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在这里,防治艾滋病除了找阿訇,大姐大也很重要

刘洁  世界说  2017-12-06 12:36

世 界 说

刘  洁

2011年,我有幸作为VSO(英国海外志愿服务社,Voluntary Service Overseas)的第一批中国籍志愿者,到尼日利亚北部的卡杜纳市做了一年志愿服务,我在那儿主要负责当地的艾滋病项目。


VSO是一个在全球享有盛誉的、通过志愿服务来消除发展中国家贫困的独立性国际发展机构。那时的VSO主要有三大块项目:艾滋病防治,基础教育建设,开展扶贫工作。能被VSO派遣出国的志愿者都不简单。按照当时的标准,每个志愿者都需要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有至少六年的工作经验,不论是教英文的老师还是做财务管理的会计,都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专家型志愿者。



洁,英国海外志愿服务社(VSO)派遣出国的第一批中国籍志愿者


我是学医出生,在参加志愿活动之前已经在全球基金的艾滋病项目积累了足够的工作经验,获得了申请机会。之后简历筛选、电话面试、参加VSO的评估……整个过程都进行得很顺利。参与VSO的线下培训(现在都是线上培训)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岗位匹配,匹配过程就像婚恋配对一样,双向选择,志愿者的信息放进库里,当地的伙伴机构挑选出合适的志愿者,再由VSO的项目官来判断两者是否合适。如果志愿者觉得工作背景和工作环境都能接受的话,就可以敲定配对机构了。


2011年底,我接受了尼日利亚合作的当地NGO机构SHED(Support Health and Education Development)的工作,开始准备为期一年的非洲之行,其间VSO帮助我进行了一系列出国前的准备,如注射疫苗、往返机票、国际紧急医疗保险等。


一袋芒果换一个小孩


我一早便有了在艰苦条件下工作的思想准备,但当我真正踏上了这个盛产石油的国度,却被她的贫瘠所触痛。我所震触的不只是水电紧张,生活物资匮乏,更是人们对自己生活现状的麻木。


△ 尼日利亚北部的卡杜纳市街上的小孩 来源:刘洁

一个傍晚,我下了班,溜达到附近市场买些水果。当我选好水果准备付账时,蹲在摊子另外一头的女人突然用蹩脚的英语问我喜不喜欢当地的小孩,如果我愿意,可以领走她的一个孩子,而这袋芒果免费送给我。


空气在几秒钟凝固后恢复流动,深重的呼吸声此刻都显得多余,各种思绪如潮水般涌起。当地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也没有普及性教育,很多像摊主一样的家庭不停地生孩子却养不起。这样的托付也许就是一位母亲对她孩子的最好照顾了。


△ 刘洁的二手“凤凰牌”自行车 来源:刘洁

那天夜里,我看到了卡杜纳清真寺圆顶上高高的塔尖指向那片浩瀚的星光,而星光之下的大地一片漆黑。


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12年的数据显示,尼日利亚有高达310万(总人口1.67亿)的居民是HIV携带者,而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缺乏基本的预防知识。作为专家型志愿者,我的主要工作并不是直接提供艾滋病防治工作,而是帮助当地建立志愿组织并对其工作人员进行培训,协助他们工作。


△ 尼日利亚2016年艾滋病感染及治疗状况统计 来源:Avert

我们需要宣传艾滋病的防治措施,但每个贫民区有上万人,作为外国人,挨家挨户去宣传显然不现实。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艾滋病,在当地寻找志愿者显得十分重要。我们一开始找了20名志愿者。这些志愿者全是大学毕业生,教育背景良好,他们也很好学,工作踏实努力。


△ 尼日利亚北部的卡杜纳市街上的小孩 来源:刘洁

志愿者在三周的时间里接受了四次培训。给他们培训的有我们机构的人员,也有当地的官员、社区管理者。需要培训的内容很多,除了怎么预防艾滋病外,还有怎么和社区群众、感染者、儿童沟通,感染者服药依从性和关怀等方面的技能,同时也强调团队建设和志愿者的精神。


我们在尼日利亚的项目有具体的目标,比如城市和机构的情况,具体的工作内容,所期待的产出。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预期产出总是和实际情况相差很远。为应对这一情况,我会每三个月通过邮件或电话与当地NGO的老板,还有VSO在尼日利亚的官员对接情况,协商调整目标,以适应当地的实际情况。


尼日利亚在艾滋病防控方面有所进步,34%的HIV病毒携带者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其中88%的携带者进行了治疗  来源:Avert

比如一开始的工作就不顺利。第一次培训,原定时间是上午九点半,但到了十一点半没一个人到场。打电话问志愿者,都说在路上。但仔细一听声音,没有路途上的嘈杂,都还在家里呆着。询问之下,志愿者们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早上打摩的遇到了高峰期;家里面有家务活还没做完;要管弟弟妹妹吃饭;家里面有人生病了等等。


机构了解情况之后,做出相应措施:一方面给他们提供了交通费,大概人民币20元左右,另一方面把开会的时间调整到了十一点半,两点半给他们提供午餐,加牛肉羊肉,下午五点半下课。这样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私奔的穆斯林患者


卡杜纳市主要有三个经济非常困难的贫民区。项目每两周组织一个女性艾滋病感染者聚会,天气不好的时候一个月聚一次,来参加聚会的一般有五六十人。这些聚会需要召集这些感染者,但当地实在太贫穷,很多人都没有手机。所以要怎么通知呢?——找“大姐大”。


所谓“大姐大”,就是为了通知方便,在每个区都有的那么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我们通过与 “大姐大”们联系,她们便会转告区里的其他女性:“今天要聚会啦,你们去通知一下大家吧!”


 刘洁与VSO的中国国际志愿者  源:豆瓣 VSO China

就这样口口相传,到了时间,当地女性便会带着7、8个孩子过来参加聚会。尼日利亚的交通基础设施落后,通行较为不便,城市总共也只有一两条主要干道,出行的主要方式靠摩的。为了减少参加聚会妇女的负担,项目组会给她们一定的交通补助。除此之外,还会用一些如大米、面粉、食用油等的基本生活用品、儿童疫苗、爱心人士捐赠的衣物等来吸引大家。


经过一段颠簸的路途,四面赶来的女人和孩子们在活动地点聚合。聚会的内容主要是聊天与分享。让大家讨论和艾滋病有关的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比如如何和伴侣沟通,是否应该吃药,需不需要让伴侣检查,这些都是在聚会中提出来的问题,大家都一起讨论。再者,当地对艾滋病还是会有歧视的心理,感染者很多事情没办法和家里人开口,聚会也为她们提供了一个倾诉的渠道。因此感染者也乐于参加这种聚会。


我们按照三个区把志愿者们分为三个小组,每个小组每个月有不同的工作计划和主题。例如吸毒、母婴阻断、关注感染者儿童等等。志愿者走访的方式主要是到各个家庭,和他们聊天,问问相应的情况。针对志愿者的工作,我们印发了相应的表格,他们需要在走访完之后在表格上登记数字,我们根据表格上他们每个月走访家庭的数量来衡量他们的工作效率和成果。


1990-2013年艾滋病引起的死亡病例数量统计图   来源:Avert

志愿者在走访过程中会悄悄地在兜里揣几个安全套,聊天的时候问他们要不要,要就偷偷给一个。因为宗教信仰和当地风俗的缘故,安全套意味着避孕,是不被允许的。


志愿者在聊天过程中,有的人不想被家里人听见,就会偷偷跑来办公室咨询各种各样和艾滋病相关的问题。比如有一个女性感染者,是穆斯林,但她的伴侣是基督教徒。结婚的时候遭到家里人的强烈反对,两人只好私奔,从家里跑出来后发现两人都感染了艾滋病,也不知道是谁感染了谁,两人觉得没救了,寻死觅活。


艾滋病病毒侵犯人体的免疫细胞,放弃治疗的后果就是患者会死于免疫力低下引发的各种病发症。一般可以通过药品控制。先决条件是必须每天按规定吃药,隔三差五地吃,会减弱药对病毒的抑制力。如果感染者正常用药的话可以完全控制体内病毒,免疫力可以与正常人一致。在志愿者走访之后,这对夫妇来我们机构办公室咨询了几次,我们给他们联系了医院抗病毒治疗,现在病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前段时间还生了个小孩(通过吃药干预生出来的宝宝都是正常的)。


说服阿訇宣传艾滋病预防


艾滋病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也是整个道德观念的问题。在尼日利亚,感染的人群不会告诉家人或伴侣,比如一名女性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有可能是被伴侣感染的,也有可能是在外面一夜情感染的,后一种情况是不敢和家人说的,说了之后可能就直接被扫地出门,这些妇女没有接受过教育没法寻找工作,离婚会直接丧失社会地位,失去依靠。但我们也会鼓励他们告诉伴侣,带伴侣也做检测。


2016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访问尼日利亚并赞扬了该国在艾滋病方面所做的努力  来源:UNAIDS

最让大家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是机构筹到了一笔资金,能够帮助当地500个艾滋病家庭的儿童解决上学问题。志愿者挨家挨户寻找家里有感染者,或者是自己本身就是感染者的孩子,每个孩子都需要照相,填信息表。这些孩子的家人根本没时间帮他们找学校,贫穷人家支付不起其实并不是很高昂的学费,再加上由于艾滋病的原因,这些孩子受到了当地学校的歧视,不接收他们入学。


我们机构老板向当地学校游说,大概150个学生一个学校,说服了他们接收这些孩子上学,当天就办理了注册手续。志愿者也帮忙给孩子发放了书包、校服、文具。那一个月大家忙疯了,但看着桌上那一沓厚厚的信息表,信息表照片上孩子们脸上的笑容,都觉得很有意义。


2015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与国际劳工组织联合起来,扩大在尼日利亚的自愿咨询和艾滋病毒检测   来源:UNAIDS

阿訇在波斯语中意为老师或学者,在尼日利亚兼具知识分子和宗教信仰领袖双重身份,受到穆斯林的尊敬,享有较高的群众威望和社会地位。当地著名的阿訇在政府里有专门的办公室和办公桌。


我们有几个志愿者会在每周末到阿訇家里跟着他做祷告,熟了之后开始请他帮我们向民众宣传。我们也去过他家好几次,邀请他到中餐馆吃饭,慢慢说通后,阿訇答应在讲经的时候帮助宣传艾滋病的预防措施,还给当地的人做安全检测,如果有人检测出为阳性就介绍给我们,我们根据感染者的实际情况以及他们的意愿联系医院,接着带感染者到医院,告诉他们应该怎样做,由医院进行后续治疗。我们会随时打电话给感染者或者实地到感染者家里拜访,跟踪他们的治疗情况,如有遇到困难或问题,我们会尽量予以解决。


这些人很信任阿訇,检测出阳性的人之后每次见到阿訇都会先低头祷告。所以我们也非常支持阿訇的工作,做活动时邀请来媒体,都会请阿訇接受采访。


 

本文由作者口述,鄢传若斓、孙佳怡整理。口述者现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倡导和信息官员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姚  暖




《硅谷模式:来自世界互联网中心的启示

[德]克里斯托弗·克斯 

人民邮电出版社 出版

69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每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硅谷模式:来自世界互联网中心的启示》。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洛杉矶流浪者

卡塔尔与隼 | 老总统穆加贝

俄罗斯大选秀 | 真假美国网

战狼2假非洲 德国奇葩党 | 美国枪击案

末代沙皇电影遭禁 韩国家庭里的政治分歧

加泰罗尼亚假新闻沙特反腐案意大利打工

无现金支付国家 | 德同性婚姻 | 班农在港演讲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