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在东京拜师学艺,日本舞教会我的事|世界工民

新新  世界说  2017-08-21 11:32

编者按:日本舞是注重门派传承的传统艺术,学舞者多半出身舞蹈世家,作者因为采访工作而接触到藤荫流舞蹈,经过引荐开始学习舞蹈的文化、礼仪、历史。

 

世 界 说

新新

发自 日本 东京

作者8月13日在东京增上寺表演日本舞(摄影:娇娇)

 

我与日本舞的结缘从一次采访开始。去年9月份,我采访了一位在日本 “藤荫流” 学习日本舞的中国昆曲演员,如今成了我的师兄。

 

在那次采访工作中,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师,第三代藤荫静枝。老师今年77岁,优雅得体。还记得第一次在台下看老师的演出,曲子是《川流不息》,我感觉到老师似乎在讲述自己的人生,即使是细微的动作,一步向前,而后张望,都能够从中感觉到饱经风霜后的从容,含蓄却充满力量,深深地打动了我。

 

日本舞是日本传统舞蹈的统称,日本舞有上百个流派, “藤荫流” 是其中一支。艺妓表演的歌谣舞踊、歌舞伎演员表演、寺庙里的念佛舞踊、 传统节日各地方游行表演等,也都是日本舞的形式。 

 

有关作者老师藤荫静枝的剪报

 

当我告诉日本朋友我想学日本舞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惊讶,因为现在学习日本舞的日本年轻人都非常少,何况是一个中国人。估计就是跟我们听到一个日本人要学京剧的反应差不多吧。

 

大部分学习日本舞的日本人都是出自日本舞世家,外婆、妈妈和女儿可能同时跟一位老师上课。如果没有舞蹈家庭背景,可以上网找日本舞老师学,但这种情况比较少。

 

我是在师兄的推荐下,幸运的是,我可以直接和藤荫流的“家元”(流派的传人)学习。日本舞每个流派各自有一套考核体系,除了家元,获流派认证的舞者也能教课。

 

我是现在藤荫流圈子里的第二位中国人。我想,老师之所以愿意收我为徒也许还有一个原因——藤荫流派的精神是开放和面向未来的。

 

100多年前,当西方文明传入日本,引起制度和文化巨大转变之际,藤荫静枝一世发动了 “新舞蹈运动” ,创立了藤荫流。

 

除了跳传统的日本舞以外,藤荫流还用欧洲著名音乐家福莱、奥涅格等音乐做伴奏演绎,以传统日本舞舞蹈动作为基础,加入现代舞蹈元素。大概就像京剧演员裘继戎把京剧动作和Popping结合那种味道。

 

就这样,我一边开始理解日本舞所承载的日本文化知识,一边开始了日本舞的学习。

 

“稽古”

 

有个词可以概括我的习舞经历,那就是“稽古”。

 

在日语中,稽古是练习的意思,在此,我却觉得它的中文字意解释起来更贴切,这个词出自《尚书》,意思是考察古代的事迹,以明辨道理是非、总结知识经验,从而于今有益、为今所用。

 

在日本,学习日本舞、歌舞伎、能等传统艺能,都在老师家上课。每个星期六日,我都乘坐一个半小时的JR列车到老师家学习。 

 

到老师家后,我要换上和服。穿和服是有顺序讲究的,先穿袜子、里衬,然后才是和服。和服是丝绸制的,很滑,要用很多长棉带固定不同部位,一边固定还要一边整理衣服,腰带有两三米长,裹三层后在前面打完结再固定到背后。最后还要放一块板子在腰带里固定,不然蹲坐下来的时候,腰带就会皱,起褶皱后穿在身上不好看,也很失礼。

 

在前辈的指导下,两个星期后,我就能单独完成了。刚开始要花30分钟换衣服,现在只用12分钟左右。前辈夸奖我说,现在日本的年轻人大部分都不会自己穿和服,很多一边网上看教学视频一边穿,或者到店里去专门找人穿。

 

穿和服用的小物,折成星形的袋子、袜子和折好的一件和服

 

藤荫流每年都会统一做衣服,蓝白为主,上面有藤荫流的标记。和藤荫流合作了几十年的和服店每年都会派人来和老师商量纹案。我在最近表演时穿的浴衣就是新做的,价格是3万5千日元(约合2100人民币)。

 

每年十月份藤荫流会在国立剧场举办专场演出,当天除了上台的演员穿演出服,其他藤荫流的人都会统一穿这一套今年的新衣服。

 

虽然我穿着藤荫流的衣服,但是我还没有“拿名字”,亦即拥有一个“藤荫”作姓的 “艺名”,学艺学到一定的水平,才能从老师那里获取这个资格。

 

藤荫流派的浴衣(作者提供)

藤荫流的纹案

 作者演出日本舞(摄影:Go Takayama)

 

换好衣服后到练习场,跪下鞠躬和各位打招呼,前辈会把有我名字的小木牌排上号,老师根据牌子的顺序安排学生上场。放小木牌的盒子旁边放有学生名字的信封,每个月月初直接把学费放在里面,每月2万日元(约合2000人民币)。

 

练习的场地三面为墙,老师坐在正前面。学习的新人在中间,前辈们在四周做示范,老师做指导和手势的提醒。一般来说两个月到三个月可以完整地学习一支舞,但是并没有“完美”一说,精益求精的道路没有止境。因而,新人跳舞的时候,前辈都会一起练习,既是示范,又是温故而知新。

 

如果是学一个新舞,老师会画下简笔舞蹈动作和歌词搭配,课后发给大家,看着像是一张张武林秘籍(作者提供)

 

学舞也学礼仪

 

在古典艺能的学习环境,保持公共环境的整洁,是学艺人的基本教养。

 

每次去老师家,大概会待上三个小时甚至更多。学习期间,还要帮忙倒茶,洗茶杯。没有人要求你做什么,但是看到有活,大家都会主动做。

 

下午三点钟左右是点心时间,分好点心以后,大家凑在一块,或谈论近况,或讨论眼前的点心,包括点心包装盒里的说明书、点心历史、制作工房的介绍等。在以前,我对双手捧着小小的糯米团子认真品尝这种事情是非常“嫌弃”的,经过这样一番“探讨”,也开始情不自禁地、一本正经地、细嚼慢咽起来。

 

点心时间过后,大家分工收拾、清洗、归位,整个过程自觉有序。

 

老师的学生上到耄耋,下至黄口,大家所行礼节都是一样的。

 

有一次我和一位阿姨一同坐公交车去车站,她告诉我和老师已经学习日本舞五十多年了。我非常惊讶,因为出门之前,我们一起在门口跪着等待“时机”,跟还在上课的老师告别感谢,她还悄悄对我说,“每次告别都有点紧张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说比较好。”

 

学舞也学历史文化

 

日本舞里面的所描绘的舞蹈人物经常是古典小说里的妃子,或是游廓里的游女,又或者是神话传说中的神仙等。

 

老师有时会拿出书给大家解释故事描绘的人物,让我们阅读书中的情节,有时拿出一副日本画,告诉我们画笔下的人物是这番模样,有时候会拿出泛黄的杂志,里面有对当年别的舞蹈家表演过的纪录。

 

每次听老师这样介绍人物时,都觉得非常有意思。体会不同的人生细节和感情,似乎是把心脏锻炼得强壮的过程,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境也开阔起来。

 

记得当时老师和我讲述关于《源氏物语》中六条妃子的舞蹈,她说,“六条妃子可真是一位充满怨念和嫉妒心的女人,可是也是因为爱着源氏吧。

 

上村松园的作品《焰》描绘的就是六条妃子的生灵,画过这幅画以后,上村松园沉寂了三年。有传闻说,当时四十多岁的她爱上了一位年轻男子,但是爱情终不得圆满。

 

上村松园的作品《焰》

 

老师家里的书可以随便借阅,书都显得很新。有一次阅读完一本书觉得有意思,自己也想买一本,上网一查,才发现原来是20世纪70年代出版,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

 

日本舞的世界看似非常传统,似乎与我们生活的社会环境相隔遥远,它和 “为今所用”又有何关系?我想用 “稽古” 一词作总结。

 

对于我个人而言,是让我学会一种用身体表达自我的方式。除此之外,通过学习日本舞,当我在此路过日本桥我会想起这里原来是旧吉原,到了浅草我会想起这里曾经叫做新吉原。我不再不为“已知”而得意忘形,为自己的“不知”而感到羞耻, 更加懂得自己的进步和成长是在帮助他人的同时才更显价值。这就是 “稽古”吧。

 

歌舞伎舞踊《京鹿子娘道成寺》

艺妓表演的歌谣舞

寺庙的念佛舞

传统阿波舞

作者演出日本舞的地点东京增上寺

END

责任编辑 | 余佩桦

版面编辑 | 徐    典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