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打跑IS之后,义乌小商品占领了摩苏尔

吴子夜  世界说  2017-08-04 10:52

编者按:7月9日,伊拉克总理宣布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全城解放。摩苏尔是三年前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占据的第一个主要城市。IS失去摩苏尔后,在伊拉克所控制的地区仅剩下部分农村和沙漠地带。哪里有和平,哪里就有贸易。对于百废待兴之地,义乌或许是急救箱一样的存在吧。


世 界 说

吴 子 夜

发自 中国 北京

2017年6月初,中国义乌的一家汽配公司收到了来自摩苏尔商人欲购置汽车配件的消息,而此时离摩苏尔全面解放还有40余天。


据网站TRADING ECONOMICS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8月,伊拉克主要从叙利亚、中国和美国进口,而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占总进口量的14%,仅次于叙利亚的18%,其中进口产品占比最多的也正是机械和运输设备,高达38%。


中国政府也曾在6月中旬宣布将为伊拉克提供8000万元人民币的财政援助用于灾后重建。


摩苏尔于今年7月初正式宣布解放后,被禁止的东西终于重见天日,而摩苏尔商人也嗅到了商机并将货源市场瞄准了中国义乌。


△ 伊拉克政府军全线解放摩苏尔,气焰嚣张的“伊斯兰国”气数已尽


“六月初就开始联系我们要货了”


2017年7月9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摩苏尔前线的反恐部队指挥部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已被彻底推翻,这个城市于当天全面解放。


而摩苏尔商人早在一个月前就意识到胜利是势在必得,开始着手联系货源,而他们的目标供货商,正是坐落在中国义乌的外贸公司。


义乌的商品多从宁波出发,耗时最短的路线即目的地为伊拉克的乌姆盖斯尔港也至少需要25天。


中东国家进口的汽车配件有60%用于替换旧配件,当地居民热衷于汽车以旧换新,二手交易市场十分繁荣,同时该地区气候干燥,漫长的旅途需常备汽车配件和修理工具,以备不时之需。战后的摩苏尔公共交通情况更是可想而知,对于他们而言,运输成本低且运输效率较高的汽车因而成为首选。


2016年10月,伊拉克政府军宣布发动收复摩苏尔战役,在这场收复之战中,受到迫害的是看到携枪者就连忙下跪、走在路上双手始终高举以示投降的几十万平民,当然,摩苏尔的商人们也是其中之一。


“他说以前打仗期间,损失太大了,这次不敢要太多,”外贸公司的小雪说,“几年前我们还有个叙利亚的客户,货发出去了,接着就打仗,人后来都联系不到了,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


“货呢?”


“当然也没了。”


义乌随处可见中英阿三语招牌

伊拉克人打地图炮时中国制造已悄然登场


“我暂时不会去摩苏尔做生意,我也不喜欢和北方人做生意,”住在约旦的伊拉克商人哈桑说,“如果你想在伊拉克做贸易,推荐你去巴格达。”


摩苏尔拥有近70万人口,大多数为逊尼派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作为基督教在东方最古老的中心,摩苏尔还有几个被ISIS驱逐的基督徒社区。另外还包括一些土库曼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在摩苏尔的第一个人类定居点可追溯到公元前数千年的亚述人。公元十世纪阿拉伯人统治了摩苏尔之后,这个地方成为当时的文化中心以及经伊朗和亚洲出口丝绸的贸易之路。


哈桑是做灯具生意,供应商也选择了浙江义乌的商家,但囿于摩苏尔的现状,水电网都无法保证,所以不太好进入市场,“生活用品之类的需求量应该会比较大。


“那你会考虑这方面的生意吗?”


“ان شاء الله(如果真主愿意的话)”


而与此同时,摩苏尔的大街小巷已开始出现销售女性用品的商铺。


自2014年ISIS占领摩苏尔,许多女性用品店被强制关闭,因其是“淫秽的房间”,并声称“商品包装不得有女人赤裸肩膀和腿的图片”。有女店主还提到,一些妇女只能在家中出售女性内衣和其他的一些需求品,她们如果想要买内衣、睡衣和比基尼之类的用品只能去恐怖组织IS所开设的店里。IS入侵后,摩苏尔曾爆发经济危机,这座城市的所有东西甚至黄金的价钱都降了有一半之多。


在IS结束对底格里斯河右岸的控制之前,左岸的生活已开始步入正轨,许多商场已开始营业,这些内衣店也“强势回归”,而店中的物品也多为中国制造。


解放后摩苏尔的女性用品店

“因为东西便宜啊”


 “当时他们是通过阿里巴巴联系的我们,”义乌外贸公司的小雪说,“客户还问我认不认识婴儿用品的供应商。”


在全球领先采购批发平台alibaba上可以搜索“婴儿服饰”,可以发现批发价竟低至0.2美元,而且该平台几乎是无法来中国实地考察的中东商人搜集信息以及最终交易的首选。与此同时,阿拉伯市场是“价格市场”而非“质量市场”,他们更关心的是价格高低,而不是质量的好坏,在和哈桑聊到问什么选择义乌的时候,他也十分直接的说了一个词——“便宜”。


鸟瞰战后的摩苏尔,只能看到蔚蓝的底格里斯河所折射出的一点生机,在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十分贫瘠的国家,他们除了义乌的廉价商品,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


“唉,已经不想说了,单子又小,还老砍价,”义乌一家汽配出口公司职员小雪说。



这些你还值得看(请戳图) 


《我和印度驻华记者聊了聊抵制中国货这件事》




认真思考的读者有福利

读了文章之后,你想到了什么?

别吝啬你的感受,在留言区写下来吧

有价值的留言将被我们的编辑部筛选出来

并能获得【世界说】的读者专属礼品1份哦

(优秀评论将于每周末公布,敬请期待)




END

责任编辑 | 秦    轩

版面编辑 | 昏    儿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