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阿拉伯网红,中国制造

吴子夜  世界说  2017-08-25 16:04

写在前面:新闻中的阿拉伯世界有战争、恐怖分子和面纱。社交媒体上的阿拉伯世界有阿拉伯网红等年轻人的二次元文化。他们在Youtube上唱歌,在Instagram上晒时装和口红,也会和中国某些直播平台上常见的那样,表演吃蚯蚓、喊麦,甚至不可言说的表演。有趣的是,尽管沙特是阿拉伯最保守的国家之一,那里的年轻人却是阿拉伯网红文化的主力军。对了,他们的直播平台是中国人带去的。



世 界 说

吴 子 夜

发自 中国 北京


当我给在中国生活了很久的阿拉伯朋友艾安诚发了一张Papi酱某期视频的截图后,他瞬间就明白了我所指的是什么,并对我说:“我们那里也有网红,类似这样的的Youtuber有很多。”中东的社交媒体除了YouTube、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外,甚至还有来自中国的直播软件,也因此而衍生出了一批来自中东世界的网络红人。



△ 福布斯中东网红榜



据福布斯中东版统计,阿拉伯国家粉丝量最多10位YouTuber中,有8位来自沙特,最多有370万粉丝,即使在相对不太稳定的叙利亚,同样也有Youtuber的粉丝量达到了82万。


△ 拥有82万订阅量的叙利亚Youtuber, Assala

中国手机品牌找了阿拉伯网红来代言

某中国手机品牌的各大社交媒体在上个月中旬同步发布了其最新款手机的宣传视频,视频中出现了六位面孔。据官媒标记,这六位竟然都是网红级人物,他们的Instagram最少的有3.7万粉丝,最多的则有145万,其中三位来自沙特,三位来自迪拜。


据Internet World Stats网站的数据显示,中东地区网民占该地区总人口的57.4%,而全球平均网民占比仅49.2%。一个产品想要在阿拉伯国家做宣传,比起找荧屏上的明星代言,那些活跃在网络社交媒体上、拥有更大影响力的“红人”们逐渐成为首选。


翻阅这六位代言人的Instagram的账户,基本上可以称得上是中东时尚的风向标,有的为杜嘉班纳(D&G)走过秀,有的代言过百事可乐,还有最近十分流行的“中毒妆”爱好者。


   代言该品牌手机的“中毒妆”爱好者Tamara


粉丝最多的是来自沙特的阿拉伯兄弟(Saudireporters),两个人各有160多万的粉丝,再加上公共帐号的粉丝总量已逾500万。两兄弟一个叫阿卜杜阿齐兹,另一位是阿卜杜拉,两人在六年前因为一条“在大街上卖洋葱”的搞笑视频而一夜爆红,六年间共发布127条视频,每一条都是百万级的观看量。其中最火的一条视频内容是两兄弟共同制作食物然后品尝,从他们浮夸的表情可以看出基本上每道菜都是黑暗料理,浏览量突破了880万,而他们YouTube只有300万的粉丝。


最新一期的视频在一周内很快突破了百万,讲述的是他们在树林里待了一整天,期间发现了很多蚯蚓并尝试生吞了一条下去。


   沙特两兄弟的第一期视频截图和最新一期视频截图

官方媒体都为她打Call的沙特女网红


来自沙特22岁的女生Njoud同样是YouTube上的红人,拥有140万粉丝。沙特的官方媒体“阿拉伯卫视台”在2016年就曾发推介绍了该网红,称其是“在YouTube上掀起浪潮的沙特女性”。

Njoud所发布的视频内容多是与生活相关或是搞笑类的,其中最高有300万的浏览量,在这条视频下方有一则来自网友Solo Pants的英文留言:


 “我和阿拉伯人相处得很好,我也是阿拉伯人,但是我对于(视频的)评论的部分十分失望,人们一直说这儿是圣地那儿也是圣地,但是我们不能决定什么是被允许的什么是不被允许的,也没办法决定别人是去天堂还是地狱,更没办法决定别人的宗教信仰,为什么我们不能冷静下来,让这个女孩(Njoud)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家都说阿拉伯人诚实且好斗,这无可厚非。”


这条评论得到了147个赞,仅次于“对她最开始的笑一见倾心”这一评论,同时博主Njoud也将其置顶,由此便可以看出这番话得到了这个沙特女孩和众多网友的认可。

   沙特阿拉伯卫视台曾发布关于Njoud的推特

据沙特媒体Saudi Gazette报道,沙特人在YouTube上花费的时间在2014和2015年之间增长了50%,沙特人均观看时间也位居全球最高。


除Njoud外,还有很多来自中东世界的女网络红人,她们有的是展示中东和西方甜点的制作,有的是教女性们如何化妆以及如何搭配衣服。


YouTube中东及北非负责人 Diana Badda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提到,“很高兴看到这些女性的辛勤工作都能被硬数据证实,她们不断更新自己的内容不仅有用还是创造力的体现,向全世界10亿用户讲述自己的故事。”


阿拉伯国家除了网民数量多,阿拉伯人口的平均年龄也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据网站Youth Policy显示,阿拉伯国家25岁以下人口占比达60%,平均年龄为22岁,而世界平均年龄是28岁。因此,中东世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地区之一。


中国人把直播带进了阿拉伯世界


网络直播如今已渗透在中国人的生活当中,而在国土之外,中国人也将直播带进了阿拉伯世界。譬如7Nujoom和Bigolive这两个app就在中东及北非地区有着广泛的应用,区别在于Bigolive更国际化,除了南极洲之外,其他各大洲均有人直播,这也为阿拉伯人打开了一扇门,让他们在世界自由出入。


“黎巴嫩感觉就是三高,高冷高素质高颜值,埃及人就比较接地气、乡村风,摩洛哥人热情开放,气氛活跃得好,” Bigolive阿拉伯地区市场经理逸峰告诉我,“沙特是做的最好的,总收入一般排在前五,沙特人外表保守但语言挑逗。”


第一次使用这个app观看直播的时候,当时阿拉伯大部分国家正处早晨八九点钟的样子,黎巴嫩只有不到15个人在直播,而沙特直播的人数已经需要将页面向下滑动很久才可以看到底。


直播间里最多可以有三个人同时进行直播互动。在浏览沙特区域的直播时可以看到菲佣在直播做家务,同时还有两个菲律宾人在和她互动。“我们在东南亚的市场做的也很好,所以也是方便了大家的联络,”逸峰说,“下一个版本直播间最多可以出现9个人。”


此外,直播间里还能看到在摩洛哥跳着肚皮舞的男人,在卡塔尔奢侈度日的土豪,以及在也门诵读着古兰经的虔诚穆斯林。 阿拉伯世界的青年人都在这个平台里展示着自我,也最终在这里将自我释放。

   右上的头像点进去是在热舞的摩洛哥男子

网络的发展让阿拉伯人和世界之间有了更多维的沟通渠道,同时也让众人了解到,他们对时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她们也不只是活在面纱之下。


这些你还值得看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