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蒙内铁路建成后,18只非洲大象死于车祸

Amy  世界说  2017-08-08 11:54

编者按:今年5月31日,全长约480公里、由中国路桥承建的肯尼亚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蒙内铁路)正式建成通车。不同于70年代“白送”的坦赞铁路,蒙内铁路是要还款的。这条“世纪铁路”投资38亿美元,其中九成资金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肯尼亚欠中国的钱是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债,大约相当于其GDP的6%。


除了经济问题,蒙内铁路在当地遇到的野生动物保护困局也值得国内读者关注。中国公司在该项目的野生动物保护方面花费了巨资,投入了巨大努力,然而,“无法挽回”——由于蒙内铁路穿越国家公园,当地及国际上不少野保组织仍然这样评估铁路对自然保护区的影响。本文作者是在肯尼亚做调研的中国青年,通过实地探访体验,为我们提供“主流”之外另一重声音。


世 界 说

Amy

发自 肯尼亚 内罗毕

内罗毕的新火车站位于市区边缘的蒙巴萨路,这里每到上班时间就会发生严重的堵车,砖红色的尘土被汽车的排气管一次次吹起,给不远处的车站加了一层模糊滤镜。踩过土路走进崭新的车站,像是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如果不是每节车厢前站姿挺拔、笑容标准的黑人乘务员,很难想象这是一辆修在非洲的火车。它崭新、干净,充满着中国元素。从车厢开头的显示屏到整体的布局都和中国一致,连车站内的指示牌字体都是相同的。一等座选用了红色的座椅、座椅侧面有充电的插座、消防灭火器上印满了中文。

 

△ 火车车厢内部座椅类似中国动车水准(图片来自作者)

 

在蒙内铁路开通前,连接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和全国最大港口蒙巴萨的,有三种交通方式:飞机、大巴车和一条修于英国殖民时期的老铁路。这条120年前的老铁路的轨道只有一米宽,在很多路段与蒙内铁路平行,没有路堤,平贴着地面。需要16个小时才能走完全程,曾经火车每天都会在两座城市之间往返,但2011年的一次翻车事故后,它逐渐减少了运输频次,直至2017年4月28日停运。同样的路程,乘坐大巴车需要12个小时。飞机最快,但1小时的航程要花200美元。

蒙内铁路的优势便体现在此了,每天上午九点钟准时发车,4.5小时后,时速120千米的列车就将1200名乘客送到了内罗毕第二大城市蒙巴萨。经济车厢的车票只有900先令(约人民币58元)。这相当于在内罗毕连锁咖啡厅里一顿午饭的价钱。


太多的人想乘坐这班每天只往返一次的列车了。“NO票”,售票员看见了中国人,便微笑着练习起中文,中英文夹杂着表示票已经卖光了。车票会提前三天销售,想买票的人需要清晨6点钟去排队。供不应求的车票为当地人带来了新的工作——车票黄牛党。在他们的带领下,每张车票被炒到了1400先令(约90元)以上。


往返于内罗毕和蒙巴萨之间的大巴车依然满座,能够有机会乘坐新火车的,便成了幸运儿。老火车司机Eli也会乘坐新火车,他是蒙巴萨人,但在内罗毕工作,平均一两个月会回家一次。“很喜欢新火车,方便又舒服,你还可以在穿过察沃国家公园的时候看见动物。”他说。同样乘坐新火车的还有海岸片区的女警官Wanjiru,她有点胖,坐在餐车内,占了一个半的位置。“新铁路很好,很宽敞。你看过了这一站,就到察沃国家公园了”她用手指了指窗外,“从那开始就是我管辖的片区了。”

 

△ 坐在餐车内的女警官Wanjiru(图片来自作者)

 

当列车穿过察沃国家公园,可以看见野生的大象、角马、犀牛和斑马。乘客们趴在窗户上,寻找非洲草原上一个个缩成小点的动物。在肯尼亚,野生动物与人的关系更近。1963年,当这个国家刚刚独立时,70%的国土面积都是自然保护区。内罗毕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自然保护区的首都。工程建设对环境的要求也更加严格,蒙内铁路在修建过程之前,中国路桥公司在专业的环境影响评估后进行施工,耗巨资增设了14个可供大型野生动物甚至是长颈鹿都可穿越的通道。

列车运行安静而平稳,车窗外的动物似乎也是脚步悠闲。但这条象征着经济飞速发展的铁路,却仍然给当地的野生动物带来了不可避免的影响。根据NGO“拯救大象组织(Save the elephant)”的报告,蒙内铁路的高路堤和周围防护网的设计,切断了察沃公园内动物的迁徙路线,截至2016年10月,有1036次动物尝试跨越铁路或是钻通道。


在察沃公园境内,有6个可供动物横穿铁路的通道,但它们的长度总和只有0.42千米。蒙内铁路在季节性河流和老铁路上方架设的桥梁也为野生动物提供了穿越的通道,但这些通道的总长也只有6千米,与135千米的铁路相比,不少野保组织表示,这还是太短了。另外,由于修建通道的过程中缺乏对当地野保组织的咨询和对动物迁徙路线的调研,通道没有与动物们的迁徙路线重合。


野生大象在学会沿着护栏网寻找过路通道之前,就先扯断了护栏,爬上了路堤,把巨大的脚印印在了路堤的砖红色的土壤上。截至今年六月,共有598次大象攀爬路堤的记录。但对于另一些大象来说,过高的路堤难以逾越,当习惯的迁徙路线遭到阻断,失控的大象走上了铁路附近的高速公路,摔倒、或是撞上过往的汽车。根据“拯救大象”组织,蒙内铁路建成后,至少有18只大象死于高速公路上的车祸。在之前,这种聪明而温和的动物几乎不会因此而死。

 

△ 动物穿越铁路的通道(图片来自作者)

△ 攀爬铁路的大象(图片来自“拯救大象组织”) 

 

问题不仅仅在于蒙内铁路察沃国家公园部分环保主义者的批评和抵制,几百公里外,蒙内铁路的延长路段(俗称内马铁路)被当地环境法院勒令停工。从2016年9月至今,停工令还没有任何解除的迹象。预计于2018年抵达120公里外奈瓦沙地区的施工计划,还在被无限期地拖延。

将肯尼亚环境管理署、土地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告上法庭以致停工的,是当地的人权律师Okiay Omtatah Okoiti和一个由50多家野保组织组成的环保联盟。反对的重点集中在蒙内铁路延长线的设计方案上。2014年,肯尼亚政府在7条施工方案中选择了花费最少的一条。减少花销的同时也意味着,铁路将会横穿察沃国家公园之后的下一个自然保护区——内罗毕国家公园,将这个占地约120平方公里的自然保护区等分成两半。

△ 淡蓝色线路是最后的选择(图片来自“拯救大象“组织)

 

内罗毕国家公园的占地面积约为察沃国家公园面积的0.5%,这意味着铁路横穿后,它受到的影响要比前者更大。在自然和动物面前,人类工程建设的影响是未知的,没人知道保护区内施工的噪音会不会惊扰动物,导致它们逃向村落伤及居民;没人知道铁路上疾驰的列车是否会对动物的迁徙路线产生影响,也没人知道这在内罗毕国家公园中的“第一次”工程建设会不会带来第二次、第三次……

不少野保组织用“无法挽回”评价蒙内铁路对察沃国家公园造成的影响,他们将希望寄托于尚未修建的延长路段。2016年9月4日,野保组织领导当地居民进行了“拯救内罗毕国家公园”的小型抗议活动;10月3日,他们再次向法庭、总统请愿。他们不抗议修建铁路,但要求对环境状况进行重新的评估,对线路重新规划,并保持内罗毕国家公园的完整。


“肯尼亚人喜欢这条铁路,我们不反对铁路本身,只是希望它能被用一种正确的方式修建。”起诉铁路项目的野保组织负责人说,他们渴望参与进来,一起商讨铁路的路线和修建方式。


在多方压力下,环境法庭的停工文件限制了蒙内铁路延长段的一切建设工程。


本已取得施工许可的中国路桥公司不得不停下,等待法院的再次批准。开工的主动权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法庭的审判日期、新设计路线、新的环境评估……这些都是未知的,铁路的工作人员大部分还留在肯尼亚,在诸多不确定中,等待显得更加漫长了。


当列车驶离察沃国家公园后,乘客不用等待很久就能到达蒙巴萨了。车站坐落在城郊的山间,巨大的建筑被精心设计成M型。蒙巴萨强烈的阳光让新刷的白漆明亮而刺眼,让人难以直视很久。车站在长满绿色热带植被的山间显得格外突出。这里是蒙内铁路的开始,但还不知道最终会通向哪里。

 

△ 蒙巴萨车站(图片来自作者)


这些你还值得看(请戳图) 

《语音 | 肯尼亚,贫困与美丽交织的“意外之国”》

《全球那些开了挂的交通工具》


认真思考的读者有福利

读了文章之后,你想到了什么?

别吝啬你的感受,在留言区写下来吧

有价值的留言将被我们的编辑部筛选出来

并能获得【世界说】的读者专属礼品1份哦

(优秀评论将于每周末公布,敬请期待)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版面编辑 | 徐    典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