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在东京都击败安倍的小池百合子是不是右翼?

武玉江  世界说  2017-07-10 11:01

世 界 说

武 玉 江

发自 中国 北京

在上周日(7月2日)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小池百合子今年1月才组建的地区性党派——都民第一之会(都民ファーストの会),携手公明党强势碾压其他政党。50位候选人中,有49人成功当选。而公明党更是数据亮眼,提名23人,全部成功当选。而日本国内的两大政党则遭遇惨败,自民党提名60人,仅有23人成功当选。而民进党提名23人,更只有5人成功当选。


都民第一之会50名候选者中,唯一一位落选者——东京都八丈岛选区的山下崇。

讨论这次选举的意义不是此文的目的。简单地总结一下,这次选举可以视为广泛意义上的对小池百合子的信任投票和对安倍的不信任感的表露。


从技术层面分析这次选举,公明党果断舍弃与自民党的联合,转而携手小池及其新党,造就了共同完胜的记录。“得公明党者得天下”,再次证明了公明党超强的选举能力——强大基层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这些能力是包括日本共产党在内的其他政党所不能比拟的。


之所以是“再次证明”,是因为这在日本学界和媒体界已是常识——如果缺少公明党的协作,自民党将无法在全国大选中获胜。顺便提一句,公明党强大的基层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来源于其母体组织,日本国内著名的宗教团体创价学会的支持。


公明党母体组织、日本宗教团体创价学会创始人池田大作

作为东京都的现任知事(相当于市长),小池百合子在国内的知名度远不如她的前任和老领导。相比她的前任(确切地说是前前前任),中国人民熟知的极端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以及老领导们,我国媒体上的知名大反派——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小池在诸如靖国神社参拜和修改宪法九条等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上,可以说是谨言慎行了。


前首相小泉纯一郎

同时,作为一名在日本政坛打拼了20多年,历任过环境大臣和国防大臣的政治老手,在一些特定的场合表明态度是必不可少的。比如,2003年在日本每日新闻针对国会众议员的问卷调查中,小池对于“日本的核武装”的回答是,应该根据国际形势具体讨论。再比如,2017年3月,时任东京都知事的小池在被问及靖国神社参拜的问题时表示,“在终战日参拜靖国神社,我没什么意见”


支持改宪,支持参拜靖国神社,这样的言论和行为在中国国内的言论环境里,都是实打实的“右翼”标志。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汉语媒体语境中的日本右翼,和日本国内语境中的右翼,是两个性质不尽相同的概念。前者的判定标准是:1,是否支持/反对日本国宪法第九条第二款的修改。也就是说,日本是否可以“自卫队”合法化或者说成为拥有军队的“正常国家”。如果支持,即可以认定为右翼。2,是否支持靖国神社参拜以及在近现代史的态度上,支持参拜及否定侵略,即是右翼。


这样的判定标准,在国内的语境中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但是这样的标准,已经不符合日本政治的进程,观点过于守旧和老派。


战后日本国内的左右之争,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达到鼎盛时期。此时的日本政坛左右翼界限分明,左翼代表着革新,而右翼则具有鲜明的保守和“反共”色彩。


1954年1月,左派社会党(当时社会党内部分裂为左右两派)在修订的党纲中提出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日本模式”,并在55年2月的全国大选中获得了89个席位,成为国内第三大党。


1960年10月12日,时任日本社会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右)被右翼激进分子暗杀的瞬间。

为了阻止左翼势力的进一步扩张,在日本经济界的牵头下,55年11月,两大保守党派——自由党和民主党合并成为自民党。其党纲明确提出“从根本上排斥以暴力和破坏、革命和独裁为政治手段的所有势力及思想”,党的使命是“与企图独裁的共产主义势力、阶级社会主义势力进行坚决彻底地斗争”。


然而,从1955年后,作为执政党的自民党,在一手抓意识形态斗争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在狠抓经济发展。也就是从55年开始,日本经济步入高速增长期,社会物质文化生活日益繁荣。在自民党搞得热火朝天的经济发展面前,左翼社会党的革新理论已不符合广大日本人民的实际需求。社会党不得不多次修正其路线,政党间的“左右”意识形态对立也逐渐趋于表面化和形式化。到了80年代,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右翼的资本主义政党带领日本国民走进了“一亿日本国民皆中产”的时代。


90年,苏联解体宣告冷战的结束,国家意识层面的左右之争——社会主义VS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对立消亡。此后,日本进入了泡沫经济破裂后的经济停滞增长期。自民党也在93年首次成为在野党,日本政坛进入了诸侯林立的阶段。


1993年,自民党在众议院失去多数党地位,最终由日本新党党首细川护熙(中)牵头组建1955年来第一个非自民联合政府。

诸侯林立,也就意味着政治立场的多样性和多元化。国营企业的改制,中央官僚机构的革新,社会福利政策的调整与改革等等,这些公共议题以及议题背后所代表的价值立场,是无法用曾经的“左右”来简单粗暴地来划分的。


在东京都议会选举这样的地方性选举中,选民关注的多是社会福利,就业保障,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这样的实际问题,改宪与否,去不去靖国神社参拜,不是没有人关注,只是说不会成为大多数选民关注的议题。


从90年代开始,日本就进入了“政治无党派层”占主导地位的状态。根据2012年的日本民调结果,超过50%的日本选民的政治色彩为“无党派层”(下方蓝色)(图片来源:Nippon.com)。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忽视既有政党自身的适应力和进化能力。以日本的自民党为例,在2000年后的全国大选中,可以不断看到保守的自民党不断地在其竞选口号和纲领中使用“改革”,“革新”,“打破旧势力”,“进行结构性改革”等字样。而这些词语,都是传统意义上左派的观点和常用语。


小池百合子的政治主张,强调支持和提升女性的社会参与,消除社会的差距,强调机会平等,这些也都是(东京)都民第一会的基本政治纲领。现代日本政治,早已不能用简单的左右翼,或保守VS自由的基准来划分了。


  二度执政以来首次惨败,安倍的自民党怎么了?

  安倍晋三深陷信任危机,但连任首相不成问题


END

责任编辑 | 秦    轩

版面编辑 | 徐一彤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