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先当总统再赢国会,马克龙当真不可阻挡?

宋迈克  世界说  2017-06-20 10:58

世 界 说

宋 迈 克

发自 法国 巴黎

6月18日,法国国民议会选举落下帷幕。在577席的议会中,总统马克龙所属的政治运动“共和国前进!”(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及其结盟党派“民主运动”(Mouvement démocrate)运动共拿下350席,而“共和国前进!”自身便获得了308席。以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为首的右翼和中右翼联盟赢得了137席,而以社会党为首的左翼力量近获得45席,激进左翼的“不屈的法国”则与法国共产党联盟,共拿下27席。极右翼国民阵线仅获得8席,未能达到组成党团所需的15席。


国民议会选举后的席次分布:“共和国前进!”与民主运动的联盟获得350席

当选总统一个多月后,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凭借在这次选举中的出色表现获得了支持自己的议会多数,为今后五年的稳定执政奠定了基础。


胜利幅度低于预期 投票率再创新低

 

和最近一周的各种预期相比,总统多数最终获得的不到360席已经是大打折扣。


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实行单一选区两轮多数制。全国(包括本土、海外省及海外法国人)设577个选区,每个选区选出一位议员。第一轮投票中,如有一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在投票者中过半、在登记选民中超过四分之一,则直接当选;否则,得票率超过登记选民八分之一的候选人可进入第二轮进行角逐(如没有人或仅有一人满足这一条件,则第一轮得票率前两位的候选人进入第二轮),第二轮得票率高者当选。在今年6月11日的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中,“共和国前进!”与“民主运动”组成的总统多数联盟在全国范围内得票率达到了32%,他们的候选人在全国超过500个选区进入了第二轮。


在总统选举失败以后,右翼共和党最初指望能在议会选举中拿到多数,促成新的“共治”(cohabitation);激进左翼的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则摩拳擦掌试图扩大势力,压过社会党成为代表左翼的第一人;而极右翼的勒庞(Marine Le Pen)更希望国民阵线成为“第一反对力量”(première force d’opposition),力图赢下至少50个议席。然而第一轮选举的结果给所有人泼了一盆冷水:新总统似乎势不可当,在许多左、右翼近几十年从未丢过的选区,“共和国前进!”的候选人都获得了领先。


面对这一结果,各路政党几乎找不到竞选方向。警告“一党独大”(parti unique)几乎成了他们仅剩的竞选论据。共和党的领军人物巴鲁安(François Baroin)开始指责马克龙的“霸权统治策略”(stratégie de domination hégémonique),而梅朗雄甚至在演讲中称:“据说马克龙先生会有400甚至450名议员,也就是说,法国的反对派议员将比普京先生的俄罗斯还少。”


在这股“马克龙浪潮”面前,民调机构接连给出对总统多数最终席次的极高预期。超过400席的压倒性胜利似乎在向新总统招手。这一胜利规模不算是史无前例——右翼在1993年曾获得高达472席的超级多数——但鉴于马克龙直到去年才组建自己的政治组织,这一结果的确是相当惊人。


民调机构Ipsos在6月11日第一轮投票结果后做出的席次预测:总统多数将获得415至455席

然而在6月18日的第二轮投票,避免“一党独大”的呼吁似乎收到了效果。“共和国前进!”在第一轮中的强劲势头在一些选区受到了阻击,许多更有地方影响力的候选人保住了议席。总统多数的席次最终定格在350席这一“常规水平”上(相比之下,2012年左翼多数为331席,2007年右翼多数为345席),“马克龙浪潮”并没有几天前预想的那么铺天盖地。以共和党为首的右翼,则成为两轮间的这一“选情矫正”的最大受益者:他们从几天前预计中的难以过百增加到最终的130多席,成为议会第二大党派。


继第一轮投票率跌破50%之后,6月18日的第二轮投票又一次刷新了议会选举投票率的最低纪录:42.6%的投票率即使放在法国的地方选举甚至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是极低的水平。除去白票和废票,投出有效一票的选民数量不到40%,不仅再次表明“议会选举确认总统选举”的模式、多数制而非比例制的制度设计越来越无法激起参与热情,也从侧面证明了“马克龙浪潮”的影响力:有太多认为大局已定的选民放弃了投票。


△ 1981年以来历届国民议会选举两轮投票的投票率变化,蓝色为第一轮,橙色为第二轮


马克龙实现历史性创举 国民议会大幅更新

 

尽管低于两轮间的超高预期,但马克龙获得的多数席次仍然相当可观。“共和国前进!”成立仅一年零两个月之后便获得超过300个议席,一跃成为法国第一大政治力量,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成绩。


“共和国前进!”的完胜自然得益于法国的选举制度安排。2000年后,法国将议会选举放在总统选举后一个月进行,意在帮助总统获得议会多数,以促进执政稳定。而在2002年、2007年和2012年,选民也都遵循制度精神,给了当选总统以清晰的多数。今年,面对年轻的当选总统,法国人仍然给了他的同样年轻的政治组织以极大信任。


但今年议会选举中的“马克龙浪潮”显然不止是对当选总统的“制度性”支持,它与马克龙竞选中获得的极高人气以及当选后一个多月的稳健表现是分不开的。作为首次参加选举的黑马式人物,马克龙在总统选举第一轮中挤掉左右传统政党候选人,并在两轮间的电视辩论中完败勒庞,在第二轮中以超乎民调预期的近三分之二的得票率当选,成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领导人。而从5月14日权力交接仪式开始,马克龙在国家元首这一角色上也表现得十分出色:无论是在G7峰会上与特朗普的会面还是随后在凡尔赛宫接见普京,无论是首次访问柏林时受到的热烈欢迎还是在抛出“让我们的星球再次伟大”后引发的好评如潮,马克龙都表现出强烈的自信与掌控力。这一个多月的出色表现,是帮助马克龙战胜各方怀疑、走向议会多数的基础。


“让我们的星球再次伟大”——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马克龙套用特朗普的著名竞选口号进行了回击

议会政治大洗牌 改革恐遇抗议压力

 

“马克龙浪潮”为国民议会带来了大规模的革新:新一届议会中出现了超过200名第一次当选的议员,其中女性比例超过了35%,企业家、警官、科学家、工程师出身的候选人纷纷进入议会。而在“共和国前进!”推出的候选人中,近一半都是从未担任议员甚至从未踏入政坛的“政治素人”。靠马克龙带起的势头得以当选,马克龙对这一议会多数的掌控因此应该较为牢固,在未来推行改革时为政府减少很多阻力。

 

然而,由大量“政治素人”组成的多数也有其潜在危险:从未参与立法过程的新手能否有效率地展开工作,会不会因为缺乏经验而出现失误、影响总统形象?马克龙为此已经有所准备:在议会本身准备的“培训”之外,下周末,“共和国前进!”的新议员就将提前接受一次有总理菲利普出席的培训,让这些新人互相认识,进一步强化对议会规则的了解。从长期看来,这些背景不同、没有过党派经历的议员是否能一直支持政府,而不是渐渐开始发展起不尽相同的个人立场?应该说,马克龙带来的革新给破除日益僵化而失效的左右对峙带来了希望,但这一希望仍需转化为新的议会实践,仍有待时间检验。


在议会之外,马克龙还可能面临社会其他力量的抵抗。接下来几个月中最重要的议程——劳动法改革法案便是摆在马克龙面前重要的一道槛。奥朗德在推行促进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的埃尔-库姆里法案(loi El-Khomri)时遭到了持续数月的街头抗争,而马克龙希望实施的举措比埃尔-库姆里法案(loi El-Khomri)更进一步,而他主张的方法也更为直接:让议会赋予总统凭借政令(ordonnance)直接立法。拥有绝对多数的马克龙如今已经完全可以落实这一方法,但在议会之外,总统仍然无法确保街头抗议就会偃旗息鼓。能否与工会力量通过谈判达成共识、以较小的冲突代价推行改革,将是考验马克龙的一道难题。

 

奥朗德时期,社会党政府推行的劳动法改革曾引发大规模示威

6月18日的议会选举后,漫长的选举季终于结束。按照惯例,现任政府将递交辞呈,以便让总统根据选举结果展现的政治动向对政府人员构成进行调整。这一次,总统在议会获得了稳固多数,参加议会选举的政府成员悉数当选,因此,总理菲利普应能继续任职,新政府中的人员调整幅度也会比较有限。在这之后,拥有稳定政府和议会多数的马克龙就将正式进入了完全执政的状态。绝对多数意味着绝对责任,马克龙和法国在未来5年的路上仍然充满挑战。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版面编辑 | 张梦圆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