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总理因家丑接受国会质询 李光耀后人抢房风波咋回事?

马岩岩  世界说  2017-07-05 11:34

世 界 说

马 岩 岩

发自 马来西亚 吉隆坡

7月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接受质询,就与弟弟妹妹之间关于李光耀故居问题产生的纠纷进行解释。第一家庭的内斗“家丑”被推上本应议论国事的庄严之地。

 

“如果我在做了你们13年总理之后,还需要用这样具魔法的房子来巩固我的权威,我一定是身陷非常悲哀的处境。如果真有这样的魔法效应,那么新加坡就处在一个更令人悲哀的处境。”李显龙在回应弟妹有关他想保留住宅,从而巩固自己政治资本的指控时说。李显龙表示,亡父李光耀在2011年已经改变主意保留祖宅。

 

李显龙接受国会质询

 

事件源于6月14日,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与女儿李伟玲在脸书发了一份声明《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声称对李显龙失去了信心,并且担心新加坡的未来。李家内斗的序幕就此展开。

 

李显龙随后也在脸书发表了一项声明,声称自己与家人在度假,回国后再想想如何处理此事。没想到6月15日,李显龙透过律师公开一份宣誓声明的内容,对于其父亲、建国总理李光耀生前立下遗嘱的最后版本,提出诸多疑点。同时李显龙也附上一份说明:“我本来希望放假后再处理这件事,然而考虑到弟妹不断接受采访并且对我做出指责,我不得不公开回应,并且解释我为何对于父亲最终遗嘱的订立存有重大疑问。”

 

△ 6月14日李显扬发帖《李光耀的价值观去哪了》,李家内斗就此开始

 

李显龙对李光耀遗嘱提出质疑

 

在律师信中李显龙表示,父亲李光耀的最终遗嘱是在“极度令人不安的情况下拟定”,其中弟媳林学芬身为利害关系人直接参与遗嘱的订立“耐人寻味”,并且“似乎涉及利益冲突”。而林学芬是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妻子,也是腾福法律事务所(Stamford Law)高级董事。李显龙妹妹李伟玲不满李显龙对林学芬的指责,随后公布出2012年9月11日,林学芬与自己以及她们的爸爸李光耀的邮件通信的内容,信中表明,林学芬为李伟玲向李光耀争取遗产。李显扬为此也反驳说:“由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订立,而非李总理所说,由林学芬参与拟定,涉及利益冲突。”

 

当晚,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就否认李显扬说法,指出她并没有订立李光耀遗嘱的最终版本。李显扬对此说:“遗嘱的第七段由李光耀指示修订,由他媳妇林学芬负责草拟,并在他满意后由(柯)金梨加入遗嘱中。”他也指出,腾福法律事务所两名律师也是在李光耀明文要求下,见证遗嘱的签署。

 

财政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也针对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争端发言:“在第七版遗嘱中,李玮玲医生原本获得的额外份额减少了,三名子女平分遗产,这意味着李显扬的份额增加了。林学芬作为李显扬的妻子,若她参与筹备第七版遗嘱,这引起的问题是,李资政当时是否有获得独立专业意见?”李显扬马上反驳道:“他们在争说李光耀,一名在剑桥大学受教育的律师和在任国会议员,在不知道内容情况下签署自己的遗嘱。他们称他在不了解拆房条款的简单英文说明情况下,签下自己的名字。这对这名伟人是一大侮辱。”但英兰妮也反驳质疑,李显扬为什么此刻如此急于把李光耀故居拆除?她表示,故居如果拆除,屋主可申请变更(rezone)土地用途、或增加土地的总容积率、以及重新发展土地。如果这些申请被批准,这幅土地的价值就会超出目前一个两层楼高房地产的市场价格。事隔一天后,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指李显扬并未回复她的提问:为什么要逼迫现任的政府现在就做出决定?

 

欧思礼路38号大宅

 

李显龙在律师信中另一个质疑是:2013年12月让李光耀签署遗嘱最终版的两名律师进出李光耀住家的时间不到15分钟,因此对李光耀是否充分了解遗嘱内容,以及两名律师有没有给予独立和恰当法律建议的程序提出质疑。对此李显扬拿出两名律师当时档案记录,指李光耀“阅读了遗嘱的每一行字”,满意程度足以让他在律师见证下,于每一页签名。两名律师也指出,当时李光耀的助手也在场。李显扬还说,遗嘱只有四页篇幅,这是李光耀“见过且熟悉的文件”,以此试图解释花15分钟立遗嘱不算短。

 

李显扬并建议李显龙若要挑战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最终版遗嘱,他应通过法律途径。李显龙在宣誓声明中说,他没有通过法律程序挑战遗嘱有效性,是因为他认为此事应私下解决,公开审讯只会损坏李光耀与家族的声誉。针对哥哥的说法,李显扬指出,遗嘱庭令的审讯可以以闭门审理的方式进行,挑战(遗嘱)的适当渠道是上庭。李显扬并质疑哥哥不愿上庭的真正原因是明白遗嘱执行人取得庭令后,挑战遗嘱有效性的门槛会变得更高。

 

成立内顾部长级委员会处理故居事件

 

6月17日,李显龙从度假中回到新加坡,并在自己的脸书上贴文:“刚刚到家”并附有一张图片,是他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Adelaide)拍摄的大树照片,在太阳的余晖中,树干上隐映出李显龙的身影。

 

同一日,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指示,为探讨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处置而成立内阁部长级委员会,李玮玲指,政府设立的部长级委员会是李显龙总理用来攻击李光耀遗嘱的幌子。对于内阁委员会的成员名单,李显扬和李伟玲质疑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在名单中会存在利益冲突,李显扬上载自己与李玮玲和尚穆根2011年一份电邮往来,以证明父亲当年在拟定遗嘱第一版本,以及其中有关欧思礼路38号房子拆除条款前,尚穆根曾给予他们建议,参与了讨论。尚穆根反驳,他当时已经是内阁部长,并是在李家成员要求的情况下,提供意见。他说:“他们不是我的客户,不管我当时说过什么,都不应该影响我在内阁部长级委员会的服务。”

 

李显龙

李显扬指责李显龙妻擅自取走文件

 

6月22日,李显扬又爆出猛料,称李显龙的妻子何晶于2015年2月5日李光耀进入加护病房(ICU)的次日,擅自取得多份李光耀的文件,并以总理公署的名义借给国家文物局,第二天2月6日又以总理公署的名义取走了1949年至1958年的四份文件,随后在3月27日取走了“红箱子”。李显扬表示,李光耀在加护病房的时候,何晶无权这样做,而没有官方职衔的她竟然能代表总理公署,也让人深感困扰。但经过媒体证实,2月6日何晶正与李显龙出访西班牙,怎么会取走李光耀的文件,随后李显扬修改了贴文,又补充了一个问题:“既然国家文物局的文件把何晶列为总理公署联络人,她能否指出她是让哪位下属来取走我们父亲的物品的?”

 

△ 李显扬关于李显龙的妻子何晶的指控

 

何晶随后在面子书上贴文回应说,当时她不在新加坡,也说明她有通知李显扬和妻子把四个物品借给国家文物局展示。何晶说李光耀过世之后李显扬夫妇出国度假,是她留在家里清理李光耀遗物,而这点李玮玲是知道的,借给国家文物局的物品是需要归还的,当时她也整理了李光耀的其他遗物,例如领带并且取得李显扬的同意,让文物局挑选他们需要的展览品。何晶最后写道:“不论你为什么而感到不悦,我希望你谨记爸妈对我们家和新加坡最殷切的期盼。”随后李显龙也发帖文支持妻子的说法,但李显扬反驳到:“他和姐姐李玮玲作为李光耀遗嘱的执行人,从未授权何晶拿走她承认有拿走的物品,而何晶事后才通知执行人,并不代表何晶有干涉的权利。”

 

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动作

 

而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还开设了“38 Oxley”网站,上载了李显龙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等人民行动党党员近期就李家纠纷的发言以及相关视频。其中一个视频题为《李光耀先生关于欧思礼路38号实际上说了什么》,分为四个段落,第一段落李光耀说:“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亡妻柯玉芝的愿望。在我过世以后,我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必须马上拆除。如果我女儿玮玲选择继续居住,房子也必须在玮玲搬出后马上拆除。”第二个段落为:“如果我们的子女因法律修改或各种规则约束而无法拆除房子,那么我希望除了我的子女,他们的家人及后代,住家不对外开放。”第三个段落是:“内阁成员一致认为欧思礼路38号不应该如我所愿被拆除。我经过深思后,决定如果必须保留欧思礼路38号,那就一定要加强它的基础、翻新整栋楼。”最后视频强调了一下:“李光耀显然知道,故居是可以保护的。”准对视频,李伟玲脸书发表帖文,指责人民行动党对李光耀发给内阁的一则通知断章取义。

 

作为新加坡的反对党工人党说,该党数名议员已提交国会询问,希望能厘清相关质疑,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询问,政府会否同意成立一个特别特选委员会(Special Select Committee),由不同政党党员组成的委员会将通过现场直播的公开听审,调查李总理弟弟和妹妹指李总理滥权的指控,也让指控者有机会在国会提呈所有相关证据。新加坡民主党则发文告指出,由于这起争端围绕着李总理,因此应该通过一个调查庭(Commission of Inquiry)解决争端以及做出回应,而不是在国会上进行辩论。

 

6月19日晚在总理办公室李显龙以视频的形式向全国发表声明,李显龙表达了对国人的歉意,以及表示这些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国会在7月3日复会时,他将以总理的身份发表一份声明,回应这种种的指责。人民行动党将解除党督的约束,让全体议员自由提问和发言。而部分学者和议员也认同,有必要通过“彻底和公开的辩论和问责”,消除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纠纷所带来的公众疑问,重建国人对政府体制和系统的信心。

 

针对李显龙的声明,李显扬说:“玮玲和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李显龙获得平等分配的那一份房产。我们反对的是李显龙对李光耀拆除房子意愿的反反复复。”李显扬并责问,他和李玮玲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李显龙一周都没有回答:“我们的父亲,李光耀,拆除房子的意愿是不是坚定不移的?是或否?”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版面编辑 | 张梦圆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