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二度执政以来首次惨败,安倍的自民党怎么了?

萧西之水  世界说  2017-07-05 11:34

编者按:上周末揭晓的日本东京都地方议会选举,以执政的自民党惨败告终。在1993年和2009年的两次都议会选举中崛起的非自民势力,都在之后的国会选举中扳倒了自民党政府。如今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带领新党派强势崛起,2018年国会选举又日渐临近,安倍晋三政权的“盛世”似乎已经到头了。


世 界 说

萧西之水

发自 中国 北京

 

“政权建立至今已过五年,这次肯定会有人严厉批评安倍政权有所懈怠吧,我们必须真诚接受”。

 

2017年7月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议席数从57席骤减至23席,创下党派历史新低,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领“都民第一会”(都民ファーストの会)却夺得55席,成为都议会第一大党。首相安倍晋三面对二度就任以来的首次自民党选举惨败,不得不表示要“深刻反省”,“回到重夺政权时的初心,倾尽全力”。(产经新闻)

△ 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揭晓之后,首相安倍晋三对媒体记者表示将“深刻反省”。(来源:路透社)

△ 在2017年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红)的议席从59大跌到23,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都民第一会”(绿)成为都议会最大党。(来源:選挙ドットコム)

 

东京都与日本政局

东京都编制成立于1943年二战期间,旨在精简首都层级以为战时所用,在日本战败后还是保留下来。经过70余年发展,东京都以2190平方公里土地聚集了1300万人(2015年10月1日),超过日本人口10%;东京2014年城市生产总值(GRP)为1.6万亿美元,超过纽约(1.4万亿美元)居世界第一。正因如此,东京都议会一向是各大政党必争之所,“东京都议选”也常成为日本国政转换的风向标

 

1993年6月东京都议选中,日本新党在成立第二年就一举斩获20席,随即在7月的众议院选举中获得35席,并抓住自民党内部派系争斗促成7党联立,在1955年以后第一次推翻了自民党政权;2009年7月东京都议选中,民主党斩获54席,自民党被压缩至38席,到了10月众议院选举时,民主党豪取众议院308席,自民党史上首次失去众议院第一大党之位。

 

△ 1993年6月东京都议选中,细川护熙(左)领导日本新党在成立第二年就一举斩获20席,随即在7月的众议院选举后担任首相促成7党联合,终结了自民党始于1955年的长期执政。图右女性为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来源:产经新闻)

 

东京都议选好似众议院选举的微缩版,影响也颇为深远。如今自民党失去东京都议席,那么国会里以东京都为“地盘”的28名自民党议员(小选举区22名、比例选区6名)就会成为无根之水,难以在地方推行施政方针,令东京都选民对自民党候选人更加疏离。由中央及地方,整个选举链条将受到有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的连锁影响。

 

除去东京都议会作为立法机关以外,还有东京都知事作为行政机关首脑存在。但不同于首相必须从国会过半党派(或联立政权)之中选出,东京都知事、东京都议会选举却相互独立,东京都民要分别投票选举出议员与都知事。

 

△ 曾担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来源:赫芬顿邮报)

 

正因选举独立,东京都知事虽然基本都会获得执政党支持,但职位本身经常不会由专职政治家担任。比如第6、7、8代都知事美浓部亮吉便是法政大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第13代都知事青岛幸男则是著名电影导演。名声不佳的石原慎太郎虽然做过国会议员,儿子石原伸晃也是自民党重将,但他本人却与主流政界始终保持距离,致力于以自身方式实现保守理想。

 

所以具有丰富经验的政治家小池百合子竞选都知事,其实是一件较为奇特之事。


分裂时代到来?


就在7月2日都民第一会胜选之后,小池百合子的申请也得以接受,正式退出自由民主党。

 

1992年加入政界以后,小池百合子先是通过非自民系政党成功当选议员,接着在2002年加入自民党,进入小泉内阁担任环境大臣与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冲绳与北方对策);2007年7月进入第1次安倍内阁担任防卫大臣,成为首位女性“卫相”。通过长年在高层工作,小池百合子积累了大量政治经验。

 

2016年6月,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辞职,小池百合子向自民党东京都联会长石原伸晃(石原慎太郎次子)要求推荐名额,却遭到拖延对待。7月6日,小池宣布在未获推荐的情况下独立参选。自民党随后宣布推荐增田宽也为候选人,而发文宣布党内如果有人支持小池便会“受到除名等处分”。

 

由于未获支持,小池百合子在当选以后也与自民党核心渐行渐远。当选之后的2016年9月,小池将后援会改组为政治团体“都民第一会”,并在2017年1月宣布以地方政党形式开展活动。随后在东京都层面,自民党长年政治盟友公明党宣布支持小池,“小池新党”独立色彩愈发浓郁;6月小池以都民第一会代表身份宣布参选,并向自民党正式递交申请。不到一年时间里,小池百合子便草创新党,赢得都议会选举。

 

△ 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来源:THE PAGE 東京)

 

需要注意,胜选以后的7月3日,小池百合子将代表之位让给其多年之前的秘书野田数。这位代表在2012年曾在东京建立地方政党“东京维新会”,向东京都议会主张恢复“大日本帝国宪法”、废弃“国民主权论”,另外还组织人马前往钓鱼岛海域进行渔业活动与海洋观测。无论言论还是实际,新党首脑都是一位较之安倍晋三更加偏右的政客。

 

△ 曾呼吁恢复明治宪法的右翼政客、“都民第一会”代表野田数(左)。(来源:时事通信社)

 

考虑到安倍晋三在5月3日调整修宪口径,从2012年修宪草案里的“以内阁总理大臣为最高指挥官保持国防军”更改为“保留宪法第9条1、2项”、“在宪法中为自卫队找到位置”,很明显是安倍政权为了弥合社会裂痕而进行折衷妥协。虽然暂无迹象说明小池百合子在政治光谱中是普通保守还是极右,但从野田数这位极右政客投奔可以看出,都民第一会确实正在聚集一些对安倍政权不满的保守阵营人士

 

如今不仅身为东京都知事,又手握东京都议会,小池百合子在东京这片独立地域里的影响力已然与首相安倍晋三并驾齐驱,以自民党为核心的传统保守阵营面临分裂。

 

后续发展


从败因分析来看,2017年来爆发的森友学园、加计学园事件无疑受到关注,同时6月底,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为东京都议选拉票时提到“以防卫省、自卫队、防卫大臣、自民党名义请求支持”,也因“利用自卫队影响政治”而引发轩然大波。

 

由于稻田朋美也与森友学园事件牵扯不清,加之“失言”之过,目前已经成为在野党攻击安倍政权的重点。虽然安倍晋三在东京都议选前尽力保住这位爱将,但在选举失败之后,内阁改造也不免会提上日程。

 

△ 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右)身为安倍爱将,在一系列负面新闻打击下处境尴尬。(来源:EPA)

 

然而围绕稻田朋美,如今的安倍晋三却无疑面临两难困境:如果力排众议留住稻田,那么无疑是授人以柄,任其发酵,难免会影响2018年举行的众议院总选举;相反如果弃掉稻田,那么防卫大臣更换也势必会影响到安倍晋三以自卫队改革为核心的修宪政策。无论怎么选择,安倍政权或许都已经开始从“盛世”转而走低。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版面编辑 | 徐   典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