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行路湄公河丨毫无神秘和尊严的洞里萨湖

杨达  世界说  2017-03-28 14:46

世 界 说

杨 达

发自 伊朗

在拥有1500万人口的柬埔寨,有超过150万人居住在洞里萨湖周边,以渔业为主要收入来源,洞里萨湖位于柬埔寨境内北部,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其与湄公河相连,是湄公河的天然蓄水池。由于地处平原,洞里萨湖在旱季和雨季之间的平均水深会由1-2米升至9-10米。


一群身着校服的孩子

我在2年期间先后3次走访了包括Kampong Phluk、Chong Khneas、Phnom Krom、Mejrai和Kampong Khleang的五个较大村庄和一些小村子。在这居住的人,大多数以越南人和柬埔寨本地人混合为主,洞里萨湖区域约有25%为越南人,其中Chong Khneas村有近70%人口为越南人。曾经他们都是难民身份,现在基本拥有越南和柬埔寨双重身份,这里大多数的越南人不受外地柬埔寨人的欢迎,本土柬埔寨人可从口音和外表分辨出他们。因为雨季水来会淹没一部分陆地,当地人民大多生活在高脚楼里,随着水位的变化,那些住在船屋里的家庭在旱季也会将自家的船屋停靠近陆地。这里的生活非常贫困,可洞里萨湖区域的人民对教育还是十分重视,湖上也建有船屋学校。


船屋上的孩子

现在洞里萨湖被称为到暹粒旅游的“热门”选择,不少村庄自己都设有卖船票的地方,突突车司机会带领你到指定地点买每人人20美金的“昂贵”船票,他们宣称其收入的一半将用于村子的建设和教育投资。但据我了解,这些费用大多数都被突突车司机、当地政府、以及旅游组织者所刮分,真正用于村子建设和教育投资的非常有限,很多村庄至今没有建成完整的公路通至村里。


这些年的认为破坏和过度的开发,对洞里萨湖造成了巨大的污染,生活区域的湖面大多数为深深的泥黄色或者甚至黑色。并散发出恶臭味,大多数家庭没有自来水,生活用水以湖泊水和过滤水为主。


在水上船屋,我遇到了洪森一家人,他们世代生活在洞里萨湖,以捕鱼业为生。随着季节的不同,水位的变化,他们会把船屋迁移到不同的区域。孩子们每天在船屋学校里上学,上下学都靠划船,每天换不同的孩子轮流划船来值日,虽然生活非常艰苦,但还是一定要送孩子去念书,洪森说。当地流传着一首古老的歌谣——“有水便有鱼儿游,有田便有稻花香”。他回忆到,曾经因为鱼类数量丰富,洞里萨湖素有“鱼湖”之称,从前人们坐在家门口即可钓到鱼,甚至可以在树洞中抓鱼。而现在“鱼越来越少了”,光靠捕鱼已经不能维持一家的生活,渔民需要寻找额外的工作来填补家用,出卖苦力,搬运货物。


在洞里萨湖,人们为了获取更多的渔业资源,一些人开始非法捕捞。渔民用的网,网眼也越来越小,大鱼小鱼通通只进不出。而且,现在制作鱼干会使用一种化学原料,废弃后的污水全部倒入湖中,再加上大量生活污水,导致洞里萨湖水质逐年恶化。此外湄,公河上游国家每年建造的水坝越来越多,水位的变化使得鱼群赖以生存的自然规律发生了巨变。


在玩耍的儿童

据资料显示,过去,洞里萨湖年捕捞量达50万吨以上。但近年来洞里萨湖生态环境严重恶化,蓄水能力下降,许多鱼类已经绝迹,年捕鱼量仅为10万吨左右。环保专家发出警告,如果不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洞里萨湖有可能在进入下个世纪时全面干枯。


洞里萨湖湖畔人们的生活已经不再神秘,那里的一切都处于曝光的状态,几乎每个到访吴哥窟的旅客都会选择到此一游,留下20美金的船票和数十美金的突突车费,以及施舍给小孩子的几元美金后转身离去,洞里萨湖的居民也对此欣然接受,并慢慢直到麻木。毕竟,靠孩子乞讨总能拿到一些美金,这有时比捕鱼赚钱来的更加容易。


△ 在湖畔夹着领导人像的儿童

但是这里的生活在本质上并没有改变。环境的污染,河流水位的变化,基础设施的不完善,贪污腐败的盛行……可以改变的实在有限,人们每天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这是一片曾经被誉为神秘之地的“洞里萨湖”,这也是一片现在曝光到毫无隐私与尊严的“洞里萨湖”。


本文图片均来自作者杨达


END

责任编辑 | 任 行

版面编辑 | 丁 昱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