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法国大选两轮间的竞争:愤怒与理性的角逐?

宋迈克  世界说  2017-05-08 11:20

世 界 说

宋迈克

发自 法国 巴黎

4月23日,法国总统选举进行了第一轮投票。正如选前民调所预测的那样,第一轮得票前两位的是马克龙和勒庞,24%和21.3%的最终得票率甚至也与民调相差无几。


  △ 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果

  4月21日的ELABE民调:前4人的民调得票率与23日投票结果的误差在0.2%以内

在第一轮前的各种民调中,如果马克龙和勒庞进入第二轮,前者将以60%到65%的

绝对多数获胜。当第一轮结果公布、的确是这两人进入第二轮后,总统的归属似乎已经没有悬念:“共和阵线”将像2002年一样发挥作用,将勒庞向共和国最高权力进军的步伐拦截在最后一步。马克龙本人似乎也被这到手的胜利而感染:在第一轮结果揭晓后的演说中,他花了大段语句称赞和感谢他的支持者们 “在一年里改变了法国政治的面貌”,讲话不时被欢呼声打断。马克龙还特地感谢了他的夫人,现场支持者们高声呼喊他夫人的名字:“布里吉特!布里吉特!”而在涉及两轮间的竞选前景、他的竞选主张时,马克龙的句子则格外空洞而乏味,整个讲话更适合一场庆功会。


然而选举毕竟只进行了第一轮,胜利者姿态为时过早。何况,极右翼进入第二轮的场景虽然是此前民调早已预期的结果,但对多数评论者和政治人物来说,这仍是一个严峻的局势。对讲话的批评很快流传开来,谐星贝多斯(Nicolas Bedos)在推特上讽刺说:“国民阵线大举成功……而这个孩子还在自我欣赏,仿佛是在进行高考完的庆祝。”

 

媒体也给马克龙以清晰的提醒乃至批评。4月25日,《解放报》(Libération)在头版以《绝不松懈》的大标题警告“已经把自己视为总统的马克龙”,《十字报》(La Croix)则提醒马克龙下一步要“禁止一切胜利者姿态,哪怕它是以善意的形式展现出来,比如在巴黎一家餐厅里度过选举之夜。”而《洛林共和派》(Le Républicain lorrain)则更为直接:“马克龙作为一个纯粹的市场营销产物,犯这种新手的错误令人震惊。”


   △《解放报》4月25日头版标题:《绝不松懈》

传统势力意见不一 “共和阵线”暴露裂痕


传统的左右大党社会党与共和党候选人均遭淘汰成为第一轮选举结果的一大亮点。被激进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吸走大量选票的社会党候选人阿蒙最终仅获得6.4%的选票,可谓惨败。而受丑闻影响的共和党候选人菲永也仅以20%的选票排在勒庞之后,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右翼候选人第一次缺席总统选举第二轮。


在获知投票结果后,菲永的表态毫不含糊:“极端主义只能给法国带来不幸与分裂……除了投票反对极右翼,别无选择。所以我将投票给马克龙。”

 

与菲永清晰的论断相对,右翼其他要人的意见有明显分歧。菲永竞选团队的重要负责人西奥提(Eric Ciotti)拒绝“进入与第五共和精神相悖的党派组合”,直接号召右派把精力投向一个月后的议会选举。来自南方蔚蓝海岸大区(PACA)的埃斯特罗济(Christian Estrosi)则毫不掩饰自己对马克龙的热情:“戴高乐将军就曾是一个前进(马克龙的政治组织的名字)的人。”而萨科齐时期的住房部长、法国基督教民主党创始人布丹(Christine Boutin)则明确表示会投票给勒庞,以阻击“放任自由主义、全球化、金钱、银行”的代表马克龙。这些分歧在选民中也得到了体现:根据民调结果,在菲永的第一轮选民中,投给马克龙和勒庞的大约各占40%和30%左右。

 

在左翼,社会党候选人阿蒙虽然号召支持者搁置与马克龙的政见不合,与其共抗“共和国的敌人”勒庞,但吸收近20%选票的激进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却拒绝作出具体的投票号召,只在4月29日宣布自己绝不投票给勒庞。对梅朗雄来说,马克龙在银行业和政坛的经历与主张是经济自由化与全球资本主义的延续,即便另一个选择是他绝不想要的极右翼,但不加条件地为马克龙背书实在是太难了。


  △ 4月27日一些高中生在巴黎举行游行,他们的标语是:“既不要祖国,也不要老板;既不要勒庞,也不要马克龙”

  △ IFOP-Fiducial民调:两轮间的票数流向。受访的梅朗雄支持者中有50%选择在第二轮支持马克龙,但弃权的比例也高达37%

4月28日晚,勒庞阵营迎来了一条重要的好消息:在第一轮中获得4.7%选票的右翼候选人杜彭埃尼昂宣布与勒庞达成了“执政协议”,从此支持勒庞,并为她拉票。杜彭埃尼昂表示要打破“在爱国者和共和派中间荒唐的裂口”,与勒庞一道共同抵御代表“巴黎证券交易所”的候选人马克龙。


杜彭埃尼昂(Nicolas Dupont-Aignan)领导的党派“法国站起来”(Debout la France)是从中右翼共和党前身——人民运动联盟(UMP)中分离出来的一个政治组织。杜彭埃尼昂反全球化、反欧盟的立场固然与勒庞相近,也是他当年与中右翼主流决裂的原因;但作为一名坚定的“戴高乐主义者”,杜彭埃尼昂对勒庞的背书恰恰悖逆了戴高乐与极右翼之间的深刻敌意。


   △ 勒庞和杜彭埃尼昂在5月1日的集会上

从数字上看,杜彭埃尼昂背后4.7%的选票不足以改变大局。而根据民调显示,这4.7%选民中真正准备在第二轮倒向勒庞的恐不到一半。不过,对勒庞来说,这无疑是一剂效果极佳的强心针:这是首次有一位此前不属于国民阵线的政治人物在两轮之间加入勒庞阵营,是左右联合抵御极右翼的“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ain)的第一道明显裂痕。这在象征层面上无疑是勒庞的一大胜利。勒庞也在4月29日召开记者会对杜彭埃尼昂的决定表示欢迎,并宣布如果自己当选,后者将出任新政府总理。

 

随着杜彭埃尼昂的加盟,勒庞的竞选似乎势如破竹。在第一轮后的第一星期中,无论从形象还是声势上,马克龙的确都落在下风,不是露面太少就是反应慢了半拍。他的民调也出现了轻微下滑,跌至60%以下。虽然事实上两人差距仍然显著,勒庞翻盘的希望仍然渺茫,但她在一周中造就的声势,已经成功在民意中改变了“选举结果已经注定”的看法,对马克龙获胜的预期已经远没有第一轮结束时那么确信。


   △ IFOP民调中“投票意向”和“获胜预测”的变化:在第一轮后的一周内,马克龙的投票意向出现了轻微下跌,而预测他将获胜的比例则大幅下跌了15%左右

目前看来,马克龙的领先优势仍然十分明显,但他的目标显然已不只是获胜了。如果勒庞拿到超过40%甚至接近45%的选票,那么马克龙即使当选,也无法宣称自己真正有效地团结了全国力量,他的地位将更容易遭到左右势力的挑战。这对一个月以后的议会选举将极为不利。


史上最糟糕的总统辩论 马克龙占据上风


进入5月,马克龙似乎渐渐找回感觉。随着勒庞在5月1日的集会上攻击马克龙使法国人“要么前进,要么累死”(en marche ou crève),马克龙也在当天傍晚用前所未有的激烈用词展开了回击。他将极右翼形容为“灾难的代理人、混乱的制造者”,把国民阵线称为“反法国”的政党。他表示:“面对国民阵线的辱骂与猥亵,我们将重建国家。”


在通过电视采访、支持者集会隔空对战一周后,5月3日晚间,两名候选人在传统的两轮间电视辩论中进行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面对决。在第五共和的历史上,从1974年吉斯卡尔·德斯坦和密特朗的辩论开始,每次总统选举两轮间的电视辩论都是法国人必看的电视节目,往往能吸引2千到3千万观众。在这一对决中,总统候选人不仅要自己的纲领,进攻对方的漏洞,也要展现出稳健而有掌控力的总统身姿,在形象上力图压过对手。而在今年,第一位极右翼候选人勒庞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辩论的节奏。


   △ 两位候选人在两轮间的电视辩论中

首先发言的勒庞一上来就将浓重的火药味带入到辩论之中。还没有展示自己的纲领,勒庞便向马克龙投出了一大串痛斥:“马克龙先生代表的是野蛮的全球化、优步化、工作不稳定化、社群主义、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所有这些,都在奥朗德先生的操纵之中!”马克龙讽刺地回击道:“您证明了您的思想毫不精致,您根本不想进行一场平衡和开放的民主讨论。”在全球化面前,他表示自己将用“征服的精神”(« esprit de conquête »)面对勒庞“失败的精神”(« esprit de défaite »)。


在整场辩论中,勒庞不断以夸张的词句攻击对手,将其与奥朗德及其所有政绩联系起来加以抨击。在勒庞口中,马克龙是“体制”的候选人,“屈从”于金融市场、大企业主、默克尔、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我是代表购买力的候选人,您是代表有能力买下法国、瓜分法国的候选人。”而马克龙则不停指出勒庞话语中的漏洞与不实之处:“您在说胡话。”“这样的辩论配不上法国人民。”除了在反恐、安全问题上,勒庞给出了包括关闭边境、驱逐所有有安全档案(« fiche S »)的人员、取消涉恐罪犯国籍等强硬措施以外,在其他议题上,她更多是猛烈进攻马克龙,而很少举出系统的主张。


勒庞在几天前刚与杜彭埃尼昂签订“执政协议”中将国民阵线一直主张的退出欧元改为模糊不清的欧元与法郎并行的方案,欧元问题因而成为辩论前几天的焦点之一。在辩论中,在马克龙的追问下,勒庞仍然没能讲清她在欧元问题上的具体主张:“欧元将是银行间的货币,而不是百姓的货币。”“一个大企业不可能用欧元支付,同时用法郎发工资。”马克龙几乎是以教师的姿态批评勒庞“明显缺乏准备”。


   △ 两位候选人在电视辩论中

面对特朗普式的进攻,马克龙试图展开介绍自己的政见,但有时也不得不陷入与勒庞的缠斗当中。他对勒庞的反攻有时也不免落入俗套,并无新意。然而相比之下,勒庞在整场辩论中展现出的攻击性甚至是轻蔑姿态,无论如何都与法国人对共和国总统的期待相去甚远。整场辩论的激烈程度让两名主持人也有些不知所措,多次出现两名候选人陷入争吵而主持人完全无力喝止的状况。在辩论最后,马克龙的总结发言完毕、节目本应结束时,勒庞再次喊出“和弗朗索瓦·奥朗德一起”的讽刺,马克龙严厉回应道:“您留在电视里吧,而我要领导这个国家。”


在这场近乎粗暴的辩论结束后,电视上的评论员很快将其认定为“第五共和最糟糕的一场总统辩论”,而勒庞则“一直处在推土机模式,却几乎总是找不准目标。”《解放报》和《世界报》(Le Monde)几乎给出了相同的标题:“与勒庞辩论之不可能”。辩论后的民调显示,63%的观众认为更有说服力的是马克龙。而在“谁的政纲更好?”“谁更诚实?”“谁更想带来改变?”等各项具体指标上,马克龙也都全面领先。《费加罗报》(Le Figaro)5月4日的头条明确写出:《马克龙顶住冲击 胜过勒庞》。


   △ 辩论后的ELABE民调:认为马克龙在辩论中更有说服力的占63%,认为是勒庞的占34%

   △ 5月4日《费加罗报》的头版:头条标题为《马克龙顶住冲击 胜过勒庞》,社论标题为《愤怒与理性》

应该说,勒庞在辩论中展现的挑衅性显然是有所准备,但将这种特朗普式的策略用在法国显然风险极大:即使民意中的愤怒程度前所未有,但稳重而有高度仍是民众对共和国总统的期待;何况勒庞的对手是一个有能力与之唇枪舌剑而毫不示弱的人。通过这场辩论,马克龙彻底丢下了上周的迟疑与缓慢,将他的战斗性展现得淋漓尽致。这对他稳住选情、寻求更大获胜优势无疑是一大利好。


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表演过火,极右翼候选人在辩论中展现的攻击性与无理智,连同共和阵线的破裂、极端力量的崛起,似乎都展现了法国社会中愤怒与撕裂。《费加罗报》的社论清楚地展现了这种担忧:“如果‘前进!’的领导人周日当选为总统,他必须考虑到法国的这一半(极右和极左):政府太多的失败让他们变得如此仇恨……如果埃曼努尔·马克龙周日开始‘前进’,那么为了法国,我们应当祝他成功。因为如果他失败,简直不敢想象2022年的总统辩论会是什么样。”



END


责任编辑 | 徐一彤

版面编辑 | 李晓萌


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