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全球首个无现金支付“国家”,竟是因为太穷?

沈诗伟  世界说  2017-09-19 15:04

写在前面当越来越多的发达和发展中国家正用手机向无现金支付迈进时,一个位于非洲东部、成立仅26年的“索马里兰”走入了人们的视线。索马里兰?没错,不是索马里。


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发,一个半小时的航程后,便可以抵达“索马里兰”,一个地图上不存在、不被任何国家和组织承认的、已经“独立”26年的“国家”。然而就是这个仅有350万人口的东非小国,极有可能成为全球第一个无现金的地区。


世 界 说

沈诗伟

发自 索马里北部地区 哈尔格萨


“这里是索马里兰,我们不是索马里”


地图上,索马里和埃塞边境的索方一侧本是索马里,本应悬挂蓝底白五星的索马里国旗。然而,当地却飘扬着一面绿白红黑五星、上书清真言的“国旗”。已飘扬近二十年的“国旗”,说明象征这里已然是另一个国度。


 飞机上俯瞰索马里北部海岸线 来源:作者摄

无论是经陆路还是民航入境,海关的入境官总是操着略带阿拉伯口音的英语说着,“Welcome to Somaliland”(意思是“欢迎来到索马里兰)。护照上的签证和入境章也在提醒每个过往的人,这里是索马里兰,是实际存在的国家


这个地图上不存在的国度,有自己的名字“索马里兰共和国”,有自己的“首都”哈尔格萨(Hargeysa),首都机场不仅与邻国埃塞和吉布提有定期航班往来,与迪拜、开罗和内罗毕等地也有定期航线。


 国旗

当地民众对来此的外国人有意无意地强调着“我们是索马里兰,我们不是索马里。”在吉布提时,我笔者与在当地工作的索马里兰人攀谈,他们讲得最多的是“我们的国家很和平,混乱的是索马里,我们索马里兰欢迎你们。”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国家,却在手机移动支付的领域里走在了前端


尴尬国际地位加速无现金支付发展


到一个新的国度,换当地货币是首要的。不过,同银行那种高大上的换汇地点不同,索马里兰首都哈尔格萨的钞票市场,绝对是全球罕见的风景线。在钞票市场,500面额和1000面额的索马里兰先令纸钞,成捆地摆放在地上。


市场上没有保险柜,没有验钞机和取款机,更没有保安。最多只是在成捆的纸钞上套个网子或者蒙块破布。在钞票市场,人人仿佛都是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摊主坐在旁边,等着用几捆纸钞,从偶尔遇到的外国游客那里换点儿美元欧元。


哈尔格萨的货币市场,成捆的货币摆在街上 来源:Najeeb (CC BY-SA 2.0)

以索马里先令为基础的货币体系,早已在1991年索马里内战中灰飞烟灭。单方面“独立”的“索马里兰”,成立了央行发行了货币,重建货币体系,“索马里兰先令”成为官方通货。不过,由于“索马里兰”未能获得国际社会认可的尴尬地位,同样尴尬的货币只能在本国流通。


因为当地经济体量小,加上对本币缺乏信心的民众,更愿意兑换美元和欧元这样的硬通货,邻国吉布提法郎和埃塞俄比亚比尔也是许多人认可的货币。此外,央行对钞票交易不禁止。这才出现哈尔格萨钞票市场的钞票成捆出售,又没人担心会被哄抢的景象。


另外,自1991年宣布独立后,“索马里兰”的官员为实现其政治目的,随意印刷货币,导致货币连年持续贬值。可以说,正是当地货币的快速贬值加速了索马里兰的移动支付发展,才使其首先成为全球无现金支付的地区。


纸币 来源:Brian Dell (free to share )

事实上,由于缺少国际社会的认可,“索马里兰”没有正规的银行系统和自动取款机。直到2009年,当地的两家私人公司——Zaad和e-Dahab才开始填补这一市场空白,形成了手机银行经济体系。


人们通过这两家公司,把钱存到手机上,然后以私下商定的价格进行交易。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里,哈尔格萨的8万多人已经与Somtel签署了ZAAD移动货币服务,用于汇款、零售采购和账单支付。由此看来,摆脱现金支付对于“索马里兰”来说可能是一种必然。


贫穷国度的现代化手机移动支付


在“索马里兰”这个贫穷国度的首都,电力和自来水等设施,早在上世纪80年代,索马里前总统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轰炸哈尔格萨时便遭受重创。如今,除了当年中国援建的索马里哈尔格萨自来水厂,能够勉强供应一定饮水,多数民众仍要靠牛车和驴子,从遥远的地方拉到饮水。


然而,就在这样极度贫困和清洁饮水难以保障的国度,手机移动支付早已成为最先进的技术之一。就连仍在战火之中的索马里,也已实现移动支付。极大的反差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来源:Vincent van Zeijst (CC BY-SA 3.0)

在“索马里兰”。通过移动金融公司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每个人可以将手机号码连接银行账户,通过收发手机短信便可实现时时转账支付。接收人只要凭借手机号到电信服务机构就可兑换现金。


简单来说,这项技术就是将手机号以银行账户的方式进行管理,使用步骤类似早期的手机充值卡,只需要基础的通讯技术,因此它在非智能的按键手机即可完成。与其他需在智能手机上操作的软件相比,“索马里兰”的无现金支付看起来更加简单明了,它既不需要依靠互联网技术,也不需要智能手机作为其运行平台


 埃塞索马里兰边界索方移民局 来源:作者摄

纵观非洲,因为智能手机的整体普及程度不高,所以这种在非智能手机上应用的移动支付体系在如加纳、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等其他非洲国家中也是比较普及的。


只不过索马里兰的特殊性在于,这种现代化支付方式与其当地生活基础设施落后的现状所形成的巨大反差,要远大于其他非洲国家。除此之外,它还是一个没有被任何主权国家或国际组织所承认的所谓的“独立国家”


△ 索马里兰哈尔格萨的战争纪念碑 来源:作者摄

在哈尔格萨,从实体商店到乡下的路边小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采用无现金支付,现金已经被边缘化。“索马里兰”这项移动支付便捷化业务在2010年便已经开通 。而那时,国人还不甚了解微信支付是何物。看来,在现代化移动支付领域,非洲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已经走在了前列。


索马里战国时代的和平绿洲


近日,索马里新总统宣布,全国进入“战争状态”,全力打击地方武装和索马里青年党等极端分子。


 索马里兰地区的海边 来源:作者摄

与军阀混战、海盗横行的索马里相比,裂土封国二十余年的“索马里兰”更像是一片和平绿洲。在首都市中心,战争期间被击落的米格战斗机和缴获的坦克做成的纪念广场,静静地提醒着人们和平来之不易。


在遭受西亚德(索马里前总统)狂轰滥炸后的1991年5月18日,哈尔格萨(索马里兰自认首府)正式宣布脱离摩加迪沙的控制。在经历1994至1996年短暂的政治危机后,“索马里兰”颁布了新宪法,确立了总统制,实现政权和平过渡;西方议会制和当地传统部落长老政治相结合,确保了政局的稳定和境内部族的团结。


△ 哈尔格萨 来源:YoTuT (CC BY 2.0)

为巩固“独立”地位,“索马里兰”建立了约三万人的军警力量,一方面阻止索马里战火祸及自身,另一方面也是威慑蠢蠢欲动的摩加迪沙当局。


索马里兰和平的局面,和饱受战火侵扰的摩加迪沙形成了鲜明对比。就连一些在摩加迪沙的联合国工作人员,都跑到这边办公。当地民众也在残垣断壁上重建家园。如今,一些残破的房屋被推平,盖上了新的楼房。


 索马里兰境内被击毁的坦克残骸 来源:作者摄

如今,“索马里兰”的领导者们已建立起稳定的政府、军警和法院系统,其与周边邻国如吉布提、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关系也在稳定发展中,秩序良好,社会稳定。


但是虽然由于缺少国际承认,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援助,当地经济和基础建设发展缓慢,但当地老百姓安居乐业,对人友善。毕竟,战乱的年代,和平安定是最重要的。


派驻海外,尴尬国际地位的联络处


国际承认,像每个争取外界承认自身地位的政治体和新独立国家,实现建交并互派大使建馆,是获得国际认可、行驶主权国家权利最为重要的步骤。不过,“索马里兰”派驻埃塞和吉布提的外馆,长期以来只能以“联络处”的名义活动,派驻的最高长官也只能使用“代表”的称呼。


市中心的战争纪念碑 来源:najeeb(CC BY-SA 2.0)

近乎暧昧的“关系”,完全不是主权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虽然有着一些来往,但从未给予“索马里兰”以主权承认。如今,单方面 “独立” 26年的“索马里兰”,仍是地图不存在的国家,派驻的外馆无法以大使馆名义活动


由于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索马里兰”不仅无法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获得贷款,难以开展正常的国家交往。尽管“索马里兰”政府坚称,独立只是恢复1960年,索马里兰从英属索马里独立的历史事实。

△ 索马里兰驻埃塞俄比亚联络处 来源:作者摄

虽然经过多方争取,“索马里兰”获得联合国一笔拨款,在哈尔格萨修建了一座现代化监狱,用于打击和关押海盗与基地组织索马里“青年党”成员。但国际社会依然不承认其合法地位,坚持索马里的领土和主权完整。


目前来看,非洲国家对“索马里兰”的主流意见是不支持其独立地位。究其原因,不仅有非洲各国对“尊重殖民时期各国版图边界,避免邻国发生更多冲突原则”的坚持,更是对承认“索马里兰”独立地位,会刺激索马里其他自治政府离心力的担心,加剧东非之角的混乱。


有些国家更是从本国存在分离势力的隐忧出发,更不愿支持“索马里兰”的独立,尽管当地的国家治理远比摩加迪沙要好的多。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驻华记者造假门 | DACA

敦刻尔克 | 朝美恩怨 | 朝核有外援

战狼2假非洲 俄VPN被禁 | 剖腹产

在中难民 | 德同性婚姻 | 在德穆斯林

印度废钞 ISIS电视剧 | 亚裔在哈佛


END

  

 责任编辑 | 陆  晨

  运营编辑 | 谢灵子

  版面编辑 | 何婧园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