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委内瑞拉青年等了三个月护照才逃出国,临走前他参与了反对派举行的游行示威

米味  世界说  2017-05-16 11:30

世 界 说

米 味

发自 越南 河内

3月30日,委内瑞拉政府宣布国家最高法院接管议会行使最高立法权。此后一个月,全国各地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示威游行,哄抢造成的社会治安问题也不断。刚开始时,人们愤怒的是现政府罔顾法纪,做出了违宪甚至缺乏最基本的现代民主制度常识的事情,大家都希望政府能够回归到与反对派和平谈判的轨道上,并通过民主的方式共同解决国家存在的问题,但是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是,政府居然出动了武装力量对反对派的游行进行了镇压。


△ 5月12日,防爆警察用胡椒喷雾剂驱赶上街游行的人。(来源:路透社


截止目前,已经有39人在游行中死亡,受伤人数超过200人。5月4日,南美洲包括巴西、阿根廷在内的八个国家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发布了针对委内瑞拉局势的联合公告,敦促委内瑞拉当局能够停止违反人权的武装镇压,缓和国内局势,维护社会治安,避免伤亡数字继续上升。


5月1日,委内瑞拉总统宣布将准备修改宪法,改变国家选举制度,从直选改变为间接选举。 并在一档电视节目上“生动”地宣传了他的政治主张,他对着两头牛说道:“修改宪法后,像你们这样的劳动者就可以成为新的委员,我知道你们会支持我的。”


△ Daniel(右二)

两个月前,我采访了一位曾在中国求学工作的委内瑞拉人Daniel,彼时的他正因为换发护照不得不回国。玻利瓦尔革命以来,委内瑞拉人大量出逃到别国,政府通过不向公民发护照实行了限制公民出境的政策。幸运的是,他只等待了三个月就拿到了护照,政府迫于压力开放了护照申请,条件是交纳高额的办理费用,130000BS(编者注:按照官方汇率算,约等于8.9万人民币,但是由于委内瑞拉货币高度贬值,Daniel告诉世界说,目前,这个钱在当地只能买一顿四个人吃的饭,或者两条牛仔裤),相当于彼时三倍的国家最低工资。


在拿到护照之后,Daniel来到了越南,开启了他下一段人生。我在越南旅游期间再次见到了他,可以明显感觉逃离了那个地方的他多了不少笑容,少了之前由于生活和未来都不确定产生的焦虑。


Daniel告诉我,来越南前,4月19日,委内瑞拉独立运动纪念日,反对派象征性地在这一天举行了今年来最大型的反对示威。Daniel全家一起参与了此次游行。


△ Daniel一家参与游行

△ Daniel在4月19日参与的游行

 

当天参加游行的人,大都举着委内瑞拉原国旗——七星旗,查维斯在上台后更改了国旗样式,将其变成了八星旗,反对派人士觉得此举简直就是无中生有,所以在任何公众场合他们都坚持举着七星旗。


△ 反对派在游行中高举的“七星旗”(来源:路透)

△ 查韦斯拿着现在的委内瑞拉国旗“八星旗”


查维斯在上台后将国家名称从“委内瑞拉共和国”更改为了“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他还更改了国徽中原来面向右方的骏马,将其更改为面向左方,仅仅为了表现所谓的左派右派之分。


△ 委内瑞拉的现用国徽(左)和曾用国徽(右)

那天他们全家走在游行队伍的中后段,约6公里的游行路线他们走了四个多小时,期间他不断看到有流血和受伤的游行群众从队伍前方被摩托车载着向后方运送,他还看到有人为了躲避警察抓捕,从高速公路上跳到河里。


我问:“参与游行,你感觉怎么样?”


Daniel说:“我认为大多数人参加这样的游行其实心里也不觉得会对现状有什么样的改变,只是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事情才行了。但是我也同样不喜欢反对派领导人,他们太过懦弱并且没有任何能力。你永远不能使用和平民主的方式去对抗流氓。可悲的是,显然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


这场反对派期待会对当局政策形成一些压力的游行最终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实际效果。政府在这场游行后不顾各方压力,继续宣布了各项修宪政策主张并且继续限制了反对派的政治参与。


委内瑞拉国内针对政府不顾民众意见的一意孤行,产生了其他更加激进的游行示威。例如裸体示威,以及最近的老年人集体走向队伍前方示威,只是为了唤醒那些执行镇压任务的警察们的良知,他们想看是否警察已经麻木到可以向老年人射击、使用高压水枪以及胡椒粉,最终当局还是使用了催泪弹驱赶老年人。


△ 5月12日,老年人参与游行,反对马杜罗的统治(来源:路透社)


而像Daniel这些已经逃离那里在国外生活的委内瑞拉人也用他们的行动支持着国内斗争的人们。他们利用社交网络“人肉”了那些在国外生活的著名的查维斯主义者,并形成了一份具体到门牌号的名单,这些人里面包括委内瑞拉驻各国大使、查维斯的亲戚等等。


上周五,在西班牙生活的委内瑞拉人在驻大使官邸门前进行了示威,并一齐咒骂了他以及查维斯主义者,将视频放上了Youtube,此举立即掀起了在外委内瑞拉人反抗的热情。其他国家的委内瑞拉人也在自己生活的国家做着同样的事情,甚至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屏上也打出了“杀手马杜罗”(Maduro Assassin)的标语。


加拉加斯市长Jorge Rodriguez——这位现任政府中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网友发现他的女儿Lucia Rodriguez在澳大利亚College in Byron Bay读书,在澳委内瑞拉人因此在Lucia读书的校园附近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


Daniel也同样正在组织在越南的委内瑞拉人进行相应的示威,用他们的行动支持在国内抗争的人们。


委内瑞拉的局势走到现在已经早就不是民众对于意识形态的分歧了,而是人民对于现政府不顾民意不顾民众死活的愤怒。当一个政府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做实验但是结果却是外企逃离,人民缺钱、缺粮甚至缺汽油(委内瑞拉是现石油探明储量最大的国家)的时候,除了“演员”外已经不会有任何人再支持这个政府做任何事情了。


当这个政府一错再错,从不改错不认错,并一再变本加厉的时候,又如何让人民去支持拥戴呢?而当人民选择不支持,政府的逻辑却是:你不支持我就算了,我自己拥戴自己,占山为王,我掌权我赚钱,你的死活我不管……失道寡助,这个道理到哪里都一样。


在这场浩劫之中,其实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正在或者曾经在委内瑞拉生活、经商的当地人或者是外国人能够真正幸免。只是希望不远的一天,像Daniel这些委内瑞拉人的愤怒可以平息,共同回到那个美丽的国家,不再被迫漂泊。

 

END


相关阅读:一个信奉早发早移的委内瑞拉青年

责任编辑 | 徐 典

版面编辑 | 徐 典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