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为了怼俄罗斯,乌克兰政府“加持”同性恋游行

路尘  世界说  2017-06-23 12:33

编者按2500名游行参与者,和5500名保护参与者的防暴警察——这是6月18日的乌克兰首都基辅,这个国家多年来第一次没有冲突也没有意外的同性恋骄傲游行现场。每个参与游行的人平均有2.2个防暴警察保护,显然,这场表演得到了政府的鼎力加持。

 

世 界 说

路 尘

发自 北京

如果只看游行人群,随处可见的彩虹旗和夸张服饰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伦敦或阿姆斯特丹,但游行队伍外围寸步不离的防暴警察和提前封锁的道路,又是任何一个西方城市所难以想象的。

 

△ 警察环绕的游行现场 

 

这是乌克兰同性恋非罪化的第二十六年,这项名为“基辅骄傲”的年度同性恋游行活动举办的第五年,广场革命后的第三年,和这个东欧小国获得欧盟门禁卡的第一年。

 

“只与平等有关”

 

如果说这次游行与此前乌克兰全国各地曾经举行过的同主题游行有什么根本上的区别,那么答案大概在于气氛。

 

摇滚乐,架子鼓,缓缓驶过街道的简易花车,车上服饰夸张的模特儿和游行队伍中装扮成杰克船长和魔形女的普通人——比起更具政治意味的“游行”,这次活动或许称之为“狂欢”更加合适。在“所有人的乌克兰”标语下,街上的所有人跟着鼓点节奏一起摇摆身体,同性恋群体中曾经挥之不去的紧张情绪似乎已经成为过去时。

 

△ 游行花车表演

 

这一幕直到三四年前仍完全无法想象,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不再将同性关系视为犯罪,但由于大众观念保守而民族主义者激烈反对,同性恋在乌克兰始终不是一个可以公开讨论的话题。2013年的一场民调里,超过八成受访者明确反对同性关系,同年年底,就连这种夹缝中的灰色生存地带也遭到严重威胁,当时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国会推动通过了乌克兰版本“反同性恋宣传法”,和俄罗斯一起宣布公开宣传同性恋内容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尽管究竟何谓“公开宣传”法案当中并无明确界定,但在俄罗斯已经有人因公开自己同性恋身份(俗称“出柜”)而被捕以后,这项法案对于乌克兰同性恋者意味着什么并无悬念。

 

2014年的广场革命叫停了“反同性恋宣传法”,但它无法一夜间改变乌克兰社会,甚至由于革命后民族主义浪潮的高涨,同性恋群体境遇还有恶化之势。过去几年,乌克兰全国所有同性恋平权活动都无一例外地成为攻击对象,从利沃夫到哈尔科夫,因被怀疑同性恋身份而遭到殴打的例子比比皆是,而地方政府更愿意为了避免冲突而选择禁止同性恋者集会。就在这一次游行前,网络上一个“禁止任何LGBT相关公众活动”的请愿还收到了13000个签名,著名极右组织“右区”则早早就发出了将“血洗”游行的公开威胁。

  标语:“为所有人的幸福”

游行组织者在事前曾说,这次游行“和任何其他集会活动没有区别”,“与性向无关,只与平等有关”,事后很多西方记者则用了“fun”形容游行氛围。如果考虑到过去乌克兰同性恋者曾经历过的一切,那么这次狂欢式的游行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出现在这里的人只是为了展示自己,而不是为了对抗什么。

 

“现代民主社会的钥匙”

 

然而,无论怎样淡化其存在,手挽手地以人墙方式将游行队伍全程围在中间的数千名警员仍然是这次游行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是最引人注目的一部分。

 

公平地说,革命后的几年里乌克兰警察保护同性恋集会参与者的事件不算罕见,绝大多数极右分子发动的袭击里,受伤的警察都多于同性恋抗议者。但本次超出游行者人数一倍有余的空前警力部署背后,更多的是乌克兰政府态度的明显逆转。


  游行现场的cosplay

 

过去两年里,基辅市政厅一直基于“安全考虑”试图劝阻同性恋群体组织大型集会,2014年的活动计划也因当时空前复杂的安全局势而在新政府直接干预下取消。尽管相比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同性恋平权对于亲西方的波罗申科政府而言已经是毋庸置疑的政治正确取向,但在乌国内改革进展艰难、与俄罗斯的战争又随时可能激化的大背景下,新政府显然认为比起同性恋权益问题,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 乌克兰副总理在推特上表示支持

 

革命结束的第三年,这场史无前例的游行成了波罗申科政府的一次“汇报演出”,除了调动自各个部门、身穿各种制服的军警部队,出现在游行现场的还有乌克兰经济发展和贸易部第一副部长涅菲欧多夫和多位拉达议员,以及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法国、瑞典等多国的外交官,副总理克里姆普什则在推特上发言支持,称“平等是现代民主社会的钥匙”——尽管经济改革仍不顺利,尽管现实障碍仍然普遍存在,尽管这次游行还有赖于警察的严密保护,但无论如何,三年来极力向欧盟靠拢的乌克兰政府已经拿出了初步成绩单。

△ 游行现场,右二白T恤女士为英国驻乌克兰大使

 

游行结束后不少人对警察表示了感谢,还有媒体报道称,有参加者在回家的路上遭到极右分子埋伏和袭击,最后被附近执勤的警察护送回到住处。过去军警机关在这个国家的名声并不好,除了由来已久的腐败习气,不少人对2014年警察部队和特种部队在独立广场上的表现也是记忆犹新。波罗申科政府上台以后大面积解散和改组原军警机关,期间杂音不断,导致政府控制力也一度遭到广泛质疑。但这一次,警察、政府与同性恋平权支持者站到了一起。

 

远离俄罗斯

 

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游行结束后第二天,乌克兰同性恋群体最大的反对者、极右组织“右区”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删除了一篇呼吁乌克兰“家庭价值”,称同性恋违反民族传统的文章。

 

考虑到18日当天,右区刚刚黑进了一个同性恋平权组织的网站并在其主页上发布了极具威胁意味的图片,删帖之举很难解释为该组织一夜之间决定宽容同性恋——有观察者推测,该文章遭到删除的原因是措辞与隔壁正在积极压制本国同性恋、宣扬“传统家庭价值”的俄罗斯政府过于相近。

 

△ 标语:仇恨不是家庭价值

 

由于历史因素,以民族主义为核心的极右势力在乌克兰历史悠久,广场革命期间及之后更充当着反俄前线先锋的角色。但作为政坛边缘人,极右势力的极端民族主义倾向看上去是死路一条——它无论从手段还是目标上都与革命后的乌克兰政府背道而驰,相反倒与同样追求民族主义的俄罗斯相当同步。过去三年里全面“去俄化”已是乌克兰各界共识,今年五月,欧盟对乌克兰的免签政策正式落地,标志着乌克兰亲欧远俄趋势再难逆转。在俄罗斯反同反到举世皆知的现在,包括极右在内的整个乌克兰保守派在同性恋议题上的处境都颇显尴尬,几近无话可说。

 

本文写到一半,赶上欧洲人权法庭判定俄“反同性恋宣传法”为歧视性法律。与此同时,乌政界则出现了引入全面反仇恨法律的呼声。可以预料,这样的对台戏未来还会不止一次地上演,面对无数至今未获解决的现实问题,革命后的乌克兰还远没有走出迷茫期,而俄罗斯依然是它观察自己的一面镜子——只是现在起到的是反作用力。

END

责任编辑 | 李晓萌 秦轩

版面编辑 | 丁昱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