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俄罗斯禁用了VPN,但小黄片还能看

路尘  世界说  2017-08-18 11:09

世 界 说

路 尘

发自 中国 北京

从今年11月开始,在俄罗斯使用VPN将构成违法,明年1月起,匿名使用网络通讯平台也不再可能。

 

网络监控在俄罗斯已经成了舆论场上的一个常规话题,根据非官方统计,截止到目前,遭到俄罗斯封禁的网址超过了8万个,谷歌、推特和YouTube均报告称持续收到俄政府封锁特定内容的要求,8月10日,Snapchat成了欧美主流通讯软件中第一个宣布将遵照俄罗斯法律将用户消息记录和资料移交俄罗斯国安机构的运营商,等到11月这项VPN禁令真正生效的时候,这场攻坚战看上去已经接近了它的最后阶段。

 

禁用VPN,俄罗斯真会迎来“局域网”吗?


除了资源,还要保密

俄罗斯人用VPN主要做什么?几个不同行业的俄罗斯朋友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大体一致的回答:最集中的答案是Torrent Trackers,用于下载电影、音乐、书、游戏和软件等几乎任何东西。另一个被多次提及的也是一个资源站Flibusta,主要用于搜索和下载电子书。国际职业社交平台Linkedln在俄无法正常访问,此外,存储了大量开源代码的软件开发平台GitHub也需要通过VPN打开。

 

有些意外的是,曾因被封而一度在俄语推特上引起热议的成人网站Pornhub近期已可正常打开,不再需要代理。

 

考虑到目前还没有任何主流社交或通讯平台遭到封杀,谷歌推特均可正常访问,这种程度的影响看上去并不严重。如果细看俄罗斯网络“黑名单”,你会发现其中绝大多数地址都指向一些边缘内容,比如贩毒信息或者自杀指南,当然,出于大家都能够理解的原因,另一个遭到集中封锁的领域是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的私人博客和新闻站点。但这意味着,如果你既没有作案准备,又对政治问题不甚关注的话,VPN禁令对普通人的网络体验的影响其实相当有限。

 

但俄罗斯人并不认同我的结论。其中一个理由关于匿名性,与VPN同时遭禁的还有被译为“洋葱路由器”的Tor软件,它被视为全球最安全的匿名软件,通过多次跳转代理服务器实现用户隐身效果。自2014年起,俄罗斯政府已经花了几百万卢布试图破解Tor,今年4月还以恐怖主义罪名逮捕了一个国内Tor节点所有者,与此相应的则是Tor在俄罗斯的广泛普及——我的一个俄罗斯朋友对此表示,“你总会遇到需要匿名的时候。”


博加托夫,以恐怖主义罪名被捕的Tor节点所有者,莫斯科金融法律大学数学系讲师

他拒绝解释这句话的具体含义,考虑到网络追捕正在俄罗斯变得越发频繁,这种谨慎似乎容易理解。然而对比起来,还有另一个问题更为根本和致命:所有人都相信VPN禁令只是一个开始,而俄罗斯政府随时可能封锁任何网站。“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网站被封,”我的朋友说,“政府只是在观察反应,不久后就会禁掉YouTube、维基百科甚至谷歌——我认为名单上的第一个会是YouTube,他们在YouTube上说得太多了。”


“老大哥即将看见我”


无可否认,YouTube在俄罗斯的确越来越像是一个敏感问题,为了删除YouTube上揭发梅德韦杰夫腐败的视频短片,俄罗斯国内已经先后打了两场官司,但纳瓦里内团队和YouTube平台都拒绝了删帖要求。除此之外,近几个月纳瓦里内在YouTube上持续公布的反腐败系列视频已有近百万的稳定观众群,每周四的时政评论直播也有每期30万左右播放量,另一个时常嘲笑和讽刺政府的网红账号kamikadzedead同样以YouTube为阵地,目前粉丝数量也超过了七位数。


纳瓦里内YouTube主页,8月14日截图

另一个看起来相当危险的仍旧是Telegram。即使在使用VPN尚不算违法的现在,面对我关于VPN用途的问题,也有人马上半开玩笑地问我是否介意换用Telegram进行讨论。一旦用于隐藏身份的Tor软件被正式封禁,被认为能够绝对保证用户记录不会外泄的Telegram将会变成这部分网络用户的首要选择——同时将Telegram变成俄罗斯网络监控的头号对手。

 

2016年,普京曾公开提出要全面管控网络。今年以来,谷歌和微信都曾在俄罗斯被短暂封锁,随后又获解封,封与解封的理由都极为模糊,而无论是个人网络用户还是运营商,对于类似决定非但毫无置喙余地,甚至不会被预先告知。7月,亲克宫媒体《消息报》报道了俄罗斯在2020年以前建成“全国网络过滤系统”的政府计划,称将有选择地隔离网络内容。比起电视媒介和出版物,俄罗斯网络审查与监控起步相当晚,但推进速度可观。

 

我很难反驳俄罗斯朋友“老大哥即将看见我”的悲观预期,毕竟确如他所说,“他会做成的,总统独自掌握着全部权力。”


克里米亚“特区”

对于VPN禁令的忧虑并不都关乎未来。2014年被俄罗斯单方面宣布主权归俄、随即遭到乌克兰和欧美多方制裁封锁的争议领土克里米亚半岛,如今在VPN禁令面前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特区”。

 

克里米亚半岛上原有的乌克兰通讯网络运营商在2014年入俄事件以后已经全部撤出,徒留一个信息孤岛,而美欧对克里米亚地区所执行的封锁和制裁,力度又远远大于对俄罗斯本土。2015年初开始,一系列美国公司宣布停止在克里米亚的业务,其中包括苹果、谷歌、亚马逊、eBay和PayPal,包括Skype在内的多个通讯软件和社交平台访问受限,理论上克里米亚与俄罗斯本土在网络环境上并无区别,但事实上,克里米亚人不得不学着用VPN上网,且与此同时,在入俄三年后,克里米亚网络和手机信号依然糟糕得相当出名。

 

在这种情况下,全面禁用VPN的结果是可以预测的——八月初,位于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直辖市杜马上交了一份提案,希望莫斯科特批克里米亚不执行禁令,“克里米亚与塞瓦斯托波尔情况特殊,没有代理和匿名工具会给半岛内网络造成严重干扰。”还有地方杜马议员在采访中承认,眼下克里米亚岛内网络几乎是建立在VPN上的。


地区议员:“没有匿名工具将严重干扰互联网和其他相关服务,因为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两地有其特殊性,是通过匿名工具接入互联网并访问大量资源的,因此我们需要有些自己的细微差别。”

目前还不知道莫斯科将如何回应这一提案,给克里米亚以特权显然会严重削弱VPN禁令的效力,但全面封锁无异于再次打击已经萧条不堪的克里米亚经济。考虑到类似的损失同样也发生在俄罗斯本土,某种意义上这一矛盾关乎VPN禁令本身,而非克里米亚半岛:全面监控和封锁在任何情况下都难以充当解决问题的最终出路。


这些你还值得看



本周读者福利

《从投票到暴力》

读了文章之后,你想到了什么?别吝啬你的感受,在留言区写下来吧!编辑部于每周末公布优秀评论榜单,上榜的读者将获得这本书!

敬请期待:)

END

责任编辑 | 徐  典

版面编辑 | 昏  儿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