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我在巴勒斯坦的街上,经历了一场石头与烟雾弹的对决

奥克索  世界说  2017-07-24 13:35

世 界 说

奥 克 索

发自  巴勒斯坦 希伯伦

据CNN报道,上周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外两名以色列警察被阿拉伯枪手杀害后,以色列政府将清真寺关闭,被关闭的还有耶路撒冷老城的大马士革门和雅法门,禁止巴勒斯坦人进入老城。两天后以色列政府开放通行,但禁止50岁以下的穆斯林男子进入耶路撒冷有争议的圣地进行祷告,并在清真寺入口处安装了金属探测仪。针对这一措施,耶路撒冷爆发了大型的抗议活动,西岸城市随后也加入其中。根据VOA的消息,巴勒斯坦卫生部表示,三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安全部队和巴勒斯坦人的暴力冲突中丧生。

 

 


 

我所在的城市希伯伦,以色列政府以保护当地犹太定居点内犹太人的安全为由,长期对老城进行军事控制。当我得知今天有抗议活动后,便在下午到老城区的市中心,正好遇到人群挥舞着巴勒斯坦国旗,喊着关于阿克萨清真寺的口号,从新城朝我走来,从旁边的人的口中得知,抗议队伍在新城足球场集合,中午做完礼拜后开始。这是近几年来声势最为浩大的一场抗议活动,驻扎于此的以色列军队也早有准备,队伍一到达老城正中心,我便看到十几位士兵从犹太定居点内出来,开始朝空中开枪,有几位戴着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巴勒斯坦青年在队伍的最前面,朝对方扔出两块石块,算作试探。之前我也参加过游行抗议,对于混乱的场面早有心理准备,大着胆子冷静地跟着那几位青年站在队伍前面,面朝着对面举着枪全副武装的以色列士兵,看着他们朝我们一步步小心翼翼地移动。

 

抗议人群,图片来自作者

 

看对方并无反应,我旁边的巴勒斯坦青年情绪越加激动,接连扔了几块石块,对方似乎被逼急,先是朝空中放几枪,接着便是连续不间断地几个催泪弹,我立即双眼飙泪,鼻腔里也充满了一股汽油味,此时我慌了神,双手开始颤抖,不知该捂眼睛还是鼻子,身后是疯狂尖叫地人群,眼前是步步紧逼地士兵以及催泪弹,瞟了一眼四周发现似乎并没有可以隐藏的地方后,只好快速往后方跑。我一边跑一边转身看身后,人生中第一次看见有一群人举着枪指着自己,竟全身都软了下去,此时也颓然跌倒在地上,随后又触电般清醒地往身旁一个停车场里跑去。到此抗议队伍已经被对方士兵逼退了大概200米,四散各方,大家分别躲在四周的垃圾箱背后或是小巷子里。

 

以色列警方释放了催泪弹,图片来自作者

 

随着人群散退,四周安静下来,我走上街道,发现对方以更快地速度朝我们逼近,可大家的怒气仍未得到释放,不仅是对安装在伊斯兰教第三神圣的清真寺门口那带有羞辱性意味的金属探测仪的愤怒,更是这70年来对以色列试图将巴勒斯坦身份从历史上抹去的愤怒。年轻人们从自己躲藏的地方跑出来扔完石块便跑,等着我们的毫无疑问也是一连串的烟雾弹和橡皮弹。

 

躲避烟雾弹的青年,图片来自作者

 

之后便是同样地重复,我们扔石块,对方以烟雾弹和橡皮弹回应,对方不断紧逼,我们向后退,躲藏在各个角落。此时我已不害怕,直勾勾地站在街道上盯着朝着自己走来的士兵,似乎真的能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答案一样,旁边的青年看见我后一把将我拉进巷子里,二话不说便把我往身后放,试图保护我这个现场唯一的女生。如此进行了大概五十分钟,如同几十年来每一次的挣扎过后一样,大家显得疲惫、无力以及镇定。我此时已经退回到离住处较近的地方,路边一位杂货店老板要我进进去休息一下,给了我一罐可乐,刚喝第一口,我们两马上又被从紧闭着的大门的门缝中飘进来的烟雾熏得眼泪汪汪,我两一边用纸巾餐眼泪,一边看着对方苦笑。

 

试图保护我的青年,图片来自作者

 

稍作休息之后,我回到了住处,窗外城市处在一片烟雾之中,拐角的小卖部竟不合时宜地播放欢快的阿拉伯歌曲,冲突还在持续。我洗澡换衣涂口红,为晚上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做准备。像从巴勒斯坦人民这里学到的那样,当生活只剩下无止境的不确定性,也要体面地活着。

 

巴勒斯坦的一天过去了,即使我们知道那些隐藏在浓烟中的误解和否认并不会消散,那些试图将巴勒斯坦历史从这片土地上抹去的人依旧不会停下他们的脚步,但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我坐在婚礼大堂里这样想,起身加入欢歌笑语、若无其事的人群。

 

END

责任编辑 | 李晓萌

版面编辑 | 余佩桦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