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从职业高中到巴黎名校,我在法国如何逆袭

白芳芳  世界说  2017-06-23 12:34

世 界 说

 白芳芳

发自  法国 巴黎

 

我来到法国的那一天,正好是我刚过完十五周岁生日后的第一天。在那个初中二年级刚毕业的夏天,我逃离了如噩梦一般的中考,走进了一个曾经只在书本中读到过的国家。

 

在我来到法国之前,法语水平零基础。由于专门学习法语花了我两年时间,我开始上高中的时候已经是个十九岁“高龄”的大姑娘。为了能够赶紧实现经济独立的生活,我选择以半工半读的模式报读职业高中(Lycée professionnel)。

 

在法国,高中教育体系可以简单分为三类:三年制普通高中(Lycée général)、两年制技术高中(Lycée technologique)和两年制职业高中。其中普通高中又分三科,分别为文科、理科与社会经济科 (文理功课相对平衡)。

 

技术高中与职业高中的存在目的大体相同,为的都是尽量能让学生在毕业后,就能快速投入到相对行业中工作。相比之下,技术高中更注重书本教学,普通高中一般也有相对应的课程。职高则根据不同职业分成不同学校,比如厨师学校,建筑行业学校等(可参照国内蓝翔)。

 

此外,技高与职高的另外一个区别则体现学生所拥有的不同社会身份。技高的学生通常只拥有普通的“学生身份” ;而职高的学生既可以是普通学生,也可以是半工半读的职业学徒 。不过,无论在哪类高中就读,只要通过法国的高中毕业会考,得到Baccalauréat(BAC)业士文凭,考生就可以申报法国所有公立高校的大部分专业。这为不同类型的考生提供了机会最大化的可能。

 

我所报名的职业高中是一所以商科教育质量优秀而小有名气的职业培训中心。这样的培训中心通常受法国国家教育局监管,另外也存在由商会或行业协会所建立的机构。学生在报名学校后必须在学校规定的一定期限内找到与其所学专业相对应的工作单位,并与其签约学徒合同,工资与学徒的年纪以及教育程度相对应。大致地来讲,企业给该学徒的每月工资为法国法定最低工资(2017年法国最低净工资为1153欧元 )的25% - 78% ,企业还要承担该学徒学校的学费。

 

不过,法国政府为增强年轻人的就业率,也会给聘请学徒的企业提供政策优惠:比如,符合一定条件的企业每年每聘请一个学徒就可减少1600-2200欧元的企业收入税,还可以收到一定数目的社会补贴。

 

△ 在法国,高中教育体系可以简单分为三类:三年制普通高中(中间左)、两年制技术高中(正中)和两年制职业高中(中间右)。法国高等教育也有大学(上方橙色)和高专(上方紫色)两种,但获得业士文凭的考生可自由申报 。

 

我所报名的专业为“服务业 ”,也就是说我必须找到一个服务行业的企业收我为学徒。入学之后,我作为班级里唯一的一个中国人,在同学之间混得如鱼得水。他们都叫我中国娃娃,对我十分友好。通过学校的推荐,我在雅高集团旗下的一家旅馆成功面试了酒店前台的职位,这便解决了我的工作问题。此外,职业高中的授课也并不困难,除法语课以外,其他课程的内容以中国初二的水平便足以应付了。

 

我们班里的同学们也是个个都是充满故事的人,好像没有人是典型意义上的“学生”。在认识了我的这班同学们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19岁高龄” 一点都不是事儿。有一个叫马修的男同学,25岁,他那时是我们班年纪较大的人之一。在进“服务业”专科之前,他已经拥有了一个平面设计的文凭,但是毕业后一直都没有找到工作,就想重新花最少的时间去考一个可以让他快速就业的文凭。因为碰巧看到巴黎某区市政府正在招聘接待人员的学徒工,便去面试,成功之后就这样进了我们学校。班级里甚至还有已经结婚生子的年轻妈妈,婚后不想在家里做全职母亲,便进了我们学校,并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这所职业培训中心的学校里,我学到最多的是社会的多样性,认识到最深的是命运的无数种可能性。

 

 高中期间,作者(最右)与同学们冬游圣彼得堡。

 

我那时候的生活是每两周上班,每两周上课,逢年过节还能休假,每个月拿着八百多欧的工资,生活无忧。但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随着高中会考临近,所有希望继续读书深造的学生需要在一个专门填写志愿的网站APB(Admission Post Bac)注册。

 

每个人可以填写24个志愿。其中每种类型的高等教育可填写志愿数最多只能填12个(法国的高等教育指的是所有业士以上的教育程度,包括了所有预科,普通大学,专科大学等等)。每所公立大学所开设的专业课程,只要名额有空,就必须得根据学生所填志愿排名,录取所有希望上这所学校的人。另外值得注明的是,为了减少学生住房困难的原因,法国公立大学也会优先那些离自己学校住得近的学生就近入学。

 

 所有希望继续读书深造的学生需要在一个专门填写志愿的网站APB(Admission Post Bac)注册。每个人可以填写24个志愿。

 

当年我按照自己的理想,在志愿表格上一共填了三所公立大学的历史系,分别是巴黎第四、第一和第七大学。最终结果如我所愿,我被巴黎第四大学录取,喜极而泣。但当我真正开始走上这条理想之路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前方依旧充满荆棘。

 

作为公立院校,巴黎第四大学的录取虽然相对宽松,但对学生的要求却非常严格。在第一年里,我的同学本可以坐满一间大教室,到第二年就只剩下大概一半了。尤其是历史,作为纯文科的专业,对法语的要求十分高,对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条的运用都特别谨慎,职高毕业的我一开始完全跟不上大学里的课程;而在进入大学之后,之前在职高从事的工作仍在继续,也占用了我周末的时间。

 

每次大课上一个小时的教学对我来说如菩萨念经一般生涩,我那时甚至连论文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作为一个不是特别聪明的人,我的学习方法就是抄各种教科书上的释义,抄百科全书,抄字典。整整三年本科学习,我几乎都是在抄书中渡过的。看着自己的字迹慢慢填充满雪白的纸张,这几乎是那时最让我有成就感的事情。

 

△ 巴黎第四大学图书馆

 

渐渐地,我的法语的运用越来越娴熟;渐渐地,我开始享受每次在学习一段历史是所产生的独立思考。从一开始写论文因大量引用书本上的内容而被老师批评,到最后独自完成我的硕士毕业论文;从学习思考到学会思考,这个过程也使我从孩子真正变成了成年人。

 

“公立大学的意义不在于传授学生知识,也不在于让学生毕业后就能找到工作,而在于如何教会学生独立思考,并用各种不同的视角去理解当下这个多样化的世界。“ 迎接新生的会议上,我们系的系长德隆教授说过的这句话,我一辈子谨记于心。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版面编辑 | 李晓萌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