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马克龙竞选时答世界说:我为什么出来选总统

宋迈克  世界说  2017-05-10 11:49

编者按:今天,独立参选的39岁候选人马克龙,最终以66.06%的得票率,力压极右翼国民阵线提名的勒庞,成为法国第五共和体制史上最年轻的总统。2016年12月,财新世界说曾在一场竞选活动中与马克龙进行了问答对话。


当时,选情最被看好的法国主流右翼政治人物、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菲永其妻的“空饷门”事件尚未爆发,声势正隆;而站上政治舞台未久的马克龙,则连是否能跻身第二轮的决选,都还在未定之天。当时,在回答世界说专员的提问时,马克龙坦露了此次他决定脱离社会党、自组“前进”运动参选的初衷,也述说了自己心目中对进步主义的怀想。


世 界 说

宋迈克

发自 法国 巴黎


整个法国都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是法国左派明星政客,是2017年总统选举的热门候选人,他就是埃曼努尔·马克隆(Emmanuel Macron)。


现年39岁的马克隆,在进入政坛之前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精英人士了。从亨利四世中学(Lycée Henri-IV)文科预科班到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从国家行政学院(ENA)到财务督察总局(Inspection générale des finances),他的早期履历和一个标准法国政客并无二致。2007年右翼候选人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当选为总统时,政治立场偏左的他,曾在随后的议会选举中试图成为社会党候选人,却没能获得青睐。


进入政坛失败后,马克隆在2008年离开国家机关,转投法国罗斯柴尔德银行(Rothschild & Cie)从事企业并购(M&A)。他主导了雀巢(Nestlé)对辉瑞(Pfizer)营养品业务的收购谈判,并从中获得了巨额收入。2012年,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当选总统,马克隆这位青年银行家因为从竞选一开始就支持奥朗德,获得信任被任命为爱丽舍宫副总秘书(secrétaire général adjoint de l'Élysée)。而这一“提拔”甚至被他的银行前同事嘲笑:成了总统的核心幕僚,但工资只是原来在银行时的十分之一。


2014年8月,他成为经济部长,与曾大力倡导“法国制造”的蒙特布尔相反,马克隆扮演了左翼政府内最右倾的角色,言论和观点常引起媒体注目。在奥朗德任期的前两年,马克隆是“竞争力和就业税收抵免”及“责任和团结协议”等几个重大经济政策的关键幕后人物。任经济部长之后,他主导“为法国经济解锁”的“马克隆法案”(Loi Macron)遭到强烈反对,迫使政府使用宪法第49条第3款强行通过该法案。除此之外,他时常冒出触动左翼人士神经的言论:“我们需要想成为亿万富翁的年轻人”、对在他出场时抗议的工会分子说“买得起西装的最好办法,就是工作。”来自党内左翼的批评和右翼的嘲讽都没能动摇马克隆的部长地位:奥朗德对这位自己一手提拔的年轻人不时的出格言论给予了极大包容,他坚信,将马克隆留在政府中有助于政府形象。


然而,愿意放弃银行的十倍工资而投身政坛的马克隆,似乎有远大于经济部长的野心。2016年4月,他成立了自己的政治组织“前进!”(En Marche !),各界开始猜测他是否准备参加2017年总统选举。8月,马克隆辞去经济部长职务,投身到竞选活动的准备中。11月16日,他正式宣布成为2017年总统选举候选人。说着“我必须诚实地告诉你们我不是社会主义者”的马克隆拒绝参加社会党组织的初选,而选择成为了“独立”候选人。


 马克隆在介绍政治组织“前进!” (图:AFP)


2017年总统选举的形式已经对左翼十分不利。大约只有30%到35%左右基本盘的左翼目前有不下三、四个候选人,马克隆的加入无疑加剧了左翼选票的分裂。但是,在所有左翼候选人中,目前的支持率最高的马克隆支持也仅是15%左右。几乎所有评论者都预测,明年的总统选举第二轮,将在经由右翼初选胜出的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和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的主席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之间展开。


12月1日,也就是马克隆参加“女性论坛2016年全球大会”的前一天,总统奥朗德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放弃参加明年的总统竞选。在法国,当选总统在第一届任期后主动放弃寻求连任的情况非常少见。而马克隆这个曾经被奥朗德信任和看好的经济部长,最终选择离开乃至独立参选,不能不说是推动奥朗德走向放弃的原因之一。


 马克隆在女性论坛全球大会上


尽管大会本是围绕女性议题展开,然而空唱高调的讨论似乎并不比法国国内的政治剧情更有意思,何况马克隆作为一个前经济部长,他出席女性论坛这一举动本身就很难说没有什么政治意义。等这场关于“推动女性经济进展的下一阶段的政策”(Policy for the next stage of women’s economic advancement)的讨论一结束,世界说把握到了提问的机会:


“弗朗索瓦•菲永先生在右翼初选中获胜。他曾宣称他的‘个人立场’是不支持堕胎的。您是否认为如果菲永当选总统会威胁到法国女性权益?”我抛出了第一个问题,既和大会主题保持联系,又触及到政治领域。马克隆面不改色,向我伸出了两个手指,示意接着提第二个问题,似乎他还有所期待。


我的第二个问题接着:“弗朗索瓦•奥朗德先生昨天放弃了参选,他还号召所有进步主义者(progressist)团结前进。而您也宣称自己是进步主义者的代表,您今天出席女性论坛就是一个明证。您是否认为您是最好、最有能力领导这一进步主义者阵营的人物呢?”


 马克隆在女性论坛上


思考些许之后,马克隆以严肃的神情开始回答:“关于您的第一个问题,这曾是右翼初选竞选时一个很大的争论。我不会去评论个人行为。我希望并且感到弗朗索瓦•菲永并不打算修改任何涉及堕胎的法律,他确认了这一点。所以,我不会评论个人的意见。”


的确,菲永在宣布“个人立场”是反对堕胎之后,确实也承诺当选后的政策不会触及女性堕胎权利,然而他对这个议题上的表态已经让他获得了保守立场选民的支持,很可能因此决定了他在初选中有些意外的高票胜出。“个人立场”即使曾被用来拉票,但似乎并不够拿来进行公共讨论。


官方表态之后,马克隆补充道:“我深切地参与——所有的进步主义者都深切地参与到保存(堕胎)这一权利中。我想目前在我们的社会中,保护这一权利是一个强大的共识。而且,应当在法国各地为女性创造条件,保障他们堕胎的权利。这不单是一个立法、法律的问题,而是涉及我们国家全体女性的权利、实际情况以及平等条件。”而就在12月2日当天,国民议会正在就一项涉及堕胎权利的法案进行辩论,政府希望将“阻碍堕胎罪”(délit d’entrave à l’IVG)扩展至宣传有关堕胎的虚假信息以恐吓女性的网站,而从反对堕胎的保守派到力主网络自由的组织则反对这一法案。马克隆并没有明确提及这一辩论,但当他说起在立法、法律之外对女性在堕胎问题上的“实际情况”的关怀时,也让人不由得联想到这一正在进行的新闻。


然而这些只是预热。“关于您的第二个问题,”马克隆停顿了几秒,然后重新抬起头继续说道:“我在总统奥朗德昨天的决定和宣示之前很久便做出了决定。的确,他发出了号召,呼吁所有的进步主义者团结起来。我和您一样注意到了这个词,因为这正是我使用的词语。我希望很多人能听到这一号召。”


这正是我想让马克隆说出来的,可能也是马克隆自己出席这一场合的目的。马克隆将奥朗德提及的“进步主义者”联盟正式拉到了自己名下,而我的问题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


 世界说专员宋迈克和马克隆在会后合影


奥朗德的退出显然给马克隆留下了更大的政治空间。而总理曼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在奥朗德做出决定前几天的“逼宫”动作(他接受采访时表示不排除和总统在初选中竞争),也让“背叛”的名头暂时从马克隆身上转移到了瓦尔斯那里。此时的马克隆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他应当进一步利用总统-总理纷争留下的对瓦尔斯不利的形势。但同时,在总统宣布放弃连任的第二天,一切过于明显的自我宣传言论又注定不合时宜。马克隆用“我希望很多人能听到(进步主义者团结起来)这一号召”来委婉表达自己的雄心,可以说是适时之举。


马克隆接下来解释了他心目中的“进步主义者”:“进步主义者是那些相信创新、性别平等、环境保护、数字化、公正、机会平等,以及欧洲”——果然还是老调重弹。但他随即开始分析当下政坛的现状:“当你审视这些价值时,会发现如今在左翼中也在右翼中都有一个深刻的变化。右翼政党中有许多人分享这些观点,但不能很好地被他们的候选人代表;明天,左翼也将会是同样的情况。”马克隆显然在暗指将于明年一月举行的由社会党组织的左翼初选,他又一次为自己不参加初选的决定做了辩护。最后,他以一句可以放在竞选集会上的远大口号结束了他的回答:“我的抱负是重新建立我们的政治架构,围绕着这些价值和清晰的进步主义视野而为国家提出新的计划,因为我相信,我们需要将分享这些价值和视野的人团结起来。”


全部10分钟的提问时间里,马克隆回答我的问题占了大半时间。他从女性议题跳到政治议题,最后几乎直接进入“竞选模式”。当天,《回声报》(Les Échos)发表了一篇对马克隆出席女性论坛大会的报道,名为《马克隆希望进步主义者听从奥朗德号召》,文字中也大部分引用马克隆的“进步主义”回答。


(感谢毕云青的拍摄,以及世界说主编宋宇航的采访帮助)

    评论列表

  • A
    2017年05月19日 12:13
    回复
    在我眼里,不管在竞选的时候说了多么漂亮的话,最重要的还是他为法国做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