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拳王的苦恼

齐林  世界说  2016-09-23 10:24
世 界 说
齐 林
发自 肯尼亚 内罗毕
Mike是肯尼亚的拳王,也是贫民窟的孩子。第一次见Mike的时候是2013年的8月15号,在肯尼亚内罗毕的一个艺术展上。

第一次见到Mike



Mike穿了一件深色的夹克,并不高,身体似乎很结实。话不多,但是声音十分沙哑。他的女朋友是一位来自丹麦的高个子白人女孩。这对情侣在人群中的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和他们交谈才知道,Mike是一名拳击运动员,就在五天前刚刚才打完一场比赛,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声音如此沙哑。当时我还没有拍摄过拳击,于是提议周末趁着他训练去拍摄,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Mike的健身房离我家不远,位于Kibera (基贝拉,内罗毕最大的贫民窟) 贫民窟的一个入口,在Adams Arcade商场的二楼。Mike平时就在这个健身房训练,同时做私人教练。健身房的老板是个非常壮实的荷兰人,名叫Andrew,也是发掘并把Mike训练成肯尼亚拳王的伯乐。

Mike的全名是Michael Odhiambo。Odhiambo是一个很普遍的Luo族的姓。Luo是肯尼亚第二大民族,以打鱼为生,人们多来自维多利亚湖。Mike家人也来自湖区,父亲本是军人,在Mike出生前,参加了一场不成功的哗变,随即被捕,一家人也被赶出部队大院,来到了贫民窟。Mike的母亲是个坚强的人,一人养活一大家好几口人。

Mike在Kibera贫民窟
但是Mike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早早的放弃了学习,开始混迹街头。一开始的时候他在公交车卖票,后来加入了军队开始打拳。在部队很多年,由于没有学历,他一直都没有拿到正式编制。几年后不得不退出军队,回到了贫民窟重操旧业继续卖票。之后他就认识了荷兰人Andrew,在Andrew的训练和帮助下,彻底改变人生,一步步成为了肯尼亚的拳王。
 
Mike训练很刻苦。来健身房之前,他已经完成了清晨的十公里跑步。在健身房,他还要进行很多体能和拳击训练。

Mike在健身房训练
 
在训练快结束的时候,健身房陆陆续续进来很多孩子,身上很脏,很多人衣服破破的,显然是从贫民窟过来的。Mike从小生长在Kibera贫民窟。作为拳王他算是本地的英雄。在Kibera大家都叫他Mike London,据说是因为只有他去过伦敦。作为很多年轻人和孩子的偶像,他成立了一个叫Champions of Kibera的组织,旨在通过拳击改变贫民窟孩子的命运。

Mike带着孩子们训练
Kibera的恶劣条件,很多孩子没钱上学,甚至无家可归成为孤儿。如果没有人呵护他们成长,未来很可能就会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Kibera贫民窟一角
Mike也知道,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可以成为职业拳击手。训练这些孩子拳击,更多的是教会他们一些自卫技巧。Mike认为拳击是一项有规则的项目,通过拳击,孩子可以学习自律。大概有二三十个孩子参与了这个组织,每周末他们都会来这里训练。Mike也在积极的寻求一些赞助,希望可以让这些孩子重新回到学校。

△ 贫民窟的一个废墟也是他们训练的地方
后来渐渐和Mike越来越熟,也开始和他练拳,每周大概有三四天,相比国内价格是非常便宜的,肯尼亚的拳王上门给你一对一私教每次才1000先令(大概人民币60多块)。虽然他是拳王,实际上拳击不赚钱,甚至赔钱。

肯尼亚的拳击业非常低迷,整个首都内罗毕当时只有一个拳台。而这个拳台也是用了好多年,拳台下面用装啤酒的塑料箱子作支撑,中间还有一个洞。因此在上面比赛的拳手要时刻小心不要踩到洞里,扭伤脚踝。Mike的收入基本全靠在健身房打工和做私教,他的学员很多是外国人,因此收入还算比较不错。

△ 曾经的老拳王Suleiman Bilali,现在生活潦倒不堪,也是很多肯尼亚拳手的一个缩影
肯尼亚的拳击曾经辉煌过,但如今已经风光不再。真正可以生存的拳手都来自部队和警察等政府机关。由于腐败等各种原因,这种机构里打拳靠的不是实力而是关系。一个警察拳手曾经告诉我,今年参加里约奥运会的都是靠关系参加的,最好的拳手并没有机会参加。体制内拳手尚且如此,体制外的拳手和教练员几乎都是贴钱去打拳。他们大多数都有自己的主业。训练的时间得不到保证,比赛的奖金有时候都不够看医生。
 
Mike今年已经34岁,作为拳手已经是大龄,现在在考虑退休,7月份打了一场“退役赛”。他目前在一家中资企业工作,是我介绍过去的。他非常珍惜自己在中资企业工作的机会,因为像他这种从贫民窟出来的没有受过太多教育的人是很难就业的。

Mike的退役赛
又一次卫冕
肯尼亚的城市发展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在肯尼亚生活的这四年多,我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变化,城市建设的速度堪比国内。但在非洲的城市化发展却和中国不一样。肯尼亚的工业非常薄弱,发展远不及城市的速度。如果单看城市内贫民的人口数量,你会有城市化等于贫民窟化的错觉。
 
肯尼亚的人口红利正在到来。这么多的人口由于各种原因得不到有效的教育和技能培训,靠旅游和农业占大多数GDP的市场也很难解决这些人的就业过程。政治因素和部落主义又加速这种人口比例的恶化。每到大选,城市贫民窟人口都会暴涨。这一切都无法带来一个乐观的未来。
 
Mike的成功无法复制,数以百万的肯尼亚青年人命运很难改变。Mike的Champions of Kibera已经很多年了,他发现能够影响的孩子非常少,有时候会觉得花这么大精力去影响一个孩子不如去贫民窟多发一些避孕套,少让一些孩子生出来。

 在Mike家附近的年轻的帮派成员被人在夜里砍死,街头儿童到帮派成员到各种意外死亡是很多贫民窟年轻人的人生轨迹
贫民窟孩子的命运不仅仅是吃饭、穿衣和教育的问题。同时也与他们的父母、生长的社区、城市规划、甚至肯尼亚的政治体制等相关。这些问题不解决,这些儿童的命运就逃不出死循环。

△ Mike在kibera搭建的图书馆
END

责任编辑 | 李晓萌
版面编辑 | 李晓萌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

知乎专栏@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