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致读者丨人类能上天入地,可依旧阻止不了毒气袭击怀里的孩子

秦轩  世界说  2017-04-10 11:31

世 界 说

秦轩

发自 北京


△ 2017年4月4日,叙利亚西北部城镇Khan Sheikhoun疑似遭受化学武器攻击。 (来源:半岛电视台)


3天前,叙利亚西北部反对派控制的城镇遭遇疑似毒气袭击。报道称,至少100名人死亡,包括11名儿童。新闻报道包括当地一名父亲抱着两个死去孩子的照片。


△ 2017年4月4日,叙利亚西北部城镇Khan Sheikhoun疑似受化学武器攻击,29岁的叙利亚男人Abdel Hameed Alyousef抱着丧生的一对双胞胎宝贝。 (来源:AP)

这张照片我刻意跳了过去。我有一个女儿,不到3岁。对我来说,世界上没有比让她健康快乐,每天开开心心成长更重要的事情。也因此,我完全不敢去看那张照片,害怕会被那位父亲的悲伤与绝望冲击。


叙利亚的动荡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大人物而言,战争是权力和意识形态的斗争。而对于身处其中的平民而言,战争意味着水、食物和基本的生存安全都无法保障。这位父亲一定已经在孩子面前苦撑了很久。当他随手给孩子递过一件玩具时,当孩子被外面的枪炮声吓哭时,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很没用,但又要压抑自己的沮丧和绝望,在孩子面前保持微笑,竭尽所能地哄孩子开心。是的,他一定会这样。


在孩子面前,世界上每个父亲都是一流的演员。社会破碎,家庭的小温暖会愈发显得珍贵,十有八九还被寄托了自身挣扎的动力。愿苦难早日过去,孩子可以自由的在街上玩耍,交朋友,就像父亲小时候一样长大。然而在4月5日,一切都毁掉了。我甚至怀疑,当孩子去世后,这位父亲还能活多久。


△ 29岁的叙利亚男人Abdel Hameed Alyousef在此次化武袭击中失去19名亲人。

的确,在地球的每个角落,都发生着家庭的破碎悲剧。即使人类可以发明人工智能,在老鼠的背上发育人耳,但依然无法解决同类相杀的难题。一代又一代,一个千年,又一个千年,故事永远在重复。然而叙利亚的故事还是很特别。究竟什么样的原因会使用毒气,谁使用毒气。这种无差别的袭击完全模糊了军事人员与平民的边界,因此带有鲜明的种族消灭的特征。我们该向谁去要答案,政治家、军人?我不知道。


△ 2013年8月21日,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部郊区的Ghouta市发生化学武器攻击事件,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表示至少有322人死亡,其中包括许多儿童在内的平民(来源:维基百科)

我的同事们讨论,遇到这样的新闻我们能做什么样的报道。老实讲,我觉得力不从心。此前,我们曾尝试过报道了几次阿勒颇,一座古老的城市。10多年前,我也曾和妻子在那里留下浪漫的回忆,在咖啡馆和当地朋友聊天。


我不知道能做什么了,分析当前的叙利亚局势吗?讨论一下各国如何出牌?我不知道。这些报道的力量远远比不上那张关于父亲将死去孩子抱在怀里的照片。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是人类持续定居最古老的城市。它见证过无数的困难与欢乐,11个孩子的血对它而言算不上什么。那么这些孩子对我们来说算什么呢?


△ 在受毒气袭击后,一名叙利亚小孩正在接受治疗(来源:ITV News)


与100年前死去的孩子相比,或许他们勉强还算幸运的,至少新闻行业与信息技术让全球的人看到了他们。然而,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请告诉我们。




扩展阅读

阿勒颇遗像:这座城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电影剧本

阿勒颇遗像:那里也曾是俗世乐土,有过青旅、商店和屠宰场

阿勒颇遗像:“死城”曾是叙利亚最大工业城市,我说服那里的商人尝试中国产品



END


责任编辑 | 任   行

版面编辑 | 徐   典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