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德国大选决战夜:求稳VS求变

蒙页  世界说  2017-09-25 10:59

世 界 说

蒙  页

发自 德国 慕尼黑

当地时间9月22日周五晚七点,德国总理、基民盟(CDU)领袖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慕尼黑市中心广场进行了她本次大选最后一场竞选演讲,与包括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在内的一众基社盟(CSU)领导人一同登台,为本周日的议会选举造势。

 

△ 默克尔(红衣)登上演讲台 (蒙页摄)

 

姊妹党老巢拉票,掌声嘘声并存

 

基社盟是默克尔所在的联邦政党基民盟(CDU)在巴伐利亚的地方姊妹党,两党一直联合竞选。作为基民盟党主席和基民盟/基社盟的总理候选人,默克尔将竞选压轴战选在慕尼黑而不是首都柏林,无疑是大有深意的:巴伐利亚州作为基社盟的老巢,一向是其在联邦大选中稳固的选票来源;而在此次大选组阁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与基社盟展现出团结的姿态以避免选票分流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了。从默克尔和其他几位政客的演讲内容来看,诸如接受难民数量上限等在基民盟和基社盟间有分歧的议题也确实都被有意绕开或模糊化。

 

演讲场地所在的市中心广场是慕尼黑游客如织的地方,除了媒体和基民盟支持者之外,不少外国游客团体也在外围见证了一场德国主流政党的竞选活动。默克尔本人于晚七点准时走上舞台,同时现场外围马上响起了抗议者的嘘声和口哨声,伴随着场内支持者的热烈掌声。

 

广场上前排的支持者与外围的反对者(蒙页摄)

 

在马不停蹄地跑遍全国进行了几十场竞选演讲之后,默克尔显得有些许疲惫,也一如既往地冷静,熟练地逐项阐述她和基民盟在各项政策领域的成就和主张。对于场外此起彼伏的反对声浪,默克尔和她的竞选团队显然早就预料到了;她也没有回避,开场不久就回应道:“只会吹口哨和怒吼的人不会塑造德国的未来;我们基民盟是为了提出解决问题的实际办法站在这里的。”

 

当然,这样的场面本就不出人意料,这样的回应也很可能是一早就写在演讲稿里的。竞选期间,默克尔本人和基民盟都面对着同时来自左右两派阵营的激烈反对和批评;每一场竞选演讲活动的场外,都活跃着立场不同的抗议者。每当她讲到争议尤其大的议题,比如难民危机、家庭政策、抑制房价上涨时,本就没断过的嘘声和口哨声便再一次沸腾,支持者就不甘示弱地高举旗帜大声叫好。一个政客所要面对的热爱与鄙夷,大抵不过如此。

 

左右阵营抗议此起彼伏

 

在此前其它城市的竞选活动上,最高调的抗议者多为一些极右翼团体,有以反移民游行著称的PEGIDA,也有被指责为背后实为另类选择党(AfD)与国家民主党(NPD)合作操纵的抗议团体。这一次在慕尼黑,另类选择党将抗议阵地设在离默克尔演讲现场不远的一个小广场,在那里搭起了帐篷,发动支持者进行反默克尔示威。演讲现场也零散地有些小团体,举着像是用纸箱自制的牌子,上书“只接收真正的难民”“默克尔痛恨德国”之类的标语。

 

相比之下,左派阵营的抗议团体也不甘示弱。一队年轻人在默克尔上台前五分钟在场外连排举起了口号,上面写着“全球反抗战争与资本(Widerstand Global gegen Krieg und Kapital)”,抗议德国政府出口军火武器及在难民问题上的无能。参与抗议的一位29岁男子表示:“以基民盟为首的执政大联盟要为另类选择党(AfD)这样的极右翼势力的崛起负责。如果不是他们的无能,极右翼势力不会有机可乘,获得一批无处泄愤的人的支持。把从战争地区逃来的人遣返回战争地区,这是我们必须要谴责的。”

 

左翼青年的现场标语:“全球反抗战争与资本” (蒙页摄)

 

从难民危机中学到的“教训”

 

与此同时,台上的默克尔继续着她的竞选演讲。她说:“我们从过去的危机里学到了很多。我们当时在一些事情上没有准备好。今后,只要欧洲的边界一天不是安全的,我们就一天不会停止德国与奥地利之间的边界检查。与此同时,我们将加大对战乱地区和第三世界的发展援助力度,争取在当地解决问题,减少难民的产生。”

 

这或许真的是从过去学到的“教训”,也或许是她为了配合姊妹党基社盟选民所能够表达的最激进的意见。之后上台演讲的基社盟秘书长朔尔(Andreas Scheuer)就远没有那么客气了:“有人认为遣返难民是不人道的;但是让我告诉您什么才是不人道的:来到德国、在德国寻求庇护,而同时在德国强奸妇女,这才是不人道!”

 

基社盟秘书长朔尔,图片摄于2016年。 (来源:Michael Lucan, CC by 3.0)

 

朔尔的这句话,让台下叫好声、口哨声同时四起,竞相压倒对方,德国媒体事后用“口哨音乐会”(Pfeifkonzert)来形容这一场支持者与反对者较量音量的竞选活动。

 

默克尔本人从来没有也不会说出朔尔这样的言论:无论她心中所想如何,这不是她的风格。而这一次的她,听到这句话之后,随着台下基社盟支持者会心的笑声和叫好声,也鼓掌笑了。

 

基社盟:党内反思与艰难转变

 

类似朔尔这样的言论,不仅在基民盟与基社盟党外引起反对,在党内似乎也不是没有争议。“我个人无法对这样的言论产生认同感。我觉得这样一概而论的煽动性说法不解决任何问题,”慕尼黑大学博士生Benedikt说,“毕竟犯罪的难民是少数。基社盟秘书长这个职位上的政客一向比较倾向于表达比政党整体更极端的立场,我觉得这一次尤其与近来另类选择党崛起、基社盟尝试要重新争取失去的右翼选民有关。

 

在平均年龄为59岁的基社盟(2017年数据)里, Benedikt是少有的年轻而党龄达15年的党员。作为有着深厚宗教文化传统的政党,基民盟与基社盟过去给人的印象多是以年长男性党员为尊、等级森严、价值观保守等等,基社盟尤甚;但近一二十年来,基社盟党内也经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转变,艰难地追赶着时代的脚步,努力赢取年轻选民的支持。

 

作为目前巴伐利亚州议会最大党,基社盟在社会议题上立场比基民盟更偏保守。

 

譬如在LGBT议题上,其实基民盟和基社盟内部不乏坚定支持同性婚姻平权的党员,尤其是年轻一代。但他们对一个庞大的保守派政党在这个议题上缓慢而艰难的态度改变有着较高的容忍度,认为只要有改变就已经难能可贵了。

 

Benedikt说起,十年前他曾向基社盟党部提交申请,要求在政策上允许同性结成伴侣,但那个年代,这样的申请甚至无法被递到党部。而今天的基社盟,虽然还不同意同性与异性婚姻的完全平权化,但“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完全否定了,态度上积极了许多”。

 

德国议会在今年6月30日投票承认同性恋婚姻,基民盟与基社盟的保守立场是拖延LGBT平权实现的一个原因。

 

“一个如此庞大的政党,要照顾平衡那么多人的利益和意见,改变起来是很难的;我觉得只要有建设性的讨论存在,我们就会一直向前走。”Benedikt补充道,“不过,以我的观察,这些讨论通常不是由默克尔发起的。”

 

默克尔执政风格:受拥戴也受批评

 

对默克尔本人,党内还存在其它批评。Benedikt认为,“对很多希望推进欧盟一体化的年轻选民来说,默克尔在这方面太保守;她总是等着矛盾的各方都表达意见之后,再静观其变,最后或许给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几乎从来没有提出过具体的实际解决方案。我认为很多问题,比如欧元危机和难民问题,我们就是需要清晰的蓝图,通过加强欧盟的行动力、制订统一的难民相关法案来解决。”

 

然而,默克尔静观其变的习惯,恰恰也是许多不愿意冒险的选民选择她的原因。对党外的反对者来说,她的这种执政风格和她的政党的保守步伐则是令人疲惫的:“静观其变”无非是投机取巧性的审时度势,避免最后被要求负责任,缺乏坚定立场和信念。

 

默克尔(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左)与前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右)。舒尔茨现为德国社民党(SPD)总理候选人,是本次大选中默克尔最大的对手之一。

(来源:Erlebnis Europa)

 

演讲现场另一处显眼的抗议是一只硕大的白色热气球,上面写着“全民公投”的大字,由一个名为“更多民主”(Mehr Demokratie)的、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倡导推动在联邦政治层面实行全民公投的协会升起。协会发言人解释道:“我们已经成功在一些州的地方层面推动开始实施公投了;在联邦层面,其它政党也先后表示原则上不反对,只有基民盟/基社盟和默克尔本人,仍然坚持反对引入公投机制。”

 

2011年,这个协会曾成功收集到三千多份公民签名,向联邦宪法法院起诉当时的联邦议会准备通过的一项选举改革法案违宪。最终法院裁定该法案违宪,议会于2013年通过一项新法案,使得联邦议会的设席制度对参选的各党派来说更加公平,不致有大党因为获得较多的地方议员席位而在联邦议会中占据超出得票率的席位数。

 

持“全民公投”气球的抗议者 (蒙页摄)

 

无论结果如何,此次议会选举都是德国社会各方求稳和求变之争的集中体现。在国际社会日益纷繁、各派极端主义抬头的时势下,默克尔一旦再次当选,如何继续平衡这场求稳与求变之争,无疑是个艰难的终极议题。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特朗普飓风行  | DACA

加拿大设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敦刻尔克 | 德同性婚姻 | 亚裔在哈佛

战狼2里的非洲 印度废钞 | 身在朝鲜

驻华记者造假门 韩国家庭里的政治分歧

无现金支付国家 | 朝美恩怨 | 班农在港演讲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运营编辑 | 谢灵子

版面编辑 | 徐一彤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