡塞武装,但都未能一举将其歼灭,反倒助长了其激进的主张,最终被迫和解,同意在萨达省实施伊斯兰教法。

 

△ 2017年12月5日,胡塞武装支持者举行集会,庆祝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被杀  来源:视觉中国

 

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浪潮席卷也门,萨利赫虽然下野,但在也门军队和政界的影响依然很大。哈迪自从接任为期两年的过渡总统以来,迅速启用南方精英来排挤北方萨利赫支持者的势力,剥夺了包括萨利赫长子在内的领导人的军权。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胡塞武装与萨利赫再度结为联盟,一同对抗共同政敌哈迪政府。

 

但这种权益性质的联盟并不牢固。2017年,在来自沙特等外部势力的干预下,萨利赫与胡塞武装公开决裂。双方矛盾不断激化,12月4日,也门上演了一出前总统被前盟友刺杀的戏码。这个执政33年,自称在“蛇头上跳舞”的中东强人,最终毙命于自己曾豢养的巨蟒手中。

 

地缘博弈下的“代理人战争”

 

不知制作方是有意还是无意,片中出现的“叛军”旗帜的颜色和其上郁金香状的标志与伊朗国旗竟如出一辙。更讽刺的是,一袭黑袍、黑缠头、戴眼镜、留着花白胡子的“谢赫”,乍一看还颇似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

 

△ 影片中的“扎卡组织”旗帜(左上)与伊朗国旗、“扎卡组织”头目(右上)与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 来源:作者

 

而事实上,伊朗也确实是胡塞武装背后的“老大哥”。胡塞武装视伊朗为政治上的效仿对象,力图在也门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什叶派政权。虽然前者信奉的什叶派分支宰德派与后者的官方信仰十二伊玛目派并不相同,但还是得到了支持。不过这种支持是相对有限的,不像在叙利亚战场的大规模投入,2011年也门危机爆发后,伊朗没有直接出兵干预,而是集中在为胡塞武装其提供武器、军事训练等后勤支援。

 

相比之下,沙特对也门局势的干涉则是公开而直接的。一方面,胡塞武装鼎盛时期势力范围曾直逼沙特后院,与也门接壤的沙特西南地区遭遇前所未有的安全威胁;另一方面,胡塞武装什叶派的背景和亲伊朗的政治主张都在冲击沙特作为逊尼派盟主的地位。

 

△ 《红海行动》极端分子使用的汽车炸弹

 

2015年3月,也门总统哈迪逃往利雅得避难后,沙特在美国的默许下发动代号“果断风暴”的军事行动,率领阿拉伯十国联军直接出兵也门,中国撤侨正发生在此背景下。2015年12月日内瓦第二轮和谈,胡塞武装代表向哈迪政府代表问及何时停止空袭时,哈迪方回应“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中”,而胡塞方毫不避讳地回击:“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谈判?我们应该和沙特人谈判。”

 

阿联酋作为海合会中的另一股力量也在左右战局。虽然与沙特扶持的哈迪政府共同反对胡塞武装,但阿联酋支持的对象是也门前副总理巴哈赫和“南方运动”。目前阿联酋及其盟友不仅占领了亚丁、马哈等港口,还牢牢把控着红海入口曼德海峡,随着其在也门势力的不断巩固,反对胡塞武装阵营里的矛盾也在激化。

 

△ 也门马里卜,一名士兵从被子弹射穿玻璃的车里伸手摆出V字 来源:Angus McDowall/CFP

 

2011年至今,也门危机已经进入第七个年头,各方力量拉扯不休,战事依然胶着,南北割据、派系林立的局面有愈演愈烈之势。至2017年5月,新一轮内战造成超过1万人死亡,其中一半为平民,700万人流离失所。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数据,也门因霍乱丧生者已达到2192人,疑似病例超过90万。

 

《红海行动》结尾,银幕上烈焰熄灭,背景再次回到蓝色的大海,临沂号驶入了平静海域。而也门,这个红海沿岸的古老国度却从未太平,硝烟与战火依然无情纷飞。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徐靖怡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马尔代夫政局

三星少主“干政门”

俄罗斯盟友“去俄化”

特朗普“狙击”中企出海

火与怒 | 伊朗反体制观察

老总统穆加 | 洛杉矶流浪者

卡塔尔与隼 | 黎巴嫩“闪辞”总理

俄罗斯大选秀 | 美国废网络中立原则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