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美国网红面具后的俄罗斯水军

路尘  世界说  2017-11-20 13:39

世 界 说

路 尘

 

编者按 互联网刚兴起时,有句著名的流行语,互联网时代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在今天,美国国会发现,隐藏在社交账号后面的不仅可能是狗,还可能是俄国人。

 

二战期间,双方都曾通过传播谣言试图干预对方民众的情绪与判断。随着信息技术的进化,在所谓后事实时代,这门传播战似乎更先进了。

 

 

“我没有欺骗过你们,至少那并非我本意。……我可能是美国人,加拿大人,厄瓜多尔人,或者我也可能是个人工智能,而你正生活在矩阵之中,谁知道呢。”(I did not fool you. At least it was not my intention.…… I may be American, Canadian, Ecuadorian, or maybe I am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you live in Matrix, who knows. )

 

这个乍一看仿佛《黑客帝国》或者《黑镜》台词的句子出自美国一位美女网红Jenna Abrams11月8日在自己博客上的更新,这篇博文发出前六天,美国国会联合多家网络巨头进行的调查刚刚公布了一个最终结论:这位和前美国驻俄大使掐过无数次架,政治言论登上过三十多家西方媒体的著名美女博主并不存在——她在网络上的所有账号都指向大西洋另一边,位于圣彼得堡的俄罗斯“水军工厂”。

 

 

“Jenna”的博客头像及签名

 

 

对Jenna Abrams的调查只是美国国会在全美各大社交网站上进行的涉俄排查中的一个极小部分,但与其他遭到曝光的虚拟人格不同的是,在推特账号和Gmail邮箱均遭冻结以后,“Jenna”并未就此消失,而是在博客上以《我们的民主遭到了黑客攻击》为题目发表了以上言论。在这篇名为“我们”的文字的结尾部分,“Jenna”写道:“与其搜寻幽灵并指责外部干预,你们最好找个更广阔也更加危险的全球议题:你们的民主正在沉没。你们的总统是唐纳德·特朗普。而且不,不是普京选了他,是你们选了他。”

 

“Jenna”随后公布了自己在四个社交平台上的最新账号,排在第一位的是她刚刚注册的Telegram频道——“关注我以及不要相信狗屎媒体,”她说,“P.S. 我选择Telegram,因为这儿没有政治审查。”

 

水军中的特种部队

 

事实上,美国国会的调查重创了“Jenna”。“复活”博文发出一周后,这位前网红的新推特账号关注者仅有17人,“没有政治审查”的Telegram频道订阅数则是6,如果不出意外,她很快就会消失在互联网深处。

 

当然,这并非事件的结局。直至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数十个国家针对俄罗斯水军或者更广义上的“信息战”的调查都还只是在说明问题,远未达到解决问题的阶段,但“Jenna”的成功极具代表性:她的推特账号注册于2014年,起初政治内容并不多,也没有表露出亲俄倾向,登上主流媒体版面的过程更与俄罗斯毫无关系。如果没有来自“水军工厂”的内部爆料和推特网站后台的确认,没有任何人会把她与水军联系起来。

 

 

“Jenna”第一次被主流媒体提及是在BBC发起的一个“女性是否应该剃腋毛”的讨论中

 

 

这意味着,在美国政府过去几个月来为打击俄罗斯官媒的“外宣”行动殚精竭虑,各社交媒体网站则将精力集中于付费广告和网络社群的时候,问题的真正核心极有可能仍在公众视野之外:水军的王牌既不在俄罗斯官方媒体的驻外编辑部里,也不是社交媒体上精准投放的用户广告。

 

Facebook在最近公布的调查结论中承认,俄罗斯水军在该网站上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预期,因为真正致命的武器不是此前曝光的用户广告——当时Facebook管理层估计,接收到这些用户广告的受众群体大约在1000万人左右——而是被水军伪装成美国普通人的私人账号,那些并不存在于现实中的虚拟人格。在过去两年里,曾经接收到这些虚拟人格发布的内容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26亿,相当于美国总人口的一半。

 

离职后向媒体公布了自己的水军身份的阿兰·巴斯塔耶夫透露,在“水军工厂”位于圣彼得堡萨夫什金娜街55号的办公室里,每个雇员会同时经营多个虚拟人格,“刚开始你得是一个肯塔基州的乡巴佬,然后你又得是明尼苏达的一个普通白人,工作一辈子,纳税,可是现在穷困潦倒;十五分钟之内你还得以一个纽约黑人的腔调再写点什么。”今年10月俄罗斯媒体RBC公布的深度调查报道确认,大约有90人在其中的“美国组”负责类似工作,每周以不同的虚拟人格身份发布的内容超过1000篇。

 

 

圣彼得堡萨夫什金娜街55号外景,“水军工厂”所在地

 

另一位使用化名“马克斯”接受媒体采访的前水军则称,“美国组”新人会通过观察美国各大媒体网站和社交网络上的回帖来理解并模仿普通美国网民,通过了这一阶段才能够进入社交媒体和论坛发言。为了逼真,水军们的业务培训甚至包括美国税制和医保方案等具体政策讲解,而推送任何与俄罗斯或普京相关的内容都是不允许的——原因很简单,“他们[指美国人]真的不关心这个。”

 

当然,不是所有水军都有如同“Jenna”这样的业绩。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创始人之一Micah White 在2016年5月接受过一位来自“BlackMattersUS”运动的记者的采访,但这位自称名叫Jan Davis的记者“似乎不是英语母语者”。BlackMattersUS如今已被确认是俄水军运作项目之一。RBC的报道则提及,由于英语水平无法企及母语者,水军的许多帖子是依靠拼凑其他人言论完成的。

 

美国并非唯一目标,更加惊人的统计数据来自大洋彼岸。总部位于里加的北约战略交流卓越中心(StratCom)今年8月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17年3月1日至8月30日,地点显示为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四国境内且提及“北约”字眼的推文当中,84%的俄语推文来自俄罗斯水军,英语的比例则是46%,不过手法要简单粗暴得多——最主要的内容是以本地人口吻对北约东扩和相关驻军行动表示不满。

 

“积极措施”

 

2015-2017年,成员分别来自俄罗斯科学院和莫斯科国立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连续发表多篇论文,以数学建模分析对信息战中的传统媒体宣传模式效率提出质疑。分析结果提出,在同时存在两个消息源头的社会中,仅有更高的媒体宣传强度的一方既不能在短期有效扩展己方意见阵营,也无法在长期实现撕裂目标社会的效果——在两个模型当中,足以左右局势的都是受众群体中自发“传播者”的能力和数量,而非媒体参数,如果调整参数使模型使其更贴近现实情况,在某些条件下媒体宣传优势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上图所示为信息战模型之一:设定两个事前态度中立的受众群体,群体A主要依靠媒体接收信息,群体B无媒体阅读习惯。同时设定两个信息源头,源头a有强效宣传优势,源头b有人际传播优势。图中实线为两个群体中接受源头a信息覆盖后成为a支持者的人数,虚线为接受源头b信息覆盖后成为b支持者的人数。

 

在具有媒体阅读习惯的群体A中(如左图),经过一段时间后具有宣传优势的源头a在支持者数量上略有优势,并不明显(稳定状态为实线略高于虚线);但在没有媒体阅读习惯的群体B中(如右图),具有人际传播优势的源头b拥有了压倒性优势(稳定状态中虚线远高于实线)。

 

它意味着,双管齐下固然重要,但归根究底,关键仍在于掌控人群中的“传播者”。这可能有很多种方式,直接将自己人伪装成 “传播者”显然是其中最快的一种。

 

在各种意义上这都不是一个新题目。1971年,苏联特工曾分别冒用激进犹太组织和黑人武装组织的名义向另一方寄送了侮辱性极强的挑衅信件,以图挑起美国种族冲突,这一行动最终并未成功,但如果抽离具体时间地点,这无疑就是如今俄罗斯水军左右互搏,一边假扮白人种族主义者,一边组织黑人激进权利运动的手法的1.0版。事实上,今天俄罗斯“信息战”的几乎所有内容,都能够在苏联试图扩大国外影响力的所谓“积极措施”中找到其原始版本——从种族问题到同性恋平权,从假新闻到阴谋论。

 

区别在于,抛开其中并不占主要地位的外宣工作不谈,苏联“积极措施”的主要制定和执行者是克格勃特工,而即便是对克格勃高层而言,类似任务的成本和风险也依然高得惊人,不仅执行难度极大,一旦任务失败,付出的很有可能是血的代价。冷战年代几乎所有类似的“积极措施”任务,都经过了最高领导层的批准。更致命的是始终低迷的成功率——类似手段并未获得任何长期效应,也没有对冷战大局发挥太多作用。

 

但在社交媒体时代,所有的这些成本和风险都已不复存在,如今伪装成另一个人打入美国内部,你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VPN。

 

 

已被确认为水军项目的反移民社群Secured Borders此前发布的宣传画

 

通过招聘网站应聘而来的水军雇员就这样取代了职业特工,以只及此前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成本,“积极措施”正在社交媒体时代重生:2016年,仅水军经营的其中一个Facebook反移民社群“Secured Borders”,就收获了13.3万订阅者,如果时光倒流五十年,克格勃再神通广大,所能印刷并散发出去的小册子数量也难及它的一个零头。

 

 

仍在继续

 

 

2014年以来,俄罗斯媒体一直被视为对外“信息战”的绝对主力,最大的两家海外官方媒体RT和俄罗斯卫星网更成了西方各国提防的重点对象。11月13日,RT迫于强大压力同意在美国注册为“外国代理人机构”,RT主编解释说,这是因为不同意注册就可能遭到刑事起诉,普京则在稍早前指责美国是在“妨碍言论自由”。作为报复,俄罗斯国家杜马正准备封锁包括CNN在内的美国媒体。

 

 

一位推特用户对RT在美成为“外国代理人”一事的反应

 

 

此举收效如何?眼下“宣传战”已经升级成了“外交战”,然而“信息战”仍在继续,并且还将这件事本身用作了最新一场狂欢。从“政治审查”到“猎巫”,从“压迫新闻自由”到“特朗普跪舔犹太人的证据”,社交网络上乱象依旧,而从中分辨哪些发自圣彼得堡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巨人的陨落

[英]肯 弗莱特 著

全球读者平均3个通宵读完

出版公司 上海读客图书

128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每周小世儿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巨人的陨落》。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俄罗斯大选秀  | 沙特反腐案

加泰罗尼亚假新闻 | 美国枪击案

战狼2假非洲 德国奇葩党 | 身在朝鲜

末代沙皇电影遭禁 韩国家庭里的政治分歧

无现金支付国家 | 德同性婚姻 | 班农在港演讲

驻华记者造假门 沙特解禁女司机 意大利打工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秦 轩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彭   煊

 

 

 

 

“财新通”整合了财新网和《财新周刊》全线最强新闻产品,独家重磅新闻报道,以客观、专业的视角,全天24小时输出高品质原创财经新闻、资讯、评论。长按图中二维码即可订阅。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