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又双叒有人想连任?安倍将宣布提前大选

萧西之水  世界说  2017-09-29 11:23

世 界 说

萧西之水

发自 北京

 

2017年9月25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在9月28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一年进行众议院议员总选举,预计投票开票日为10月22日。

 

自从安倍晋三2012年二度就任首相以来,安倍内阁一直稳坐泰山,使得2014年总选举投票显得颇为鸡肋,投票率也只有半数上下,显示国民对选举结果早有认识,甚至觉得没有必要投票。然而随着2017年安倍内阁丑闻频出,加之7月自民党丢掉了东京都议会选举的多数席位,“安倍独强”势头不免削弱,这也让这2017年这次众议院选举变得备受瞩目。

 

9月25日,安倍晋三宣布将在9月28日解散众议院 来源:视觉中国

 

 

自民党执政联盟能否维持多数?

 

 

9月25日宣布解散意向时,首相安倍晋三为自民、公明两党划下胜败线:“如果没有获得过半数我就下野辞职”,换句话说,他要求自民-公明联盟至少取得众议院总席位(465席)的过半数,即233个议席。对于这次选举,安倍晋三既是势在必得,也是赌上自己的政治前途。

 

早在2017年3月5日,自民党内部修改党章,允许党首连任三届,使得已经连任两届的安倍晋三获得在2018年继续参选党首的资格。而由于2014年年底组成的第3次安倍内阁最长任期只能到2018年底,按常理,执政同盟倾向于寻找一个最佳时点提前选举,以便获取更多选票巩固地位。比如2014年众议院选举,便是在2012年众议院选举之后两年就重新大选。

 

日本众议院  来源:DS80s, CC by 3.0

 

但现在这个时点,很难说是举行提前大选的“最佳时点”,更恰当的说法恐怕是“最不差时点”。

 

其实从年初开始,安倍内阁便一直想解散议会重新大选,甚至曾有“4月11日公示、4月23日开票”的传闻。但随着森友学园、加计学园事件相继发酵,自民党政权面临挑战,总选举事宜只得不了了之。到了7月,自民党又在东京都议选中惨败,内阁支持率一度跌破“安全线”30%,这也让安倍晋三难以决心解散议会。

 

7月25日,安倍就加计学园问题接受参议院预算委员会质询 来源:视觉中国

 

不过也在这两个月间,日本最大反对党——民进党党首莲舫在7月27日辞职,引发党内分裂。而领导“都民第一会”赢得东京都议会选举的小池百合子虽然在8月初开始扬言组建全国性政党,尚处于初创阶段。再加上时间推移,森友、加计学园事件多少有所淡化,内阁支持率也回升到43%(NHK9月统计),在未来情况不确定的情况下,如今解散议会确实是一个“不会错”的选择。

 

安倍内阁支持率在今年7月跌落谷底后,在9月有所回升 来源:NHK

 

只是问题在于,安倍内阁放风解散议会之后不久,如安倍内阁的内阁府副大臣福田峰之、民进党议员松原仁便双双离党,各自带领部分部分自民党、民进党成员与“小池新党”合流。而就在两党疲于处于离党申请之际,小池百合子却已经当上了“希望党”党首。

 

 

“小池新党”能获得多少支持?

 

 

9月25日下午,由众议院议员若狭胜等人组建的“希望党”成立,党代表由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担任。这位曾在7月掀起“小池旋风”,豪取东京都议选的女性政治家即将带领新党进军国政。

 

虽然小池百合子在东京都层面锐意改革,其女性身份也更容易让她获得左翼选票青睐,但有趣的是,“都民第一会”与“希望党”虽然以小池这位女性政治家为中心,然而由于法律禁止都道府县知事兼任各级议员,小池本人作为“重要的女性候选人”却不得不缺席都议会与众议院选举。党的核心人物却另有任职,这本身也为竞选带来一些不确定因素。

 

组建“希望党”进军国政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来源:江戸村のとくぞう, CC by 4.0

 

而从政治谱系上说,“希望党”的定位仍是“改革保守”。如果说“改革”是为了争取中左翼以及青年选票支持,那么“保守”便可以理解为要争取反对安倍的保守主义选票支持。事实上“希望党”成立后,保守会派日本维新会党首松井一郎(大阪府知事)便提到,小池作为东京都知事出任新党党首“毫无问题,我不就也是(地方首脑出任党首)么?”

 

除去获得日本维新会支持外,小池百合子特地与任期内大刀阔斧改革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会面,并向媒体表示她获得了小泉的“鼓励”,也不由得让人想起,小池百合子首次入阁便是小泉时代。考虑到小泉纯一郎曾在近年公开批评安倍内阁,“希望党”也颇有借光之意。

 

只是有些借光也并不那么成功。9月25日晚间,小池百合子参加富士电视台节目,在被问到心目中的下任首相人选时,她立刻回答“(公明党)山口那津男先生就很好。”由于都民第一会与公明党在东京都层面联合,小池显然是在试探双方在国政方面合作的可能性。

 

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  来源:STB-1, CC by 2.0

 

但9月26日上午,山口那津男反而批评道“都知事责任重大,(担任党首以后)一脚踏两船可不那么容易”,目前两党在东京都层面的合作也面临解体。

 

的确,小池百合子最受质疑的,便是这个“一脚踏两船”。2016年就任东京都知事以来,小池力推的政策刚刚进入轨道,加之筑地鱼市迁移问题尚未解决,如今并不一定是进军国政的最好时机。抓住这一点,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长志位和夫批评道:“‘小池都政’背弃了都民的期待,带不来希望,反而会招致失望。”

 

  

修宪之路:过,犹不及?

 

 

5月3日宪法纪念日当天,安倍晋三以自民党党首身份向国民发表倡议,提出“希望将2020年作为新宪法施行之年”。

 

按照自民党的提案,宪法第9条在保留原文的基础上,要加入新的一项,将自卫队的存在写入宪法,以便获得宪法支持。较之自民党2012年在野时期提出的变“自卫队”为“国防军”的宪法修改草案,这份提案无疑显得柔和许多。

 

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军进行联合演习 来源:海上自衛隊ホームページ, CC by 4.0

 

但对于这番调整,保守系统内部也不甚满意。自民党旁支人物石破茂便在9月初召开集会,批评目前宪法第9条第2项中“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的规定“有否定自卫队、自卫权的意思”,需要直接修改,事实上对安倍内阁的主张提出异议。小池百合子也认为“宪法除去第9条还有很多可以讨论之处”,希望修订第9条以外的内容。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外相时期也提出过“现在不考虑修改宪法第9条,自卫队即便在现行宪法中也合宪”,希望先将注意力暂时放在其他事务上。

 

当然,修宪之路如何进行下去,还要看2017年这次选举结果。只有自民党、公明党执政同盟继续在众议院保持三分之二多数,才能起码保证自己的修宪主张能够在众议院获得通过。

 

 

 

远方的陌生人 | 英国是如何成为现代国家的

[美] 詹姆斯·弗农 著

2017.9 出版

45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每周末编辑部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远方的陌生人》。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末代沙皇电影遭禁

 德国奇葩党  | 首尔菜市场

敦刻尔克 | 朝美恩怨 | 亚裔在哈佛

战狼2假非洲 德国大选 | 身在朝鲜

驻华记者造假门 韩国家庭里的政治分歧

无现金支付国家 | 德同性婚姻 | 班农在港演讲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梅琼予

版面编辑 | 张梦圆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