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致命洒红节:我在印度误服致幻剂

杨达  世界说  2017-04-05 11:35

世 界 说

杨  达

发自   伊朗

那天,没想到我一个满世界乱跑的老司机,差点把命丢在了德里。

 

3月13号是德里洒红节(Holi-Festival),我从阿拉哈巴德(印度北部城市)回到德里,相约和四位女性朋友一起过洒红节。其中一个女生L是我多年的好友,她说有个认识两年的印度朋友可以带我们玩当地人的洒红节,我们几个当时就欣然答应了。L的印度朋友——老李,说得一口流利中文,在中国做过近十年生意。老李和他的两个印度朋友在12号晚上开车来酒店接我们,那天宾主尽欢,在酒吧一起玩到凌晨才回去。

 

13号上午10点,我们如约又见面了。老李驾车开到一个较为富裕的住宅区,指了指一栋红色的别墅,告诉我们这是他的家。之后的三个小时,老李一直在这个富人住宅区开车兜圈,那里有不下五个洒红节party,可老李一直说,这些都不好玩,我们要去好玩的地方。过了一会儿,老李的两个朋友带来了一袋冰棒,冰棒深灰色,上面附着很多类似香料的小芝麻粒,看起来卖相并不怎么样。不过老李说,这些冰棒是洒红节特供,要从早上6点开始排队才能买到,所以我们能吃到非常幸运。没有任何怀疑地,基本大家都吃了两根。兜圈兜了三小时,冰棒也吃完了,终于到了一个party门口。站在前门口的印度人给我们一人发了一块类似绿豆沙的甜品,大家依然毫无防备的吃了下去

当时吃的冰棒

 

人们玩得都很嗨,彼此喷洒有颜料的粉末,每个人都变得五颜六色。那里面一个舞池,人们都在里面狂欢,我们随之也跟了过去。玩得累了,我接到了身边朋友传来的一杯白色液体,看到她们都喝了,我就跟着喝了一口。我们四个人都多少喝了一点,只有一个女生X没有喝到。没过多久,我们就被老李和他的朋友带离了party。从party的建筑走到车上,大概有15分钟,大家开始有些头晕,不过,开始大家都以为是玩的太嗨了,或者是音浪太强,把脑袋震懵了,都没当回事。

 

回到车上,老李说带我们去下一个地方玩,然后继续在住宅区里兜圈。这时候,一个女生Y就开始大喊,头晕到不行,快要死了!要去医院!那时,我只是感到头晕,一闭眼就进入了梦幻,感觉自己一直在天空翱翔,脑子里的世界是白色的,车子仿佛一直在天上开。

 

Y一直大喊,要去医院!要去医院!在她强烈要求下,老李把我们带到了住宅区里的一个私人小诊所,由于实在晕,我和J在车上没有下去。在车上,J问我怎么样,“已经上天了好几次了”,当时我那么说。此时,J还并没有感觉特别晕。差不多10分钟以后,他们回到了车上,Y大声叫喊着:“要死了,我要去大医院!”。二十分钟车程后,我们到了一家大医院,Y被人搀扶着送进了急救室,我和J还有一个印度人在车里等,J觉得是车里太闷了,于是下车透透气,我则躺在了后座上,闭上眼继续在天空中翱翔。不知过了几分钟,J进来跟我说她也开始发晕。

 

我们互相搀扶着进了急救室,到急救室的那一刻,我已经快要晕厥,用残存的一丝意识找了一张空床躺下,开始四肢冰冷,眼睛瞳孔放大,意识越来越模糊……医生在我手上夹了心跳监视器,我伸着双手,一直对医生说请救救我,不能让我死,求求你救救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明显感受到四肢已失去知觉,瞳孔完全放大,心跳几乎停止。虽然身边所有事情都在真实的发生,但一切都已经和我无关了,灵魂仿佛脱离我的身体,在我身体之上漂浮。我只能听到医院抢救室里的铃声嘟嘟作响。身体已经不再属于我,一闭上眼,就看见白白的一片,在白色的世界里有一条道路,指引着我去往某个方向……

接着,我模糊记得,查询了中国大使馆的电话,并且发了语音微信给前女友,告诉她我的护照号,并和她说,如果明天没发信息给她就联系大使馆,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死了。这个时候只有X处于一直相对清醒的状态(X在party上没有喝到那最后一口水)。这时候,老李听到我们要打电话给大使馆,开始慌张,然后不断叫X单独出去谈话,叫X不要打电话给大使馆。躺在我身边的J情况比我好很多,我跟她说了遗言。此时,过一个年纪大的医生过来握住我的手,告诉我,这是大麻,你需要好好休息,今天不会有人死。此时我已几乎丧失知觉,我知道我们都不会死,我们只是“被服用”大量的大麻和致幻剂。

 

下午6点半,我们离开医院,完全不记得医生给我打了什么,或者抽了多少血。回到酒店,朋友们告诉我,当我进到急救室那一刻,整个脸都是绿色的,把她们吓得不轻。

 

接下来的几天,我走在大街上,感觉身边的世界像动画片一样,看到身边有人跑动就如同看gif一般。之后的一周,我都处于幻晕的状态,她们三个女生的状况也与我相不多,并且伴随着不断的腹泻和嗜睡症状。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X就回国了,没过几天Y也回到了国内,并且住进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包括验血、核磁共振、心电图、胃镜等。医生告诉她,我们吃的不仅仅是大麻,还一定存在致幻剂,但是由于食用的剂量太大,所以导致我们的肝脏受到了损伤,还有某些可能的大脑皮层损伤,是目前检查不出来的,并且永久不可逆。

 

事后,我们听说洒红节当天死了人,有英国女生被人强奸杀害。在瓦拉纳希很多旅馆的外国游客旅在当天出门都要签一份免责书,因为老板会告诉你外面有多恐怖,一旦出事与酒店无关。我们五个人中,我和其他两个女生都是长期周游世界的旅行者,可是不管见过多少世面,当死亡故事真正发生到自己身上,真的可怕至极。

英国媒体报道女生在洒红节被杀事件


最后说一下我的建议,洒红节能不能过?答案是肯定的,可以过。但请一定切记,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特别是女生出门玩,一定自己带水,请拒绝所有印度人给你的食物饮料,保护好自己,去享受洒红节。


之前,当女生朋友询问我,女生一个人去印度,危不危险?大多数时候我都会说,注意点不会有危险,很多女生都一个人在印度旅行。但这次,我想说,体验异域文化和风情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学会如何保护好自我。现在我在库尔德斯坦,我依然相信这里友善的人民,依然和他们居住在一起,吃他们的食物,喝他们的茶,但是对于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地域,我们要更加分得清,谁是可以信赖的。生命对我们而言都只有一次,并没有练习。


END

责任编辑 | 任   行

版面编辑 | 任   行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