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德国的大腿这么粗,俄国人哪来的第三条腿?

克罗采和春天  世界说  2017-09-11 16:16

约瑟夫·海顿是出了名的爱国者,在1797年为先皇弗朗茨陛下创作了国歌《帝皇颂》,这成为我们帝国的国歌。然而大德意志主义者也很爱海顿,爱到把《帝皇颂》的歌词改成了“从马斯河到梅梅尔”,凡是家里有人说德语的地方都莫非王(而不是皇)土。但海顿出生在奥地利和匈牙利边境,在匈牙利最大的贵族艾斯特哈兹亲王家侍奉了大半辈子,整个天主教世界都找他预订作品,最成功的商业演出则是在伦敦。大德意志再大,也是装不下这样的人生的。这首1795年所作的《吉普赛回旋曲》(39号钢琴三重奏的急板乐章),就带有匈牙利的风格。


△   约瑟夫·海顿老爹最著名的肖像,其实美化了真人


9月8日,星期六,晴。


我今天把这个本子翻开,靠在椅子上看了看上星期写的东西。我发现我确实是被AOK(最高统帅部)的那种乐观情绪感染了。我把局势写的太乐观,这让我显得很肤浅,不过好在我把这个本子锁起来了,应该没人能看到。

 

士兵应该快乐嘻嘻哈哈甚至吵闹,因为士兵都是愚蠢的,只有欢蹦乱跳才能让长官确定他们身体健康。但是军官不行,军官应该保持严峻的态度,这是自古以来的军人传统。老皇帝就明白这一点,穿军服的时候他很少笑,因为他一辈子大多数时候都穿军服,所以他一辈子都不怎么笑。而新皇帝则对此不以为然,他穿着军服却总是喜笑颜开,而他任命的新首相,塞德勒先生穿着大礼服却总是表情严峻。这是一对不尊重传统的人。


△   喜笑颜开的卡尔陛下


好消息全都来自东线的德国人。俄国人垮了,德军这周攻下了里加,而且还在继续前进,至少他们的总参谋部说他们还在继续前进。但俄国人垮下去之前还踢了我们一脚,这一脚被俄国人垮下去的身影遮住了,所以这周我翻阅夏季作战的简报的时候,被七月里我们在东线的惨重损失吓了一跳。俄国人的一条腿已经被德国人掰折了,另一条腿被彼得堡愤怒的工人和士兵拖着,我惊奇他们怎么还有一条腿能用来踹我们。


△   根据本周从美国得来的情报,俄国的血真的应该流干了,连中国也派了15000人到东线增援。很好奇他们能对战局起到什么作用。哦不用紧张,这不是什么机密,只是我在情报部门的朋友在美国吃早饭时从报纸上看到的。


上个月意大利人又进攻了我们一次,我都数不过来这是第多少次伊松佐河战役了,第十一次?还是十二次?我们的损失和意大利人一样惨,据说我们的皇帝去找鲁登道夫将军,但是鲁登道夫不为所动,然后我们的皇帝又去了威廉皇帝,威廉表示会派人来看看我们是不是已经到了绝境。AOK希望我们能为此做点准备,让德国盟友看到我们确实已经山穷水尽了。而我觉得我们根本用不着准备,我们已经山穷水尽快四年了,德国人来了就能发现这一点。


△   我们在意大利战线上的骠骑兵。看起来很精神,因为这是在1914年。

德国人上个月已经来了一趟维也纳在我们忙着召开帝国会议和组织新内阁期间,他们也有了一位新的帝国宰相。米夏埃利斯(Georg Michaelis)先生!一位平民出身的德意志帝国宰相,在就任宰相之前是帝国粮食委员会什么的主管我无法想象德皇怎么会任命这样一个人,不过我们对德国的消息总是不太灵通,法金汉将军接替小毛奇几个月了,我们的康拉德将军发的电报还都是给小毛奇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贝特曼-霍尔维格已经垮台了,1914年带领我们这个世界走进战争的当局者现在大多已不在位了。


△   把德国拽入战争的前宰相贝特曼-霍尔维格(Theobald von Bethmann-Hollweg)。别看他穿着军装,他从来没参过军,这套衣服是战时凭荣誉军衔发的。


△   德国的新宰相米夏埃利斯。如果你不得不领导一个被好战分子把持的国家与敌国谈判、同时让自己的国民撑过一个缺衣少食的冬天,你也会是这个表情。


教皇在上个月表示愿意调停,所以米夏埃利斯先生带着他的国务秘书们来维也纳听听我们怎么想。好在我们帝国的外交大臣不属于维也纳的奥地利内阁成员。布达佩斯的内阁有一个对匈牙利议会负责的外交大臣,但是维也纳的外交大臣是帝国的外交大臣,负责整个二元君主国的外交事务,所以他只对维也纳和布达佩斯两个议会选举的共同委员会负责。因为维也纳的议会已经关闭了好几年,所以这些年里他都只对皇帝和皇帝的国务委员会负责。

 

我们的皇帝一继位就选择了切尔宁(Ottokar Czernin)伯爵。这位伯爵作为我们的驻布加勒斯特大使没能阻止罗马尼亚国王对我们宣战,但是他的高明之处在于,虽然他接到的训令是把罗马尼亚争取到我们这边来,但是他从赴任之前就一再宣称罗马尼亚人是靠不住的,是靠不住的!然后在他的努力下,事实印证了他的观点。


△   罗马尼亚在我们帝国的东方,且他们的老国王喜欢德国,所以他们在战争初期是我们的盟友。但它同时也在俄罗斯的南方,而且他们的新国王喜欢协约国,所以在俄国人去年春天打垮我们之后,他们就在8月份突然反水了。好在有德国人的“关怀”,切尔宁伯爵没能从谈判桌上拿下的布加勒斯特,被德军用毛瑟步枪拿了下来。

这位切尔宁伯爵出身波希米亚,不过是我们皇帝已故的伯父皇储斐迪南大公的坚定支持者之一,时至今日依然没有忘记大公的三元君主国理想。这一点让匈牙利人对他切齿痛恨,当听说皇帝要认命他为外交大臣的时候,匈牙利人迫切的要求皇帝赶快去布达佩斯加冕,因为加冕之前皇帝要宣誓遵守匈牙利宪法和奥匈协约。


切尔宁伯爵热烈的主张恢复和平,在这一点上他和皇帝很相似。但是切尔宁伯爵比我们的皇帝有经验,也更现实。在眼下的中欧同盟里,我们、保加利亚、都已经拴在德国人的腰带上了,当然还有奥斯曼帝国,虽然可能是踩在德国人的脚底下。 


△   切尔宁伯爵出身波希米亚。去年他作为大使为我们失去了罗马尼亚,现在他当上了帝国的外交大臣,但显然不想把帝国也丢了,所以他必须争取和平。这可不比在俄国人的刺刀面前挽留罗马尼亚容易多少。

伯爵很清楚我们的帝国不可能脱离德国,没有他们的援助我们无法生存,因此我们不可能采取自己的外交政策。我们只能尽可能地说明眼下的局面,让德国人接受我们的观点,然后尽可能的创造和平。但我们的皇帝并不理解这一点,他正在通过他的亲戚独自和协约国接触,而且他觉得这样可以瞒过自己的外交大臣,甚至瞒过消息满天飞的维也纳人。好在我们的外交大臣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但无论是皇帝还是切尔宁伯爵,成功的希望都微乎其微。德国军人里最后一个能够面对现实的法金汉将军没有得到贝特曼-霍尔维格的支持,而德国政治家里最后一个能够保持独立性的贝特曼-霍尔维格也没能得到帝国议会的支持。现在换成一个管粮食配给的人当帝国宰相,而在他的领导下,柏林街头已经因为哄抢粮食发生骚乱了。

 

据说这位帝国宰相在维也纳向切尔宁伯爵坦言,德意志帝国也撑不过战争的第四个年头,而我觉得整个中欧盟国都撑不过第四个冬天。而且从天气上看,这第四个冬天马上就要来了。




最寒冷的冬天 | 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美] 大卫·哈伯斯塔姆 著

2017.8 出版

88元 定价

  读者福利  


留言区写上你的感受,每周末编辑部会筛选优秀评论,被选上的读者将获得一本《最寒冷的冬天》。

欲获取本书的更多信息,快扫码添加小世儿。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裸骑者上了共享单车

战狼2假非洲 俄VPN被禁 | 剖腹产

敦刻尔克 | 朝美恩怨 | 朝核有外援

在中难民 | 德同性婚姻 | 在德穆斯林

俄社交软件被封 | 义乌商品打进摩苏尔

731部队 | 特朗普飓风行 ISIS电视剧


Wir sehen uns nächsten Freitag!

下周五再见!



 欢迎转发朋友圈 转载请联系微信后台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