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日本希拉里”莲舫下台,安倍面前的反对派恐成一盘散沙

萧西之水  世界说  2017-07-31 10:55

世 界 说

萧西之水

发自 中国 北京

“我决意辞去民进党代表。”


东京时间7月27日下午3点,民进党代表(相当于党首)莲舫召开记者会表明辞职,这位台日混血、有着艺人背景的美女政治家也走完了近一年的党首路途,“回归一名普通议员”。


就在莲舫辞职前两日,民进党干事(相当于二把手)、前首相野田佳彦也在7月25日宣布辞职。围绕这个一度颠覆自民党独大格局的中左政党,又有一场风波即将到来。


宣布辞职的民进党代表村田莲舫

日本民进党在2016年3月由在野的民主党与维新党一部合并而成,是目前日本政坛最大的在野党。

经纬:东京都议选的真正输家


在7月2日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随着“小池旋风”刮遍东京都,并非只有自民党受损。

 

虽然自民党议席数跌至史上最低的23个,但选票只从163万(2013年都议选)减少至126万,减少37万(降幅22.6%),基盘尚在;相比之下,民进党(包括原民主党)却从2013年的90万票降至39万(降幅43.5%),议席更是史无前例低至5个。延续下去,难保下一次众议院选举(2018年12月前)不会遭到更加毁灭性的打击。


在本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民进党(蓝)惨遭重挫,在东京都议会的席位仅剩5个。(图片来源:選挙ドットコム)

大体而言,民进党依然处于民主党政权失败以来的延长线上,也正因为核心人物相继失去信任,民进党才在2016年推出女性政治家莲舫来吸引选票,却没想到,这次选择却引爆莲舫的“双重国籍”事件。


从2016年8月底莲舫宣布竞选民主党代表开始,就有呼声认为莲舫在获得日本国籍时并未放弃“中华民国国籍”。虽然日本法律并未明文禁止双重国籍者拥有被选举权,但由于日本也同样不支持双重国籍,莲舫还是受到媒体诘问。


莲舫1967年生于东京,父亲是出身台南的商人谢哲信,母亲是日本人。图为莲舫2013年在台南老家庙宇进香。(图片来源:《联合报》)

不过较之“双重国籍”本身,更成问题的是莲舫态度。她一开始宣布“18岁选择成为日本人”(2016年9月3日),随后又追加评述“31年前与父亲一起放弃‘台湾籍’,但父亲与工作人员对话我听不懂(当时莲舫不懂中文),一直坚信自己放弃了‘台湾籍’”(9月6日)。但由于媒体发现她在艺人时代多次提到自己有“双重国籍”甚至“中国国籍”,莲舫被迫因未注销“台湾籍”而谢罪(9月13日),也被反对者贴上“二转三转”(改来改去)的标签。


除去“双重国籍”,莲舫当选党首后立即任命野田佳彦为干事长,也成为一大问题。由于莲舫属于野田佳彦为首的“花齐会”派,而莲舫又只是参议院议员、没有出席众议院的资格,不免让人认为莲舫受到野田佳彦操纵,“让党内出现了离心力”(莲舫反省语)。


曾任日本首相的民进党干事长野田佳彦在7月25日宣布辞职。

“花齐会”脱胎于松下政经塾,本为日本民主党内一大派系,以野田佳彦为首。在2016年成立民进党之后,野田本人(右)在新党派任干事长,党首莲舫(中)也是“花齐会”成员。

在7月25日野田佳彦辞职的时点,莲舫并没有辞职之意,只是提到要创建“新世代民进党”;但7月26日民进党两院议员恳谈会上,众议院议员纷纷提到“政党支持率低下是莲舫代表的责任” “莲舫代表无论是干事长任命问题还是回应双重‘国籍’问题,最初都没有一个决定性思路,若没有构筑举党体制的决心就辞职吧!”

 

辞职记者会上,在记者提问“如何看待民进党“背后开枪把领导者拉下马的做法”时,莲舫并没有否认,只是说“即便我被从背后开枪,那也只是水枪,过段时间还是会干,之后再继续构筑同僚之间的信赖关系”。


前景:自民独大 VS “野党共斗”?


在“都民第一会”夺取东京都以后,共同社7月舆论调查里增加了一个关键问题:是否支持“都民第一会”参与国政选举。


答案是:有49.6%的受访者“不期待”。换言之,小池百合子虽然通过赢得东京都而获得政治资本,但组织“小池新党”、进入国政选举并不一定能获得太多支持。更何况小池百合子还在致力于完成第一个东京都知事任期(迄至2020年),迅速进军国政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领导“都民第一会”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

另外败于都议选之后,安倍政权也开始积极开始内阁调整。接连“失言”的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7月27日宣布辞职,自民党整肃内部、重构执政体系之意愈发明显,未来无论安倍晋三本人是否继续执政,自民党独大的趋势短期内都难以扭转。


莲舫宣布辞职后的第二天(27日),一系列失言丑闻缠身的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宣布辞职


政治评论家、原经产省官僚古贺茂明近期提到:鉴于众议院选举迫在眉睫,民进党各派别议员为了保住议席,很有可能采取“野党共斗路线”,各自与政策主张相似的党派联合。事实上社民党干事长又市征治已经发布谈话,希望民进党新执行部能够“重建体制,发挥院内外共斗之领导力”。


但如此一来,民进党未来无论是选择党内其他知名度较高的派系领导人(如前民主党首冈田克也、前原诚司、前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党派发展都难免走向“社民党化”,即从一个曾经统领中左翼阵线的政党,逐步“溶解”进“野党共斗”的散沙之中,在一次次合并重组洗礼之后,再期待一个合适机会重新凝结起另一个党派联盟或联盟型党派。


这些你还值得看(请戳图)

《在东京都击败安倍的小池百合子是不是右翼?》

△ 都民第一之会50名候选者中,唯一一位落选者——东京都八丈岛选区的山下崇


《二度执政以来首次惨败,安倍的自民党怎么了?》

△ 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揭晓之后,首相安倍晋三对媒体记者表示将“深刻反省”(来源:路透社)


《安倍晋三深陷信任危机,但连任首相不成问题》

△ 安倍晋三与夫人安倍昭惠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版面编辑 | 徐一彤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