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俄罗斯想成为虚拟货币产业的世界核心

路尘  世界说  2018-04-03 18:43

世 界 说

路 尘

发自 俄罗斯 莫斯科

 

如果评选2017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的现实案例,比特币——以及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票数应该不会太低,这个很少有人真正能说清楚是什么的东西,在2017年价格从三位数涨到了五位数,尤其是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里抢占了全球媒体的财经版头条,与它的市值比起来,“是什么”的问题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 比特币现代艺术画展  来源:flickr

 

作为一种以去中心、免监管乃至无政府为特色的交易工具,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在绝大多数国家引起的都是来自政府的负面反应:有些国家担忧它可能会被用于犯罪交易——这已有实例若干,案犯从黑客一直到毒枭;更多国家担心的则是虚拟货币的过快增长会增加国家金融风险:目前为止这还没有发生过,但谁也不想等着它发生。

 

不过,总有人(或者是国)相信富贵险中求,前景未卜的虚拟货币也可能是一次历史性机遇——这种热爱挑战的国家不太多,俄罗斯算一个。

 

来自北方的超级玩家

 

俄罗斯对于虚拟货币的兴趣发生于一夜之间,准确地说,是2017年6月3日。在此之前俄罗斯同样对虚拟货币满怀警惕,甚至差一点要立法将使用虚拟币列入刑事犯罪,但6月3日,正在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会场的走廊上遇到了一个名叫维塔利克·布捷林的年轻人。这是一个有加拿大国籍的俄罗斯程序员,另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则是虚拟货币“以太币”的创始人。以太币是比特币最大的竞争对手,同样在近年实现了指数级增长。

 

△ 维塔利克·布捷林,以太坊创始人  来源:flickr

 

俄罗斯由此发现了新大陆。

 

从各种角度来说,这次改变都可谓恰逢其时:一方面,在早期野蛮生长的黄金时间过去以后,虚拟货币的发展已经从最初小圈子的游戏,逐渐变成了建立在低电价基础上的、名为算力实为规模和财力的比拼,另一方面,在起初几年里凭借强大供应链和制造业基础而抢占了七成国际虚拟货币市场份额的中国同行们,因为中国政府日渐消极的态度而焦灼不安的同时,市场已经开始试图寻找其他可能的落脚点——而人少资源多的俄罗斯最不缺的,大概就是闲置地和低价电

 

8月,普京的网络监察顾问马利尼切夫名下一家以“矿工”为名,主要经营首次代币发行(即ICO,通过首次发行虚拟货币向投资人融资的过程,中国央行已宣布这一业务属于非法行为)的公司宣布向以太币投入一亿美元;列宁格勒州州长德罗兹登科也邀请虚拟货币“矿工”入驻列宁格勒核电站附近,希望以此将当地多余电力转化为产能。

 

在全球范围内,俄罗斯资本已经开始打造自己的挖矿供应链,打算在短期内迅速取代中国人的业内地位。2018年1月,俄罗斯财政部公布新规,支持正式交易所接受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币在内的虚拟加密货币——尽管俄罗斯央行对此提出反对,导致这项新规命运如何尚未最终确定,但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改变自上而下,推动虚拟货币发展的力量直接来自高层。

 

△ 俄罗斯央行  来源:维基百科

 

但对于已经将开采虚拟货币作为职业的矿主和矿工们来说,来自俄罗斯的并不都是好消息。2017年12月底到2018年1月初,普京多次催促俄罗斯政府尽快出台对国内虚拟货币的完整监管法规,尤其是要求持有者必须获得政府审核通过的合法资质。考虑到俄罗斯体量巨大的影子经济的存在,政府试图设置准入机制的愿望并非不可理解,但以此前既有经验来看,类似的“监管”更有可能会发展成实质上的“国有化”。这也与目前为止俄罗斯政府对虚拟货币的总体态度相符:在这场游戏当中,俄罗斯政府更像是一个超级玩家,而非管理员

 

巨大的潜在利润显然是俄罗斯政府“出手”的主要动机,有研究者估计,在油气价格已经连续第四年低位的现在,虚拟货币“挖矿”的生意利润甚至可能达到石油出口的十倍以上。按照马利尼切夫公布的消息,目前俄罗斯剩余电力多达20千兆瓦,而油气依赖问题在俄罗斯国内早已被诟病多年,两相对照,这门生意的诱惑力可想而知。

 

制裁避风港?

 

不过,虚拟货币还没给俄罗斯带来太多实际利益,倒先在国际上引起一片惊呼:普京是不是打算用比特币来规避国际经济制裁?

 

没有人能断言制裁问题究竟在俄罗斯拥抱虚拟货币的决定中占了几成分量,但即使如此,它“法外货币”的性质与俄罗斯近年来格外险峻的国际形势,仍然让莫斯科的这次投资行动带上了挥之不去的政治嫌疑。

 

△ 虚拟货币  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俄罗斯而言,2017年在外交上无疑是充满失望的一年,期待特朗普就任后能够很快放松甚至解除美国对俄制裁的愿望已经彻底落空,在欧洲的游说——无论是水面上的还是水面下的——也仍未取得什么实际成果,看起来,制裁短期内仍难以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素以匿名性高著称的虚拟货币看上去的确是一个可能的方法。

 

而与俄罗斯一头扎进虚拟货币生意同时,还有另一些国家已经开始试图借用虚拟货币渠道应对制裁——委内瑞拉发行了以石油为基础的“Petro”虚拟货币,试图吸引国外投资,朝鲜则被指正在派遣黑客偷窃数字现金并用于黑市交易。2017年3月曝光的一个案例当中,一家注册于瑞典的投资公司已经成功应用比特币绕开了针对伊朗的金融制裁。今年1月1日《金融时报》的一则报道说,普京的头号经济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在一次内部会议上透露,俄罗斯正打算创建自己的虚拟货币“数字卢布”,“由此我们可以与我们身在世界任何地方的谈判对手结清款项,而无需考虑制裁”

 

△ 普京及其头号经济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  来源:克里姆林宫

 

尽管有部分评论指出,以虚拟货币目前的总发行量,要抵冲国际制裁带来的损失并不现实,而“数字卢布”最终能否落地尚未可知,但这并不能否认问题的存在——毕竟,能疏通一点是一点,而比特币和以太币是现成的。美国财政部已经提前回应称,正在密切注意所有可能侵蚀制裁的新渠道,在虚拟货币业内,俄罗斯——以及其他被制裁国家——的“下海”则引发了一波普遍恐慌。一月以来,比特币市值连连下挫,许多人担心,俄罗斯的进场将导致所有此前的业内规则荡然无存。

 

无论是俄罗斯以举国之力参与“挖矿”,还是因此而招致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对于虚拟货币的进一步围堵,对于这些原本只将虚拟货币看作一种商业活动的普通参与者来说都是一场无妄之灾。

 

“币”有风险

 

但对俄罗斯来说,虚拟货币究竟是机遇还是陷阱,恐怕仍难断言。

 

一月底开始,虚拟货币市场遭遇了史上最剧烈跌幅,2月2日,比特币市值跌破8000美元,6日落回7000美元,7日已跌至6000美元以下,尽管各方对虚拟货币产业的前景预期大相径庭,但对本轮暴跌原因的解读至少是高度趋同的:这显然与近期密集爆发的一系列负面消息有关。

 

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check遭遇黑客攻击  来源:Facebook

 

1月26日,日本最大的交易平台Coincheck遭到黑客攻击,失窃金额近五亿美元,紧接着,Facebook宣布将从2月1日起禁止“与误导或欺骗性技术相关的广告”,虚拟货币投资也在其列。1月30日,韩国正式禁止虚拟货币的匿名交易。2月初,中印两国几乎同时表态称打算出台更严格的限制措施,同期美欧市场传来的则是一系列大型银行拒绝用户使用信用卡购买虚拟币的消息……一次针对虚拟货币的全球“围猎”似乎正在开始

 

尽管度过了2月初的谷底时段以后,比特币值开始重新回升,目前已经重回10000美元以上,但本轮惊吓已经足够越来越多的人得出结论,区块链技术的无限前景并不能视为对特定虚拟货币价值的天然担保。在此之前,金融行业关于虚拟货币随时可能面临全面崩溃的警告并非什么新闻。2017年12月,花旗集团在一份报告中说:“虽然不知道中本聪(注:比特币创始人使用的化名)究竟是谁,但他(她)显然不是经济学家。”

 

如今的事态发展似乎正在验证这种担忧——无论是面对政府还是面对黑客,虚拟货币都表现得欠缺风险抵御能力。

 

△ 花旗集团在其报告中提供的图表

 

在同一份报告当中,俄罗斯因比特币持有量与GDP的相对比例太高、国内影子经济比重过大而被提名为全球最有可能受到虚拟货币风险冲击的国家。但与其他国家对虚拟货币的围追堵截相反,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一轮全球市场的剧烈颠簸当中,俄罗斯财政部不仅公布了自己的虚拟货币合法化法案草案,还释出了有意在国内自由贸易区开放注册用于交易虚拟货币的离岸公司的消息。

 

各种迹象都显示俄罗斯尚未放弃对虚拟货币的希望,毕竟,在新技术的加持之下,横空出世的虚拟货币很有可能是一次“逆袭”的机会。在俄罗斯财经媒体上,“警惕虚拟货币风险”与“俄罗斯将成为虚拟货币产业世界核心”的声音同时存在,比特币市值的变化则决定了两种声音各自的大小。2017年,“比特币(биткоин)”曾入选俄语年度词汇榜,票数仅次于“翻新”(注:指莫斯科拆迁翻修工程),2018年,它会被人忘却吗?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徐靖怡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三星少主“干政门”

俄罗斯盟友“去俄化”

特朗普“狙击”中企出海

火与怒 | 伊朗反体制观察

老总统穆加 | 洛杉矶流浪者

卡塔尔与隼 | 黎巴嫩“闪辞”总理

俄罗斯大选秀 | 美国废网络中立原则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