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印度拍了部叫《上海》的电影,这里有另一种中印关系

秦轩  世界说  2017-07-10 11:00

编者按:前不久《摔跤吧,爸爸》在中国热映,中印边境的对峙又成为网络热议的议题。老实说,中印关系在近30多年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大陆朝野的关注。而印度则在很多年前就开始关注中国的改革,甚至他们拍了一部反思印度改革的电影叫《上海》。

 

世 界 说

秦 轩

发自 中国 北京

 

这部电影是印度本土左派知识分子关于印度改革的反思,但正如它的名字所提示的,这部片子凝聚了印度普通人对于中国的一部分看法。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印度财政破产倒闭执政的国大党进行改革。那场改革虽然饱受争议,但为印度经济注入巨大活力。彼时中国因为改革开放,成为印度改革派心目中的标杆、对手和榜样。譬如正是参考了中国的方式,印度才出现了像班加罗尔这样的特区。很遗憾,因为印度社会自身的种种阻力,印度改革在二十一世纪走向没落。2014年领导印度人民党(BJP)的莫迪当选印度总理,外界和印度改革派再次期望中央政权能够大幅度地刺激改革。

 

△ 《上海》的故事发生在一座面临大规模商业开发的印度城市。具有民粹色彩的执政党许诺把当地建设成上海一样的发达地带,上海也成为执政党狂热支持者们的口号。

 

《上海》的剧本实际上是50年代一部希腊电影剧本的山寨版。故事虚构了一个印度城镇,执政党在当地的候选人用“上海梦”开发计划诱惑大家投票支持。因为开发涉及拆迁和土地征用问题,当地有人站出来主持反对,结果被撞死。影片的结尾,开发区项目顺利开张,维权者死在医院。故事是个悲情故事,反映了印度人对于改革的复杂看法。印度改革派认为,不改革开放,印度就没发展。而左派则认为,改革开放只会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加大贫富差距。因此改革是新自由主义者与资本的阴谋。

 

时至今日,这一分歧依然没有消除。尽管国大党是改革的始作俑者,但当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大党失去执政党地位时,部分党内高层同样认为改革才是国大党失败的最大原因。无论如何,在这场纷争中,中国的改革成为了印度改革的参照系。

 

△ 在片中,“超过中国”被官员用来标榜领导的执政能力

 

△ 反对执政党商业开发计划的意见领袖质疑,强迫驱逐当地居民的“进步”到底是为了谁

 

今天大陆对印度的关注,同样跟印度新一轮改革有关。一方面,印度城市化在提速。虽然速度很可能赶不上中国,但印度的人口基数和政策扶植托起了一个城市建设的巨大市场,印度中产的消费能力也在近年大幅提升。再加上印度出现的金融改革,电子商务的蛙跳式增长,环境与能源领域的逐步开放,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呈现出和中国经济互补的面相。在当下产能过剩的局面下,中国企业与投资者将眼球投入到印度是顺理成章的。

 

不过,印度的民族主义、中印边界问题等一直是中印交往绕不过去的议题。前两年的印度投资热也在去年受到相当的挫折。世界上有边境纠纷的邻国不在少数,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不少国家外交部门的常规问题。甚至可以说,极少有人会认为为了边界问题实施全面战争是有受益的。它的指向只能是双输。

 

△ 对狂热的执政党支持者而言,“进步”“上海”不只是民生改善的许诺,也与民族复兴等价,为此不惜付诸暴力。

 

对于印度来说,这个问题稍显复杂。印度人民党(BJP)起源于一系列暴力民粹运动。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印度人民党及其拥趸攻占或拆毁其他宗教组织,进行过不少街头宗教冲突。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现代印度的建构与整合只落实在地理疆域和行政层面,这意味着在南亚次大陆丰富而割裂的各种社群,仅认同自己是印度人的政治身份,却对什么是印度缺乏文化与社会身份的深层共识。印度教的重建由此成为一个妥协版的解决方案:为了刺激共识,民族主义成为印度的刚需。

 

某种程度上说,在经历了30年缺乏单一多数党派之争的政局纷乱年代以后,印度选民将印度人民党推上了历史舞台。莫迪政权需要偏民粹与民族主义的支持,稳固政权。但同时又需要进一步的开放刺激印度社会的现代化与经济发展。这几乎是一种无法调和的矛盾,也为印度的未来增添了巨大的变数。

 

可是,无论是对峙还是合作,首先应当建立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之上,而不是给予异化的想象。在这个意义上,促进印度与中国社会层面的对话与交流或许是有意义的。

 

 

 

    从摔跤到板球,印度的体育民族主义之路

    整整一天,印度人从银行取不出一分钱

 

 

 

责任编辑 | 秦    轩

版面编辑 | 徐一彤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