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探访叙利亚难民|我遇见了曾被恐怖组织囚禁的少年

吴琪  世界说  2017-04-10 11:31

  世界说 X 米字工作室

吴 琪

发自 中国 北京

从土耳其探访叙利亚难民回来已经有一个月。这个月里一直在把这趟行程的拍摄资料整理成片,今天终于和大家见面。一共会有三集,分三天推送。今天是第一集。每天在推送片子的同时,还会辅以一些文字,每一小段讲一个难民的小故事。其实每个故事都算不上完整,都似乎戛然而止,因为每个人的故事都还没有结局。



今年一月,我在摩洛哥。途中读到一篇文章,是一个几年前去过阿勒颇的姑娘写的对那座城市的悼念。当时我人在菲斯——摩洛哥最古老的城市,它的老城区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阿拉伯文明史上的珍宝。看完文章我抬头环顾四周,想象着如果几年之后,这座千年古城和阿勒颇一样毁于战火......我无法想象。

△ 加济安泰普街景。摄影:杨肯

在这次去土耳其探访叙利亚难民的项目中,我是拍摄者。与我同行的还有两名中国志愿者杨肯和满园,专门负责调查难民在土耳其的生活情况,等将信息反馈回国后,思考中国能在难民问题上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而我不仅要拍摄难民在当地的情况,也要纪录下志愿者们调查的过程。

△ 志愿者和难民在一起。摄影:叙利亚难民优素福

如果不是这次拍摄,我对土耳其的印象还停留在国人津津乐道的伊斯坦布尔和棉花堡。而我们要去的南部城市加济安泰普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往南驱车不到两个小时,就是战火纷飞的阿勒颇。这个在新闻里离我们似乎很远的地方,突然变得很近。

 

在加济安泰普,接待我们的是难民援助中心YUVA,这里为许多叙利亚难民和土耳其人提供了职业培训课程,而且这里的很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也是难民,所以这里就成了我们接触难民的最直接的渠道。

阿卜杜拉

在开始的几天里,阿卜杜拉都没有出现在YUVA。我们第一次见他,是在摄影课上。他穿着一件看上去很材质很硬的棕色夹克,头发往一边梳得非常油亮,丝毫不乱。他是摄影课的往期学员,是摄影老师的得意门生,或许并不是因为他照片拍得比别人好很多,而是因为他摄影的动机很坚定:他希望记录下自己国家的苦难,并且向世人证明叙利亚人并不等于恐怖分子。正是听到这样的故事,这个少年才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阿卜杜拉。摄影:杨肯

阿卜杜拉12岁时曾被极端组织ISIS囚禁,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暴行。后来侥幸逃生,和母亲以及妹妹逃到了土耳其。而他的家人,有7个人死于俄军飞机在叙利亚的轰炸,其中包括他父亲。阿卜杜拉的母亲患有肺病,无法工作,今年16岁的他不得不担起重任,撑起这个家庭。来到土耳其之后,母亲的病情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治疗,也算是一件让他欣慰的事情。

 

在所有接触过的难民里,阿卜杜拉是唯一一个在镜头前掉过眼泪的人,还不止一次。志愿者兼翻译满园是一个同理心特别强的人,平时和难民聊天时就不太敢问他们的往事,生怕扯出余痛。在翻译阿卜杜拉的经历时,她也忍不住哽咽。杨肯在一张卡片上写下他最欣赏的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的信息,一边希望阿卜杜拉照顾好家人,一边鼓励他好好学摄影,最后还提出能否与阿卜杜拉合照。阿卜杜拉答应了,但还有些拘谨,两个男生并排站着,浅浅地笑。


阿卜杜拉的故事今天就讲到这里,后面他还会和大家见面。我们的行程才刚刚开始,当然还有更多的故事,明天再告诉你们。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