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人人都爱埃尔多安?

张鸽  世界说  2016-08-15 12:18
世 界 说
张    鸽
发自 约旦 安曼
7月15日土耳其军变开始的时候,约旦正值周五晚上——约旦人一周中最轻松愉快的时间。我们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消遣时间。然而当半岛电视台开始播报土耳其军变新闻时起,周遭气氛骤然紧张起来,电视机音量被调到最大,即使平时不关心时事的人都在频繁转换电视频道,刷新社交媒体页面,试图搜集关于军变进展的一点一滴。

70多岁的婆婆娜玛特,居然哭起来:“埃尔多安,埃尔多安啊!” “得了,军变成功的话,我们都跟你逃到中国去,阿拉伯国家要坏掉了,完了。”

不论是巴勒斯坦裔还是约旦本籍,甚至是埃及来的务工人员,都对这位土耳其总统爱戴非常。

有人对我用破碎的中文解释道:“因为我们认为他是男的。You know, 男的!”他想说的其实是这位总统在他心目中硬气的男子汉形象。

也许做总统和好莱坞电影男主角一样,硬汉形象更有号召力?

我在一个毕业庆典上采访到萨兰,她是一名大学教员,“多年前我第一次去土耳其,那里脏乱差,比约旦好不到哪去,但现在的土耳其,发展的太好了。”

“对,埃尔多安是做实事的总统。我们最服他这一点。”周围的人们纷纷附和。

基督教箴言报称,据约旦政府方面消息,一共有18名在军变过程中出生的婴儿被欢欣鼓舞的父母以埃尔多安的名字命名。

无独有偶,在巴勒斯坦城市希伯伦,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下图为知名记者KHALED ABU TOAMEH的推特截图,图中的新生儿被命名为埃尔多安。
许多阿拉伯国家对土耳其军变失败甚至举办了庆祝活动。住在耶路撒冷的朋友对我说,有人在街头向路人分发阿拉伯甜点,以示庆祝。
那么问题来了,是什么原因,让约旦人,对这位不同民族不同语言的总统,像对英雄一般崇拜呢?

很多约旦人有深刻的土耳其情结

咖啡必须是土耳其咖啡,饮食也要保留土耳其风格。“这是土耳其人教我们的。”麻利地卷着葡萄叶米饭卷儿的大妈们或许会这么跟你解释。

走在安曼街上,卖糕点的,卖地毯的,卖家居饰品的,各种门类的店铺,似乎都乐意把土耳其几个字挂在门头上。

在超市里,土耳其的商品在约旦比中国产的似乎更受欢迎,哪怕土耳其产的还会贵那么一点。

家里装修,包工头还会拿两本样品册子给你看,“这本是土耳其的,好的,就是贵点。”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近年来高速增长的土耳其经济,以及日益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似乎才是对阿拉伯人最大的吸引。
过去十年中土耳其人均GDP基本稳步上升的趋势。
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过去十年约旦人均GDP2009年后持续下降的趋势。
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即使免遭阿拉伯之春,经济基础薄弱的约旦,制造业的不发达以及接受大量的叙利亚难民,造成了失业率从去年的13.6%上升至今年上半年的14.6%。
7月30日约旦DHIBAN小型静坐示威活动 
图片来源 Aljazeera news
“努力学习和工作之后仍像个死人似的活着,我们对此已经厌倦了。” 29岁的SABRI MASHAALEH拥有约旦大学本科学位,毕业五年后仍没有工作。

约旦国内贸易也因为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的关闭而严重受挫。然而约旦国内生产制造业发展明显不足,从生活必需品到工业原材料都依赖进口。

去年我去参观一个贝都因女性创业项目,工作人员告诉我即使她们的工作也因为战争遭遇很多困难。比如,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前,她们用到的布料均由叙利亚生产商提供,而现在,则必须绕远路,费更多周折和关税,从印度进口过来。

在约旦,今年上半年多次发生自杀事件,这在以前是鲜少发生的。据媒体报道,这些自杀和自杀未遂者的动机,都与沉重的经济压力有关。
 
我身边的很多约旦人,都把土耳其作为出国游的首选目的地。那些反复多次去土耳其旅行的人们,不无羡慕地和别人描述在土耳其看到的一个历史沉淀与现代文明相融合的社会景象,感叹每次去那里,都会感受到这个国家在不断发展和进步着。

Youtube上有一个土耳其前后对比的视频,有超过二十万的点击量,截图如下:
埃尔多安上台前
埃尔多安上台后
从前的领导人
大强人埃尔多安,被称为“the hard-working president”
翻看视频下面的评论,基本都是这样的:
从巴哈林向土耳其致敬。伟大的领袖缔造伟大的国家。我做梦都想为埃尔多安总统买杯咖啡。
八年前,我第一次来到约旦,看到即将竣工的摩天大楼 。今天,它们仍保持着这个状态。
于是,本来就对土耳其有着说不清的亲切感的阿拉伯人,在看到一个颇有政绩的土耳其领袖的时候,无限放大了他的优点,把他塑造成了心中向往的那种完美伊斯兰领导人形象。
他就是伊斯兰的守护者和希望

2013年8月14日,支持穆尔西的埃及人被埃及警方突袭,至少817-1000人遇害。人权观察称此次突袭为“近代最大规模的针对游行人群的杀戮。”这场动荡之后,RABAA 手势随之诞生了。RABAA得名于埃及开罗RABAA AL ADAWIYA 广场,也就是被暴力袭击的静坐示威者的帐篷所在地。这个广场是以穆斯林圣人RABIA AL-ADAWIYYA的名字命名的。RABIA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第四个”,所以这个手势是四根伸直的手指。
这个手势一开始被用以纪念被屠杀的静坐示威者,埃尔多安就是这个手势的发起者。时至今日,RABAA手势仍然被很多阿拉伯人在拍照时使用,被印制在T恤上,被作为社交媒体账号头像。
“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就是现代伊斯兰国家的榜样,就是我们阿拉伯国家应该努力的方向。新闻里的土耳其女性戴着头巾,大大方方做开囚车的工作,也没有人嘲弄她,我们的女性也应该可以这样。 ”哈南是约旦海关工作人员,戴着头巾的她每年出国多次参加会议,她对土耳其女性自强独立的工作状态非常欣赏。

“埃尔多安是伊斯兰国家的希望, 他向我们证明了伊斯兰和民主是可以共存的。”这是大部分约旦人的观点。

这个近年来对中东邻居实行友好政策,积极鼓励阿拉伯之春革命运动,并且在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入狱后严厉谴责塞西不尊重民主制度的埃尔多安,从此,成为了很多阿拉伯人心目中有可能带领阿拉伯世界脱离严峻现实的旷世英雄。

阿拉伯人的强人情

与萨达姆一样因作风强硬,敢于美国和以色列叫板而被阿拉伯人视为英雄,埃尔多安同样被视作英雄,他拒绝美国军队从土耳其军事基地入侵伊拉克,并在2009年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就加沙地带问题同以色列代表发生激烈争执,并愤怒离场。

7月16日,土耳其军变次日,在加沙南部城市KHAN YOUNIS, 人们高举条幅“我们不会忘记谁曾和我们站在一起”。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哈马斯一位领导成员说这个条幅“让我们土耳其的兄弟们知道,巴勒斯坦人民和你们站在一起”。

埃尔多安会见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身后16名演员身穿16种不同服装,分别代表了历史上出现过的土耳其国家。
除此之外,约旦人对埃尔多安的爱戴有很大程度上是新闻媒体促成的。

作为阿拉伯世界最重要新闻媒体,半岛电视台的新闻报道有很明显的亲土耳其倾向。埃尔多安也都作为正面形象亮相,不止一次接受独家专访。

拿7月15日的军变举例:7月16号一早,土耳其军变已宣告失败,但是打开约旦新闻门户网站,映入眼帘的标题是“土耳其军方已控制国家,总统埃尔多安逃亡德国”。

而半岛电视台,从第一时间一直在分秒不漏地报道军变详情,事后发文的标题也都带有强烈的亲土耳其政府色彩,比如:«土耳其政党联合起来反对军变企图»,«埃及人从土耳其失败军变中可以学到什么», «土耳其:平民英雄之夜»,以及更明显的«军变只会威胁独裁政府,民主政府则安然无恙»。

在这个媒体舆论导向可以直接影响民众判断力的时代,几乎独霸阿拉伯国家新闻媒体的半岛电视台,如此持久和单向的媒体影响对民众的塑造作用是相当强大的。

但不是所有人都爱他

土耳其国内对抗议示威人群的暴力镇压,让人们对埃尔多安政府领导的所谓伊斯兰民主国家产生怀疑,认为它是宗教暴力对世俗主义者的暴政,并且不再将其视为可以引导阿拉伯国家走上民主道路的先驱和典范。

也有人认为土耳其政府对伊斯兰国的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其像肿瘤一样扩散到无法收拾,使得本来就深陷战争泥沼的中东地区,离和平的前景越来越远,因此对埃尔多安之前抱有的好感也荡然无存。

从2002年登上政治舞台,埃尔多安在2013年当选总统之前,已经坐了11年总理。如此长时间参与执政的行为,也引起很多人的猜疑和不满。尤其是当安卡拉郊外拥有1000个房间的“白色宫殿”AK SARAY建成之后,人们对一个新式独裁统治者的恐惧几乎被坐实了。

对土耳其媒体的控制,和对记者的迫害,也让许多人站在了埃尔多安的对立面。即使一直对他抱着支持态度的半岛电视台,也非常客观详尽地报道了这些“非民主”的事实。

说白了,爱戴埃尔多安,不惜对其负面新闻充耳不闻的阿拉伯人,真正向往的是像媒体宣传的那样,既有古老文化底蕴,又有现代文明气息的新型国家,在摆脱王室和军队的专制统治之后,自力更生发展现代化经济,不再被西方轻视,受到世界的认可和接受。


而不喜欢埃尔多安的人,拨开了他救世主和中东强人的面具,看到的其实就是一个长袖善舞的政客。他曾经公开声明“以色列得像个正常国家那样行事,尊重(巴勒斯坦)人权,才可以摆脱被孤立的局面”,然而转身又和以色列恢复了合作关系。

一言不合,就漫画讽刺。然而政客的行为嘛,永远以政治利益为基础,你get 到了吗?

    评论列表

  • 暂无