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三星少主李在镕向朴槿惠行贿遭判刑5年

杨虔豪  世界说  2017-08-28 11:32

世 界 说

杨 虔 豪

发自 韩国首尔

 

韩国最大财阀三星集团涉入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崔顺实“干政门”中的贿赂事件,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在25日做出一审宣判,三星副会长李在镕被判处5年徒刑,法院正式认定对价关系,将对被收押中的朴槿惠一审判决,产生直接影响。

 

25日早晨,位在首尔江南地带的中央地方法院周围,气氛肃杀。力挺三星和朴槿惠的极端保守派群众,聚集在场外,守候下午2点半开始,法院对三星集团副会长李在镕涉入干政门贿赂事件事件的判决。

 

才过40分钟,听闻少主被判5年实刑,三星支持者潸然泪下、情绪崩溃,但在另一头的进步派市民团体,则认为量刑过轻,感到些许失望。

 

△ 三星集团实质控制人李在镕,49岁(图源:KBS / CC BY 3.0)

 

早在几天前,法院举行现场聆听者的抽签,竞争率为15对1,这比之前朴槿惠首次开庭时,申请聆听的竞争率7对1还要高出两倍,显见大众对这起案件的高度关注。

 

法官在庭中表示:“以李在镕为首的三星集团成员,面对在经济政策(之决策)上最终持有无比权限的总统,抱持期待希望能从中获得协助,因而提供贿路,并在此过程中,私吞了三星电子资金、规避这些资产至国外,并隐匿犯罪收益,我们判断事件的本质,是政治权力与资本权力间,不道德的勾结。”

 

干政门中,李在镕被指控密会朴槿惠,透过捐款给朴的“密友”崔顺实所操纵的基金会,并支援女儿郑宥罗在德国从事马术训练,来获得政府对三星合并子公司与李在镕继承集团经营的支持。

 

特侦组和法官的认定差异

 

早先,韩国的独立特别检察(以下简称特侦组)以李在镕涉及行贿、私吞、将资产规避至国外、隐匿犯罪收益和国会伪证等5大嫌疑,对李在镕求处12年重刑。

 

而目前韩国法律规定,私吞金额超过50亿韩元,可处5年以上至无期徒刑;将资产规避至国外,可处10年以上至无期徒刑。这两项嫌疑被认为是构成刑期长短的关键;再来则是行贿,可处5年以下徒刑,或易科罚锾。(韩元对人民币汇率约为10000:59)

 

但25日法官的量刑不到特侦组求刑的一半,“判刑过轻”的舆论批评,开始浮现出来事实上,当中出现的刑期落差,导因于特侦组及法院对李在镕的行贿金额,存在不同评判。

 

特侦组认定三星集团分别捐款给崔顺实与侄女张诗昊所把持的K体育基金会(79亿韩元)、MIR基金会(125亿韩元)及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16.2亿韩元),加上另外支援崔顺实女儿郑宥罗马术训练的77.9亿韩元,总共约为298亿韩元。

 

而法官虽认定K体育及MIR基金会,是崔顺实用来追求私益的工具,而朴槿惠也涉入其中,但难以评断李在镕对此知情。

 

另外,朴槿惠早在就任初期,就开始推动文化振兴与体育培训等国家政策,三星集团也从朴槿惠就任第2年的2014年,每年捐献5000亿韩元给公益基金会,因而捐款给K体育与MIR基金会,无法视为对价关系。

 

法官最后只认定三星集团给予郑宥罗马术支援(法院下修金额至72亿韩元),还有提供给英才中心16.2亿韩元的过程中,朴槿惠和三星都清楚意识到这段往来行为,具有协助支援李在镕继承三星集团之目的,因此在此环节才正式确立对价关系而定罪。

 

只是法官这样判定下来,三星行贿金额已减至88亿韩元,与特侦组的认定存在巨大落差。

 

 

另外,特侦组原先认定三星捐献给郑宥罗训练马术的77.9亿韩元,除了行贿外,也构成规避资产至国外;法官审理时,以三星事先拟定的金费申请书为依据,对这笔金额细部划分成两大部分来评价。

 

金费申请书纪录中,77.9亿韩元中,有34.9亿韩元最终送达至崔氏母女在德国另设的体育公司银行帐户中,另一笔43韩元转至三星电子公司在德国的银行帐户。法官认定前者后者尚不构成犯罪,最终只认定37亿韩元构成规避资产至国外,未达法律规定超过50亿韩元得以处10年以上至无期徒刑之标准。

 

私吞(包括行贿)和财产规避至国外的金额,经法官认定而大幅下调,连带使一审的量刑减轻许多特侦组已表示,会尽力采取行动,让李在镕获得重刑;三星集团律师则表示,无法接受结果,将即刻提出上诉。

 

韩国各界反应

 

 

历代韩国财阀首脑被判刑的纪录中,获刑最重的是涉嫌作假帐与贷款欺诈的大宇集团总裁金宇中,在被检方求刑15年后,2005年一审判决中获刑10年,二审则获得8年刑期;最后获得当时总统卢武铉特赦。

 

李在镕的父亲─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也因涉及私吞财产与于逃税,遭检方求刑7年后,法院于在2008判处3年徒刑,但获缓刑机会,原本还得缴纳1100亿韩元的罚锾,但最后获当时总统李明博特赦。

 

“法官认定大部分犯罪嫌疑有罪,对此我表示欢迎,但认定捐款给MIR与K体育基金会不构成行贿并不妥当,而且考量李在镕的5项嫌疑都被认定有罪,只判5年是难以说服人的。”长期为社会正义奔走的韩国代表性法律团体“为了民主的律师联会”律师金洧廷向记者评价道。

 

因李在镕已被收押,案件原则上须在两个月内宣判,但可以多延长两次,所以每一次审理与判决,最长会耗上6个月。金洧廷指出,案件应该会上诉到大法院(3审),亦即最终结果出炉,可能还要等1年时间。她更说道:“现在大家忧虑的,是二审结果,量刑会不会变更轻。”

 

面对一审判决,朝野政党都表示尊重判决结果,但隐约透露各自的不满。

 

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将判决视为拔除政商勾结与恢复社会公平的契机;党魁秋美爱表示:“殷切希望借此机会,让三星能成为透明化,并为社会尽到责任的企业。”

 

因亲信门事件丧失民心支持,而沦为在野党的自由韩国党,则发表声明称:“令人忧虑的是,围绕于案件裁判的外部政治与社会威胁仍然存在…之后的上诉审理,不应受到舆论浪潮和政治圈的外力压迫而翻转。”

 

而法院本次做出的判决,极有可能对接下来将登场的朴槿惠一审判决,带来不利影响尽管对犯罪涉及的金额,特侦组与法院的认定有不少出入,但法官认定朴槿惠索贿、崔顺实收贿的共犯关系,并指出朴槿惠已分明意识到三星集团存在经营权继承问题,作为诱引三星“捐款”的动机。

 

另外,判决文中也明确指出,包括K体育与MIR基金会,都是崔顺实用来追求私益的一人公司,而朴槿惠同作为“共谋”,相关内容已形同确认朴槿惠滥用权力构筑贪腐网络,接下来,朴槿惠有很高的机会被判重刑。

 

(作者为驻韩独立记者)

 

>>>>朴槿惠案相关报道

关于韩国干政门事件,你能看到的最全梳理

韩国宪法法院罢免朴槿惠判决书全文翻译

朴槿惠遭弹劾后,韩国政局新一轮游戏开始

大选进入倒数时刻,韩国法院为何收押朴槿惠

 

END

责任编辑 | 秦轩、余佩桦

版面编辑 | 余佩桦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