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韩总统大选今日展开, 三位主要候选人一手观察

杨虔豪  世界说  2017-05-10 11:50

世 界 说

杨 虔 豪

发自 韩国 首尔

韩国总统大选进入最后关头。从去年10月底,崔顺实“亲信门”案爆发,原本执政安稳的总统朴槿惠,被揭发与密友的连串不法与特权勾当,引爆民心,百万公民手持烛光走上街头抗议,迫使国会与宪法裁判所将朴弹劾... 如今,已是韩国民众作出最后抉择的时刻。


“投票的话,总统就是文在寅”


“现在是要完成代表‘烛光革命’的投票的开始,各位投给我文在寅的每张选票,都会改变这世界!我们一起来喊‘投大文’的口号吧!” 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在选前最后一个周六,于京畿道安山向选民呼喊道。

 

文在寅

文在寅阵营打出的新潮语“投大文”,意思是“投票的话,大统领就是文在寅”;他们认为,在干政案造成保守派失去民心的情况下,愤怒的公民们若都相继出来投票,将能反映现实,让强烈号召审判朴槿惠的文在寅能顺利当选。


这天,京畿道小镇安山聚集数千群众,如同看演唱会般,蜂拥聚集在舞台前,现场气氛,比起4年前笔者在在首尔汝矣岛采访他的造势活动时看到的,还要热情许多。包括文在寅自己和民众,都对胜选有充足信心。


根据封关前最后的民调显示,文在寅以40%左右的支持率,领先另外两位主要候选人安哲秀与洪准杓2倍之多。文在寅在内政上主张清除旧政权遗留下的“积弊势力”;在外交上,他主张与朝鲜交好、与中国重启对话,同时检验国内民心风向,解决萨德争议;但最近几周,文阵营的态度,更强调自己是介于美中之间的缓冲国。


干政案爆发后,文在寅俨然成为审判与取代朴槿惠最有力的人选,但实际上,他的民调支持率,到达40%左右后就一直持平,没有明显下滑,却也一直升不上去。这让文阵营内部分人士,感到有些忧心。强力催票与呼吁集中票源,以实现政权轮替,是他们近来主打的战略。


“我洪准杓如果当上总统的话,

就代表大韩民国的平民都当上总统了”


同样在安山,还有另一个有全然不同气氛的场景。自由韩国党候选人洪准杓,也来到此地造势集会。保守派因崔顺实案及朴槿惠遭弹劾下台,失去了大半民心,洪准杓知道大环境对他们并不利,却仍从容不迫,并未试图争取中间派选民,而是选择诉诸更极端的竞选语言,目的是要把隐藏的基本盘给催出。

 

洪准杓

“我为何决定要投入本次选举?首先,我想为大韩民国年轻人,洒下梦想的种子…各位,我洪准杓如果当上总统的话,就代表大韩民国的平民都当上总统了。”不等洪准杓说完,许多群众就开始呼喊他的名字,并比出胜利手势,刚好代表他的选号2号。


讽刺的是,在洪准杓表示要“为年轻人播种”时,造势现场前来声援者的绝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他们个个神情凝重,甚至充满怒气,他们对干政案爆发后政府的崩溃感到愤慨。


为了这些人,洪准杓的语言,几乎都集中在朝鲜安保问题上;他强调朝鲜对韩国的威胁,并批评进步派的文在寅是“亲北左派”势力,对国家不忠,将危害韩国未来的生存与发展。


另外,对于朝鲜领袖,他也毫不讳言地以激烈言词说道:“像金正恩那样的屁孩,我会用力揍他几拳,掐住他气管,那种孩子就是不能再让他调皮捣蛋!”过去,洪还公开发言称“选文在寅当总统,等同于选金正恩当总统”。


崔顺实案爆发后,洪准杓并没未花费太多心力在批判与反省当下政权出了什么问题,以及思考如何防止崔顺实干政案的悲剧再度发生上,而是责怪烛光示威与“亲北左派”有关联。


而在多数民意对在国内不断发生的非正职员工、刻意解雇、打压工会等不公义等现象表示愤怒,并发出大量反对声音时,洪准杓仍然维持一贯右倾新自由主义的立场,以“抵触市场秩序”、“破坏劳动力供给弹性”为由,拒绝接受任何改革。


如此的强硬形象,深受韩国年轻世代厌恶,但对于怀念朴正熙独裁时期,希望有一个“巨人”带路,并引领国家迈向百姓温饱与现代化的中老年阶层民众来说,这样的诉求,他们很愿意听进去。


民调封关前,持续强打极端发言与“集结牌”的洪准杓,成功从安哲秀身上,吸引许多保守派民众的回流支持。但对造势场合上,他的群众规模小得多,在3位主要候选人中,最占下风。


“百姓所需要的改革,只有我做得到”


“韩国已经变成一个‘继承者们’的国家,人们不管怎么努力,都赢不了他们。不公平的世界,只有我可以改变!”打出中间路线的国民的党候选人安哲秀说道。他向选民表示,当选后必将启动政治、财阀与检察体系的改革。 “我从没有看人脸色做事过,百姓所需要的改革,只有我做得到!”


△ 安哲秀

选前最后一个星期日,安哲秀穿着绿色衬衫,背着挂有玩偶的背包,在搭地铁过程中与市民互动,来到首尔年轻人的根据地——弘大,展开一系列造势活动。虽然民调与文在寅持续拉大到两倍之多,但现场民众的集结程度,较文在寅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现象是否表示安哲秀有“逆转胜”的可能,仍待观察。


过往,安哲秀所打出的各种诉求,其实都与韩国进步派相当类似。要求保守派实践政治、财阀与社会领域的各项改革,他也一度在进步派共组最大在野党——新政治民主联盟,直到去年,希望主打中间路线、持续囊括更多选民支持的他,因与进步色彩浓厚的文在寅产生路线冲突,愤而求去,另组国民之党。


选前,安哲秀为持续囊括选票,阵营论调与行动,有潜在地往保守派靠拢——尽管他仍主张应跨越保守和进步意识形态,同时改革前朝政府留下的弊端,但对布署萨德的态度从反对改为支持,可以说是他目前政治生涯中,最大的一个转捩点


这样的立场转变,目前就舆论看来,效果并不好,因为想同时讨好保守派,进步派支持者就会流失,如此趋势,从各家媒体民调都可看出。但安哲秀阵营期待,在有潜藏的睿智票源希望终结保守派与进步派“二元恶斗”的情况下,9日开出来的票数,可能较预期更高。


小党候选人或左右选举结果


剩下两个小党候选人——进步派的正义党沉相奵,以及从保守派执政党分家的国民的党刘承旼,当选机率渺茫,却可能对两个分别代表进步与保守的宗主派,共同民主党与自由韩国党,带来盘面数字上的影响。 


△ 刘承旼(左)与沉相奵(右)

主打劳动与社会福利议题的正义党候选人沉相奵,在电视辩论会中,精准掌握敌我阵营的国内政策路线,提出犀利质问与反论,同时总是能清楚交代与解释设计好的与福祉相关的政见,为自己赢得满堂彩,人气翻倍。


保守派的刘承旼,经济学者出身,给人能解决问题的安稳形象,同时他也诉诸坚定的安保立场。5月2日,在选举的最后关头,即使刘承旼所在的正党内12名同志叛变重返自由韩国党,他仍宣示不会退选。不少人认为,党内同志变节可能会产反效果,让同情刘承旼的票源增加。


对于今年的选民来说,在作决定时会有多种心理——是要巩固宗主并“含泪投票”,还是要依照自己意愿,投票给心仪候选人。保守派与进步派,除了有自由韩国党共同民主党两个宗主大党外,还皆存在另外“备案”——正党与正义党——可供选择;而就算不是这两个选择,也还有号称“中间势力”的安哲秀可投。选民的心理变化难以预测,小党候选人的支持率,也可能左右选举结果。


在朴槿惠被弹劾后的韩国大选,国家命运的审判权握在了选民手中,待一张张投票纸落下票箱后,即可揭晓。


END

责任编辑 | 丁 昱

版面编辑 | 丁 昱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