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世越号迟到三年的返航

权小星  世界说  2017-04-05 11:36


编者按2014年4月16日,搭载476人的世越号客轮在从韩国西北部的仁川港驶向济州岛的途中沉没。事故共造成295人死亡,172人受伤,另有9人下落不明。事故发生后近三年的时间里,关于世越号事件调查毫无进展,船体也一直沉在水中,直至上个月才重见天日,并被运回陆地。在清明节前夕,世界说专员亲赴韩国木浦新港,还原世越号返航现场。


世 界 说

权 小 星

发自 韩国 木浦

在打捞成功,并航行近8小时后,世越号终于在3月31日当地时间下午1时30分许抵达韩国木浦新港。


世越号的返航,迟到了三年。


△ 世越号到达木浦港的场景(图源: 韩国海洋水产部)

木浦市变成“黄色的海洋”


清明节前夕的木浦,是一片片表示哀思的黄色的海洋。世界说专员在木浦市政厅、木浦汽车站和木浦和平广场等市区主要地点,也能够发现城市与往常的不同。


站在周六黄昏时段的木浦市区,原本应该人流攒动的街上却人迹罕至,饭店、卡拉OK等娱乐设施只有极少数的客人,甚至有部分娱乐场所干脆歇业一天。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由木浦各个社会组织悬挂的表达哀思的横幅。大部分民众们也都自发佩戴上了表达到世越号遇难者哀悼的黄丝带。


△ 木浦市街景

△ 木浦市和平广场的树上系有哀悼世越号遇难者的黄丝带


韩国媒体此前报道,木浦市政厅为了表达对于世越号的哀思,决定取消本应在4月8日~9日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当地大型庆典“儒达山花开庆典”,并由木浦市长亲自号召民众,表达对于世越号遇难者的哀悼。木浦市政厅还同意当地市民团体的请求,在木浦市区设置追悼世越号事故的场所。


当专员从木浦火车站下车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为追悼世越号的民众提供交通指导的志愿者咨询台。


在木浦火车站引导的志愿者金美静(音译)对世界说专员说:“虽然世越号事故已经过去了两年,但作为一名孩子的母亲,仍然无法忘记、无法想象,当时的孩子们应该是如何的无助和恐惧。” 金美静也曾参与到要求调查世越号真相的游行中,并在世越号到达木浦以后,利用闲暇时间参与到了志愿者队伍当中。


据世界说专员向木浦市政厅了解,木浦市区如金美静这样参与志愿者队伍的市民有近千人,如果算上从外地赶来的志愿者,人数超过了两千名。这些志愿者们根据自己的特长,分布在不同的区域执行不同的任务,协助“世越号”事故的家属、前往木浦执行任务的工作人员、以及特意前来追悼的游客。


另外,尽管近日来到木浦市的人流有较大增长,但世界说专员发现,无论是在饭店吃饭、打车、居住当地的酒店,价格全部与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商家借“世越号”发“国难财”。 


来自全国的哀思


世界说专员从木浦市区前往木浦新港的路上,随着逐渐接近世越号事故地点,无论是加油站、还是饭店,都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追悼世越号的横幅;在往返于市区与世越号停靠地的班车上,不仅仅能够听到木浦当地的口音,也能够听到来自韩国各个地区的不同方言。


世界说专员在班车中见到了来自全罗北道全州的朴光荣(音译),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赶来木浦观看世越号沉船,并表达哀思。


“我一直认为,国家对于民众是要尽到保护的义务的;但是看到世越号不断沉没时,海警的不作为,船长带头逃跑,以及接下来的种种的疑惑,都使我越来越难受。更可怕的是,我自己却无能为力。” 朴光荣对世界说专员说。


△ 朴光荣的两个女儿在围栏上系上黄丝带

而当走到世越号沉船的停靠地点之时,在场的许多人便不由自主的发出叹息,之后便陷入沉默。


世越号抵达港口后,需要四天时间将其从半潜船转移到陆地上;为了不妨碍装载工作的进行,到场的民众只能够在距离沉船停靠地点的500米之外的围栏之外观看。尽管距离使世越号有些模糊,但也能看到船体上明显的锈迹。


△ 在围栏远远看到的世越号

△ 围栏外贴有世越号所有遇难者的照片

“虽然在电视里也看到了,但实际看到锈迹斑斑的沉船,还是感觉难以置信,无法想象。” 朴光荣表示,“(这个案子)疑惑点这么多,希望能够彻底调查。”


失踪者家属亲述: “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在许多民众观望世越号沉船、表达哀思的一旁,专员看到一些世越号的遇难者家属正在举行记者会,要求更多家属能够参与到由政府组成的“船体组织调查委员会”(现委员会9名委员中仅有3名遇难家属代表),并希望能全程监督、观看世越号的事故处理、调查过程。


一位世越号事故下落不明者的家属李美静(音译)向世界说专员表示了自己的无奈、痛苦和愤怒。她至今无法忘记,第一次看到世越号沉船时的场景。


△ 家属在船上看到的世越号正面(图源: 韩国海洋水产部)

因为世越号停在木浦新港时,是船底朝向陆地停靠,若要看到轮船内部,则只能依靠出海;遇难者家属有机会坐船前往观看世越号的另一面。


“虽然在上船之前,家属们还在互相鼓励,说着‘相互照顾一下’,但当我在船上第一次出海看到世越号船室时,还是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李美静回忆道。


在李美静眼前的那艘船,与其说是一艘轮船,还不如说是一个腐蚀已久的金属块,与在岸上等待的家属的内心一样,充满了三年以来受到的所有痛苦。当时,现场甚至有部分家属直接跪倒在地。最终原本计划观看20分钟,却因为部分家属身体表示不适,在10分钟左右时便结束了。


“即便是在我的眼前,这场景还是无法令我相信,一艘这样巨大的轮船为何会沉没?” 李美静说。


相比韩国政客 更愿信任中国


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在1日上午访问了木浦新港,并对在现场的遗属和工作人员进行慰问;但当部分家属要求面谈黄教安,表达希望参与到调查工作的诉求时,韩国国务总理办公室则以安保的原因,要求家属选出5名代表与其进行会晤。这一要求遭到家属拒绝,最终双方未能会面。


与此同时,包括沈相静、柳承敏在内的众多韩国政治人物均访问了木浦新港,并表示了慰问。


不过,许多当地民众似乎并不买账;黄教安在世越号沉船地点所踏过的脚板,被人写上了“黄狡猾”(韩文中,教安和狡猾发音较为类似)三个字,在现场的横幅上也有许多是在批判政治人物的口号。


△ 写有“黄狡猾”字样的踏板

在从木浦新港回到市区的出租车中,司机从广播里听到有许多政治人物访问木浦新港的新闻以后,向世界说专员抱怨道:“这些人还不是一看即将大选,然后去作秀了么?如果真有意志的话,为何此前没有任何动作和举动呢?所谓代表民众的政治人物,还不如在默默奋斗、却不吭声的中国人(此处代指上海打捞局工作人员)值得信任。”


超载或为世越号事故原因之一


而对于世越号事故的起因,也成为了许多木浦民众议论的话题。


世界说专员在靠近木浦港的一个公交车站等待公交车时,公交车站的电视中在无限循环播放世越号事故的信息。


“这个(世越号)事故就是因为超载导致的‘人祸’。” 一位中年男子向世界说专员表示:“原本乘船前往济州岛的游客,大多数会选择距离最近、且交通便利的木浦出发,因此木浦前往济州的轮船要比仁川出发的轮船吨位较大,相对安全。但是,因为物流及费用问题,许多从首尔出发的货运汽车,会选择直接将车开到离首尔较近的城市仁川,将货物装载在仁川出发的客船上,这也成为了世越号超载,并快速沉没的主要原因。”


木浦虽然是一座港口城市,但因为其所在的黄海岸水深较浅,大型船舶较难停靠,一直很难成为海上物流的中枢城市,全城基本上依靠着北部港地区的渔业、以及周边城市的重工业维持生存。


当地为了解决这种问题,在木浦郊区的岛屿上建设了木浦新港,通过木浦大桥与市区相连。


事实上,刚刚组建起来的木浦新港,原本因为距离中国上海、江苏等长三角地区较近,而备受韩国物流及出口业的关注,但现在木浦新港还有一些空旷;港区内也只有两三家餐厅和一家便利店。


后记 


乘坐班车从木浦新港世越号停靠区域出,世界说专员在道路两旁看到了一系列的祝福词,并附上了姓名。“世越号,我将铭记到底”、“在天堂,不再会有痛苦和争斗”、“不会忘记、永远陪伴”……


△ 路边写有祝福词的标语 (“世越号,将铭记到底 --木浦市民 申英姬”)

据了解,这些祝福词均是木浦当地的市民组织从木浦市民处征集的。他们将这些句子和留言者的姓名挂在了连接木浦新港和市区的道路上。


世越号事故下落不明者的家属李美静说,我们(失踪者家属)的要求也很简单:只是想再送自己孩子的最后一程,只是希望能够知道在事故的当天,以及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样,至少还能安慰一下孩子的在天之灵。” 她说。


(本文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来自作者)

END

责任编辑 | 丁 昱

版面编辑 | 丁 昱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