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苏格兰一波未平,加泰罗尼亚为何也闹分家?

石磊  世界说  2017-10-16 11:08

世 界 说

石    磊

发自 西班牙 加泰罗尼亚

随着加泰罗尼亚政府宣布的“10月1日独立公投”日期的临近,西班牙陷入前所未有的紧张局面:中央政府强势介入,国家警察接管加泰罗尼亚治安,与支持独立的民众冲突不断,一切都预示着两股势力积怨多年的矛盾将在10月1日这天迎来大爆发。

 

欧洲许多国家都有存在分离主义运动的地区,其中苏格兰甚至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在2014年举行了独立公投。然而尚没有任何一个地区的矛盾像加泰罗尼亚一样,显得如此不可调和。双方的矛盾是如何一步步激化到现在的境地?最近的紧张局面又是如何形成的?


曲折推进的“建国大业”


加泰罗尼亚大区位于西班牙东北部,人口750万,相当于西班牙全国人口的16%。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区之一,拥有西班牙重要的国际都会巴塞罗那,也拥有独特的语言和文化,在政治上的自治地位也由来已久。


△ 加泰罗尼亚在西班牙的位置 来源:维基百科

早在1932年,加泰罗尼亚便颁布了第一份《加泰罗尼亚自治法》(Estatut d’Autonomia de Catalunya),确立了自治地位,并得到西班牙共和国政府批准。在弗朗哥独裁统治时期,加泰罗尼亚的自治地位被剥夺,直到1979年西班牙实现政治转型后,新的《加泰罗尼亚自治法》才通过地区公投承认得以发布,加泰罗尼亚自治得以恢复。

 

2005年,由民族主义政党主导的加泰罗尼亚议会通过一项《自治法》修正草案,旨在提高加泰罗尼亚地位、扩张大区政府权限。然而,位于马德里的西班牙宪法法院裁定该草案中关于强化加泰罗尼亚语教育与承认加泰罗尼亚为“国族”(Nación)等14项条款违宪,必须予以修改。虽然经马德里方面修改后的修正案在2006年6月18日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公投中以超过70%的支持率得到通过,但投票率不到一半,在历次《自治法》公投中创下新低。马德里与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之间的分歧由此开始暴露出来。

 

西班牙宪法法院 来源:K3T0, CC by 3.0

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和独派政党的持续执政,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从2009年开始愈演愈烈。一些倾向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市镇政府在2009-10年间就加泰罗尼亚地位问题频繁举行象征性的小型公投,投票率低、但独立支持率高是这些象征性公投的共同点

 

2013年1月23日,加泰罗尼亚议会通过了一则“主权与人民自决权声明”,宣称加泰罗尼亚人民“具备政治上与法律上的主权地位”,但被西班牙宪法法院裁定为违宪。即便如此,加泰罗尼亚政府依旧决定在2014年11月举行全区公投、决定加泰罗尼亚“是否建国/州(Estat)”“是否应当独立”,只是在马德里方面的压力之下,临时改口称公投为民意调查式的“公民参与”。这场公投最终以约40%左右的低参与率和80%的高独立支持率收场,而不出意外的是,西班牙宪法法院仍然裁定这一结果违宪。


2012年9月11日的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游行。 来源:Josep Renalias,CC by 3.0

2015年11月9日,由独派政党占多数的加泰罗尼亚议会以72票赞成、63票反对通过声明,正式启动旨在于2018年1月1日实现加泰罗尼亚独立建国并加入欧盟的路线图。作为这一过程的一部分,加泰罗尼亚议会在今年9月6日自行通过《独立公投法》,并宣布将在今年10月1日举行独立公投。点燃近来一系列冲突的关键时刻,就此到来。


释法与执法的两线对峙


在假条罗尼亚议会通过《独立公投法》之后,西班牙政府当即向宪法法院提出上诉,“反对违反宪法的《独立公投法》、反对10月1日公投召集令及其组织方案、反对加泰罗尼亚议会任命的选举委员会”

 

西班牙宪法法院当即受理,并于9月7日凌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一致否决加泰罗尼亚议会的决议,宣布独立公投违反宪法,且“命令加泰罗尼亚大区60名官员和947位市长紧急阻止和平息公投的组织活动”。


巴塞罗那街头挂满加泰罗尼亚区旗与“是”标语的公寓 来源:Philipp Reichmuth, CC by 4.0

在宪法法院宣布公投违宪之后,西班牙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强制手段,包括收缴投票设施和选票、查封与公投有关的网站。西班牙警方更是抓捕了此次公投的14名主要组织者,其中不乏加泰罗尼亚当地政客与公务员,级别最高的官员为加泰罗尼亚大区财政和经济部秘书长Josep Maria Jové。西班牙政府还警告了准备参与公投的712位加泰大区市长、并派出国家警察和国民警卫队接管了加泰罗尼亚地方警察(Mossos d'Esquadra)

 

这一系列举动引起了支持独立的当地民众的强烈不满,千人规模以上的示威游行几乎每天都在举行。9月11日加泰罗尼亚独立日当天,数百万支持独立的民众(西班牙政府统计数字为35万)聚集巴塞罗那街头,爆发了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此次游行延续往年的和平气氛,未爆发冲突,但之后矛盾逐渐升级。

 

9月21日,警察逮捕公投组织者当日,数千声援群众前往加泰罗尼亚政府办公大楼进行围堵,双方对峙持续一整夜。随着投票日期的临近,巴塞罗那的大学生们加入声援队伍,上万学生罢课并上街游行。27日,巴塞罗那自治大学的近百名学生还用障碍物封堵了通往巴塞罗那的主要高速公路,造成数小时的交通拥堵。此外,警方与游行民众的小规模冲突不断,时常有游行民众向国民警卫队投掷物品和燃烧物等。


支持独立的政治家与民众和警方对峙。 来源:CUP,CC by 4.0

这些冲突的核心在于,加泰罗尼亚地区民众是否有权通过公投决定独立?

 

在宪法法院判决当日,西班牙政府详细列出了公投决议违反西班牙宪法的八项条款,以及国家章程的三项条款,其中包括“西班牙人民主权”、“议会君主制国家体制”、“国家统一”等。政府指出,国家是唯一有权决定进行全民公投的机构,而非地方政府。即使需要修改宪法,也要按照宪法和国家章程规定的流程进行,而此次加泰罗尼亚议会的决议并未遵循该程序。

 

在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中,反对独立公投的一般多为居住在当地的外国人和西班牙安达卢西亚、阿斯图里亚斯等地的移民,他们均表示,不会去参加此次违宪的公投。“即便投下反对票,也是对他们违宪行为的支持”,巴塞罗那自治大学教授卡门说。


街头涂鸦:“加泰罗尼亚是个国家” 来源:Colocho CC by 2.5

他们认为,10月1日公投法几乎是当地执政党一己之力强行推动的行为。加泰罗尼亚议会135个席位中,执政的“一起投赞成”联合政党占据70席,所有成员均对《公投法》投下赞成票。而主要反对党派人民党、公民党、社会党议员均因投票不符合法律程序集体退场,并未投票。这样的通过,显然不符合法律流程,也无法代表多数民众的意愿。此外,即使公投,面对如此重要的决定,应该设置最低投票率、赞成票的百分比等关键门槛,而不是加泰议会通过的“参与投票民众的(简单)多数赞成”。

 

但是,以加泰罗尼亚大区主席卡勒斯.普吉德蒙特 (Carles Puigdemont) 为首的支持独立人士却有自己的解释。他们认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自治权遭到西班牙中央政府镇压,加泰罗尼亚人民的自由和民主权利遭到剥夺”。既然投票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之一,既然苏格兰人民都有权投票决定是否独立,加泰罗尼亚人民同样有权自行决定去留。

 

但从法律层面上看,西班牙政府似乎仍占据优势。与苏格兰公投能成功举行的最大不同在于,英国并没有整套成文的宪法,而是由分散的宪制法令组成,并未对独立公投明文禁止。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就是由伦敦中央政府与苏格兰地方政府通过双边协议互相承认、从而得到执行的。但西班牙现行宪法高于普通法与地方法,明文规定了全民公投的先决条件,也对国家主权、统一有详细规定。显然,加泰罗尼亚政府自行决定的公投法违反了宪法,从法律层面来说是无效的。


谁来赢得加泰罗尼亚的心?


即便西班牙政府的立场得到了宪法的支持,但在公关和民众情绪层面,加泰罗尼亚方面正占据着上风。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选择这个时间节点推动公投,一方面是利用经济危机以来双方不断积累的矛盾最大化的契机,另一方面是充分利用了民众的历史仇恨。而14年11月的“民意调查”以及2015年地方选举获胜之后,支持独立的政党为此已经做足了充分准备。

 

在加泰罗尼亚,支持独立的多数为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或者父辈为西班牙其它地区移民的二代。他们的共同特点为,在亲身经历或者受到的教育中,认为“加泰罗尼亚地区长期受到西班牙政府的剥削和镇压”。在我与周围支持独立的同事和朋友的聊天中,所有人都提到了弗朗哥时期的历史。在弗朗哥执政时期,加泰罗尼亚地区遭遇了历史上最严酷的镇压,他们被禁止在公共场合讲加泰罗尼亚语,所有与地区认同相关的行为都被判刑。这段仅仅过去四十年的历史至今被反复提及,大部分加泰罗尼亚民众仍将西班牙中央政府与弗朗哥直接对等。


“民主!”加泰罗尼亚街头和网络上最流行的宣传 来源:社交媒体。

支持独立的同事Joan就认为,西班牙1978年宪法带有浓重的弗朗哥时期痕迹。在他争论时,我指出78年宪法是近3000万人全民公投的结果,其中加泰罗尼亚地区赞成票达到90%,但他还是坚持认为,由于弗朗哥独裁末期的政治和社会压力,78年宪法的中央集权色彩还是较为明显,地区人民(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意愿未得到充分体现。而且宪法修订程序复杂冗长,即使提出修宪法,也根本无法获得通过。

 

而面对此次危机,西班牙政府强硬的态度,缺乏“协商和对话”的公关手段进一步激化了双方的矛盾。作为西班牙自治权利最大的一个大区,加泰罗尼亚拥有属于地方政府的警察体系,他们独立于西班牙的国家警察体系之外。甚至在巴塞罗那爆发恐袭事件时,媒体发现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反恐情报都是独立运作。所以当西班牙政府动用国家警察抓捕当地官员,并以“国家安全秩序风险”的名义用国民警卫队控制当地警察时,从加泰罗尼亚政府到民众都认为,地方的自治权被严重践踏了,人民的自由和民主权利被剥夺,弗朗哥时期中央与地方对立的历史仇恨被重新唤起。

 

曾统治西班牙半个世纪的独裁者弗朗哥 来源:佚名, CC by 4.0

此外,中央政府对于财政分配的不公一直为加泰罗尼亚民众诟病。作为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加泰罗尼亚地区需要缴纳更多的税收支援其他相对落后的地区,而获得的政府补贴相对较少。争取经济和财务上的独立因此也是独派的诉求之一。对于加泰罗尼亚民众来说,能否自行决定是否独立的“话语权”和“投票权”成为了自由与民主的代名词,西班牙政府与加泰罗尼亚民众之间的矛盾已经取代公投是否合法,成为了矛盾的核心。

 

少数冷静的声音仍在探讨公投正确的法律流程,加泰罗尼亚独立之后经济上将会遭受的损失,以及是否能与西班牙政府探讨更大自主权的可能性。但是被激怒的民众已经无法再倾听这些意见和声音,他们宁愿相信,独立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办法。

 

巴塞罗那港是西班牙以及加泰罗尼亚重要的贸易口岸

目前,两方的博弈仍在继续。西班牙政府仍在加强搜查和抓捕力度,民众的抗议游行也更加频繁激烈。也许公投会在加泰罗尼亚政府的支持下强行举行,也许投票会最终变成如同2014年的民意调查,也许公投之后会迎来更大的冲突,乃至引发宪政危机。10月1日之后,我们也许会得到答案,但很有可能这场关于独立和统一、宪法和民意的“战争”仍将继续。毕竟,民愤容易激起,但最难平息。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末代沙皇电影遭禁

 德国奇葩党  | 日本提前大选

敦刻尔克 | 朝美恩怨 | 亚裔在哈佛

战狼2假非洲 德国大选 | 身在朝鲜

驻华记者造假门 韩国家庭里的政治分歧

无现金支付国家 | 德同性婚姻 | 班农在港演讲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王磬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余佩桦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