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解读】特朗普国情咨文,预示中美科技贸易战升级?

封楚诚  世界说  2018-02-05 13:35

世 界 说

封 楚 诚

 

美东时间1月30日晚9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议员和全国民众面前进行了其就职总统以后的第一次国情咨文演说。

 

当地时间1月30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首次国情咨文在即  来源:视觉中国

 

特朗普在演说中指出“美国(在其任上)终于开始淘汰几十年来牺牲本国繁荣,带走本国企业、工作岗位和财富的不公平的贸易条约”。其更是宣称“经济投降主义的时代已经结束”,“美国期待更加公平、互惠(reciprocal)的贸易关系”。与此同时,特朗普强调其将致力于修订坏的的贸易协议,谈判达成新的协议;其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将更加强硬地执行美国的贸易规则以保护美国工人和美国知识产权。

 

显而易见,上述关于贸易的种种言论都是针对特朗普眼中美国最大的贸易竞争对手——中国

 

在演说的后半段,特朗普还将中国称为“对手(rival)”,称中国挑战了美国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与中国并列被认为对美国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构成挑战的还包括俄罗斯,也包括朝鲜等美国定义的“流氓政权(rogue regime)”和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恐怖组织。就在同一段落,特朗普在将中国称为“危险(danger)”。

 

白宫官网、美国主要有线电视新闻频道、Facebook等在做直播此次演讲的准备  来源:视觉中国

 

自竞选以来,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一直将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认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给美国带来了巨大损害,并认为中国在中美商贸关系中长期“不当获利”,且这一状况必须改变。其任命的首任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是著名的保守主义经济学家,鼓吹中美对抗、贸易战,著有《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一书;其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海泽也是对华贸易强硬派,长期批评中国“操纵贸易”使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外流。

 

事实上,就在国情咨文发表当天,白宫新闻办公室还发表了一个关于特朗普推动自由、公平、互惠贸易的“事实清单①”。该事实清单在第一条就回顾了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8月针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不公平审批制度、知识产权政策和实践”展开的301条款调查。该清单指出,“中国的贸易实践让美国每年都付出了数十亿元的代价”

 

大体上,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论调基本延续了此前的论调。

 

互惠性(reciprocity)是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以来在贸易领域一直强调的关键词,在中美去年举行的全面经济对话(Comprehensive Economic Dialogue)后,美国财政部和商务部发表的联合声明②就在“互惠性”这一问题上重点着墨;该声明强调,在贸易相关问题上,“平衡、公平和互惠的原则将始终指导美国的定位”。

 

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 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特朗普本次对中国的定义由此前的“竞争者(competitor)”升级为“对手(rival)”——这是一个在英语用词选择上比较明显的转变。

 

竞争者和对手看上去是同义词,但competitor强调的是双方客观存在的竞争关系,rival的语意则更偏负面,强调的是一方要打倒另一方、一方怨恨另一方的“零和”逻辑。Competitor之间的竞争可能是无意的或是善意的,rival之间的竞争则是刻意的乃至恶意的。

 

这一用词的变化侧面反映了中美贸易在过去一年的变化。虽然中美双方一再强调不希望两国进入“贸易战”,但是在现在的时间点向前看,至少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升级已经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2018年1月初,美国的外资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就否决了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金国际(MoneyGram)的交易。CFIUS成立于1988年,由国会埃克松-弗洛里奥修正案建立。作为一个联邦层面的部际委员会,CFIUS审查的投资和收并购交易对象包括所有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隐患或涉及关键基础设施的美国公司资产、产品、服务及技术。理论上,任何超过被投资/收购公司股权、投票权和表决权10%的投资和交易都有可能触发CFIUS审查,而由于国家安全和关键基础设施的定义宽泛,具体审查过程和委员会结论则是因具体交易而异。CFIUS不强制交易方提交通告申请审查,但其自身有权主动发起交易审查。一旦交易被认定为危害国家安全或关键基础设施安全,CFIUS有权否决交易。

 

特朗普在众议院 来源:白宫官网

 

一周前,特朗普还宣布对进口光伏产品和洗衣机分别征收30%和50%的惩罚性关税。世界前十大太阳能板制造商中,七家总部位于中国大陆,一家总部位于中国香港;晶科能源和天合光能更是高居前两名。毫无疑问,在最新的惩罚性关税决定面前,中国作为光伏产业的最大制造国首当其冲。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即将公布的针对中国的贸易调查还包括美国商务部针对钢、铝产品进行的232条款调查和上述针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的301条款调查,这些调查结论将直接导向相应的反制措施。

 

具体而言,短期的反制措施可能包括三类。

 

其一,与光伏产业类似,一旦301条款调查认定中国在强制技术转移和其他贸易实践中存在“不当得利”,或形成知识产权侵权,白宫可能会对中国出口美国的相应产品征收高额的惩罚性关税。

 

其二,CFIUS可能进一步限制中资在美高科技领域的收并购业务。正如上文所述,这一趋势在近些年尤为明显:2016年底,前总统奥巴马在其任期内的最后一个月根据CFIUS的建议,以国家安全为理由,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终止了福建宏芯基金收购德国芯片设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的交易。2017年9月,特朗普在CFIUS的建议下,以国家安全为理由,终止了中资背景的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收购美国芯片设备制造商莱提斯(Lattice Semiconductor)的交易。今年年初,CFIUS又否决了蚂蚁金服对速汇金国际的收购案。如果301条款调查认为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尤其是战略重点行业的收并购行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CFIUS可能会系统性地而不是一案一审地限制中资在美高科技的收并购业务。

 

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  来源:纽约时报

 

其三,白宫和国会可能会对美国企业施压,减少与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合作。本月稍早些时候,国会议员们就对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施压,迫使后者退出华为手机在美的销售协议。除此之外,国会亦有声音想阻止其他中国的移动运营商和手机制造商进入美国市场。面对来自白宫和国会的压力,美国企业在未来考虑与中国企业的合作及收并购业务时将不得不三思而行,或者“敬而远之”。

 

与此同时,美国将势必通过立法强化CFIUS职能,以系统应对未来收并购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的威胁。目前,由共和党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波尔(Richard Burr)和民主党参议员费恩斯坦(Feinstein)提出的《外资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正在立法程序之中。这一法案旨在扩大CFIUS权限和审查范围、阻止技术转移。与此同时,白宫于2017年底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③将高技术和知识产权视为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并提出“国家安全创新基础④(National Security Innovation Base)”这一概念,极大程度扩展了国家安全的概念外延,使合法合规的知识产权转移也面临被叫停的风险——受到影响的行业包括芯片、人工智能等。CFIUS相关立法,相较于前三点,将对中美贸易的长期前景构成更大的、结构性的威胁。

 

①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president-donald-j-trump-promoting-free-fair-reciprocal-trade/

② https://www.commerce.gov/news/press-releases/2017/07/statement-secretary-ross-and-secretary-mnuchin-following-us-china

③ https://www.whitehouse.gov/articles/new-national-security-strategy-new-era/

④ transpacifica.net/2017/12/china-policy-in-trumps-new-national-security-strategy-excerpts-and-commentary/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