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我在日本北海道 参与搜寻失踪福建女教师

小早川  世界说  2017-07-31 10:59

世 界 说

小 早 川

发自 日本札幌

也许是因为在北海道已经生活了许久,我从福建小学教师危秋洁失踪的消息一传出,便特别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帮助寻找危老师的下落。

 

起初,我们在微信公众号上紧急刊发寻人文章寻求扩散,文章迅速传遍朋友圈得到近23万次阅读,接著引起各大主流媒体报道。在众人一起努力下,这次事件得到各界充分关注,也很好地推动了日方调查搜救工作的快速进行。

 

从事件一发生,危老师的亲朋好友和一些好心人聚在一起,大家商量讨论,理清时间轴,搜集各种消息,辨别信息真伪,不会放过一丝线索,也不敢轻信一句谣言。通过多种途径请求微博、银行等官方给予协助确认GPS地址、整合照片、衣着打扮确认行程、意图等等,大家齐心协力,抽丝剥茧,提取有效信息。

 

无论是语言协助,还是情报分析,许多热心网友也不断参与进来,提供各种帮助,这让我们也特别感动。危老师家人要来北海道之前,就有网友表示愿意免费提供车和司机服务,去机场接机。甚至还有日本人记者在提供讯息方面给予了非常大的帮助。

 

从7月22号下午5点半左右危老师跟家人报了最后一声平安,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周的时间。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危老师现在人在哪,又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仍然是个谜团。每一个新线索的出现都牵动着人们的心弦,但随之增加的各处疑点和自相矛盾,又让整个事件更加扑朔迷离,捋不清其来龙去脉。

危老师父亲在28日抵达日本,由中国驻札幌总领馆人员陪同(图源:日本媒体)

28日晚上,危老师的爸爸在中日各部门的协助下,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了日本签证后,抵达札幌,正在中国驻札幌总领事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共同寻找危老师的下落。

 

同一天,危老师的行踪终于得到了进一步的确认。

 

她在22号早上离开札幌的青年旅社后,在当天晚上并没有按照原计划返回旅馆住宿,而是赶往了位于北海道东部的观光景点阿寒湖,入住了当地的温泉酒店,隔日(23号)早上7点半左右退房离开。

 

北海道警察已经动用直升机和警犬等警力,正在阿寒湖区域全力追踪危老师的下落。


阿寒湖位於日本北海道阿寒國立公園,以毬藻和鱒魚聞名,是电影《非诚勿扰》拍摄地(图源:663highland CC BY 2.5)

虽然危老师的最后出现地点更新到了阿寒湖附近,但更多的疑点却浮出水面,让人不得其解。

 

危老师在22日下午4点半左右主动向家人报了平安,声称自己已经安全回到旅馆,但实际上却在当天晚些时候入住了阿寒湖酒店。

 

危老师为什么要向家人谎报自己的行踪和位置,着实让人费解。是因为突然改变行程,害怕家人担心而故意说的“善意的谎言”,还有其他因素不得已而发出这些信息,亦或者,报平安的根本就不是其本人?但据北海道警方透露,在阿寒湖酒店入住登记时,危老师登记的是一个人,次日早上,也是用自己的信用卡付了一个人的房费后离开。

 

据危老师入住的札幌旅馆的老板透露,危老师已经提前预付到了25号的房租,22日早上离开旅馆时也只是简单带了一些随身物品,并没有任何要更换酒店或者要出远门不归的倾向。而且危老师也从未向家人朋友透露过要去道东阿寒湖附近观光,从她手写的行程里,我们也并未看到阿寒湖之类的字眼。

 

从札幌到阿寒湖,即使是包车出游,也要花费4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如果是乘坐公共交通前往,则要花费6个半小时以上。

 

阿寒湖位于道东,虽然还算有名气,但一般属于 “深度游” 的范畴,如果是临时起意要去阿寒湖,客观上有点勉强。又或者,在旅途中结识了热心的驴友,邀请其一起前往?但危老师入住阿寒湖酒店时又是一个人,这些都在互相矛盾。


从札幌到阿寒湖,车程至少4小时(图源:日本媒体)

最让人费解的是,危老师最后一次联系家人是22日下午4点半左右,晚上其家人和朋友给她发了很多信息,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但23日早上7点半左右危老师刷卡退房则佐证了,她至少在22日晚上应该是安全的,并且她在23日的某个时间点(很可能是过完零点后的深夜时间段)还给自己喜欢的孙燕姿的生日微博点了赞。

 

也就是说,22日下午4点半(东京时间5点半)到23日早上7点半左右这段时间,危老师应该具备回复家人朋友信息的条件,但是她却选择了全部无视。据危老师亲友透露,危老师平日并不太会故意忽视他人信息,看到信息后一般都会回复。

 

是什么原因让危老师没有回复家人朋友的消息呢?是旅行太累,早休息了没看到?还是手机/iPad没电或者没网无法回复?但是,她却又在微博上点了赞,就这些推论貌似都站不住脚。如果是被控制而无法回信息的话,她在23日早上7点半左右又自己退了房。

 

阿寒湖的南岸有阿寒湖溫泉(图源:צילום עצמי CC BY-SA 3.0)

现在,危老师最后的出现地点变成了阿寒湖附近,那发生意外的概率就大大地增多。

 

阿寒湖虽为旅游景点,但周边还是相对荒凉,不仅有湖水,还有树林、荒野,甚至周边也有熊出没。危老师23日早上离开阿寒湖酒店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只能等待北海道警察给我们答案。

 

从失联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周了。这期间,最受煎熬的还是危老师的家人和好友。

 

他们用尽全力去搜集新的消息,迫切希望事件有新进展的同时,又害怕不知几时的消息会扼杀掉他们的所有希冀。他们要担心着危老师的安危下落,还要经受网络暴力的摧残折磨,那些肮脏的评论,刻薄的言语,戳到肉心,生疼生疼。

 

最无助的家人需要借助媒体的力量让相关部分引起重视,尽快寻到危老师的下落,但许多媒体记者却只为了猎奇、吸引流量和读者,发布一些还没有得到证实的消息,故意起一些哗众取宠的标题,把 “是” 写成 “不是” ,把 “疑似” 写成 “确信” 。一步步紧逼家属,却不知他们自己正透支着整个行业的信誉,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什么要做记者的 “初心” 。

 

无良记者不要再给最受煎熬的家人的伤口上,再无知地往上撒盐,还要卖人血馒头。

 

让我们静静等待,默默祈祷。用尽气力,祈求危老师的平安回来!

END

责任编辑 | 余佩桦

版面编辑 | 余佩桦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